六弄咖啡館 (20)
hiyawu | 23 August, 2007 14:57

『我喜歡你說的那個感覺。』我左手食指勾著頭髮,髮梢在指尖處繞了幾圈。

「什麼感覺?」關老闆歪著頭問我。

『熟悉的側臉。』我說。

「喔!那個啊!」他笑了一笑,「那只不過是我的一個突如其來的感覺而已。」

『可是,卻很真實啊。』我也笑了一笑,『我想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感覺的,那種

看著一個人的側臉,然後把想說的話在心裡說了一遍的感覺,雖然無聲,雖然孤獨

得只有自己知道,但真的很真實。』


「妳說得很好。」關老闆向我點點頭。

『不是,是你形容得很好,所以我才能了解。』

「謝謝妳的誇獎,梁小姐,」他站了起來,「不過,在我繼續說故事之前,我必須

先去上個洗手間。」

『嗯,請便。』我點了點頭。


在關老闆去上洗手間的時候,我把小綠抓到自己的大腿上。牠是一隻很文靜的貓,

好像非常喜歡人類的觸摸,只要你不停地在牠的背上撫摸,牠就會很乖的瞇著眼睛

享受。


「看來小綠很喜歡妳。」關老闆從洗手間裡出來,手上還拿著擦手紙。

『嗯,我也很喜歡牠。』

「妳要帶回家養嗎?」

『啊!不了不了,』我搖搖頭說,『我不會照顧貓的,我只喜歡看。』

「李心蕊也很喜歡貓。」他坐回自己的位置說。

『真的嗎?』

「嗯,她還曾經存過一筆錢想買隻貓,只可惜沒有買成。」

『為什麼?』

「被別人買走了。」

『是喔....』我有些遺憾的,『好可惜喔。』我說。














李心蕊喜歡上貓的那一年,是我們在一起的第三年。

她不知道是受了誰的影響,每次只要看見貓,就像看見什麼一樣地會情不自禁地跑

過去。曾經我對她說過,「妳喜歡貓的程度,已經到了想騙妳只要抓隻貓就能成功

的地步了。」她聽完之後用力地搖搖頭,『我看起來那麼單純;那麼笨嗎?』她說




不過,雖然她極力地否認,我還是在一次的測試當中,證實了我的論點。我只不過

是在公園裡吃冰的時候無聊看著她熟悉的側臉,然後心血來潮地學了一聲貓叫。結

果她立刻站了起來,然後四下尋找貓的蹤跡。


「果然,想要吸引妳的注意,只要學貓叫就夠了。」我說。

『你幹嘛耍我?』她假裝生氣的。

「我是在訓練妳,別太容易被騙走。」我咬了一口冰繼續說,「妳就像一個小學生

,陌生人走過來拿個洋娃娃說要帶妳去多買幾個,妳就會跟著走了。」


她聽完還是用力地搖頭,『我看起來那麼單純;那麼笨嗎?』她還是這麼說。


當我們在基隆路上的寵物店看見櫥窗裡的小貓時,她的神情與感覺就像是已經忘了

自己叫什麼名字一樣。『那隻好可愛啊!』、『啊啊啊!你看你看!那隻睡到翻過

去了!』、『哇!白褐相間的美國短毛貓好漂亮!』......


我只能站在她的旁邊「嗯嗯嗯」的點頭,還有一邊幫她對別人說對不起,因為她時

常踩到別人的腳。


『我想要買隻貓。』忘了是第幾次去寵物店看貓的時候,她這麼說。那是晚上九點

半,離她的宿舍門禁時間還有一個小時,離我要搭上夜車回高雄的時間還有兩個小

時。

「妳要買?」我有些驚訝。

『嗯!我要買隻折耳貓!』她看著我點點頭,『就是那隻!』她在好幾隻貓關在一

起的櫥窗裡指了一隻,一隻很小很小的貓說。

「妳常來這裡看嗎?」我驚訝著她對那隻貓的熟稔,像是已經認識很久了。

『是啊!同學都知道我很喜歡那隻貓呢!』

「那貓多少錢?」

『兩萬塊。』

「兩....兩萬?」我右手比了個二,張著嘴巴說著。

『我已經開始在存錢囉。』她盯著那隻小折耳貓說,『而且我已經想好牠的名字了

。』

「連名字都想好了?」

『對!牠就叫小綠。』她摸摸我的臉,俏皮地對我笑著。


或許取名小綠是對我的一種愛的表現吧,或許她希望「綠」可以一直陪在她身邊。

一隻貓名字叫小綠聽起來可能怪怪的,因為感覺起來那隻貓應該就是綠色的。不過

,如果真有貓是綠色的,那可能會有很多人以為這貓中毒很深,需要天山雪蓮解毒

之類的。


我在回高雄的客運車上,不停地想著那兩萬塊錢。因為算了算時間,她的生日也快

到了,我正在愁不知道該買什麼禮物送給她。正好她告訴我她喜歡那隻折耳貓,我

相信那會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不過,兩萬塊錢,對我來說真是一個大負擔。


回到高雄之後,有一天在學校餐廳裡用餐,看著電視新聞,新聞說民營電信已經開

放,手機將會變成一種最普遍的隨身物,而不再是中華電信一家獨大的電信產業。

電信公司隨後像一顆顆花苞綻放一樣地誕生;和信、遠傳、東信、汎亞、台灣大哥

大......


於是上課的時候,我心不在焉地想著,如果我買了隻貓送給她當生日禮物,那她一

定會非常開心,但是我就不一定會開心了,因為貓是送給她的,所以貓留在她那裡

,她開心的時候我看不到,因為我們之間還隔著三百六十公里遠的距離。


但是如果我買了兩支手機,辦了兩個門號,再把其中一支送給她,那麼我們每天都

可以用手機講電話,彌補一些距離造成的疏遠感。我就不需要再到公共電話去排隊

,也不需要再忍受她的宿舍電話佔線。而她能每天跟我說話應該會很開心,當然,

我也會很開心。


一件是她非常開心,而我普通開心;另一件是她很開心,我也很開心,這樣該怎麼

選擇呢?



「當然是選後者啊!這還用問嗎?」這天晚上的BBS上面,阿智是這麼回答我的。

「你會選後者?」

「當然!」

「但是,她很喜歡那隻貓,怎麼辦?」

「貓可以以後再買,但手機可以牽繫住遠在兩端的兩個人,你說哪一個比較重要?



「是這樣啊?」

「當然是這樣!要不是我沒什麼錢,我早就買一支手機寄到花蓮去給蔡心怡了!」

阿智丟過來的訊息,非常具有說服力的。



我很輕易地就被阿智說服了。隔天下午,趁著沒課,我拿著存摺到銀行去,把裡面

所有的錢都領了出來,裡頭有我以前稍微存過的一點點錢,還有過年時的壓歲錢,

算一算,剛好兩萬塊多一點。


當我拿著存摺走出銀行,看著那最後一行的數字寫著76的時候,天空立刻下起雨來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小雨。「老天啊,你有必要在這個時候替我的存摺哭泣嗎?」

坐在騎樓裡等雨停的時候,我的心裡這麼說著。淒涼的感覺就像馬路上被淋濕的紙

屑一樣。


雨停之後,我到了一家通訊行,買了兩支手機,辦了兩個門號,兩萬塊瞬間變成兩

仟塊。不過,我的心裡一點都沒有難過的感覺,我很興奮地拿著手機回到宿舍,然

後打電話給李心蕊,想給她一個驚喜。


第一通,下午五點半,電話那頭沒人接,我想可以她的宿舍裡沒人。

第二通,晚上接近七點,電話那頭還是沒人接,我想可能她跟她的室友都出去吃晚

飯了。

第三通,晚上八點半,電話被接起來,是她的室友,她說李心蕊還沒回來。

第四通,晚上十點,電話被接起來,是同一個室友,她還是說李心蕊還沒回來。

第五通,晚上十一點,電話被接起來,是另一個室友,她說她正在跟男朋友講電話

,請我不要再插播。

第六通,晚上十二點,電話被接起來,是第三個室友,她說時間已經很晚了,請我

不要再打電話去。


我的擔心著急已經像是滾燙的開水一樣翻騰著,我不知道她出了什麼問題,或是她

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什麼危險?


一直到深夜一點多,我的宿舍電話響了,『對不起,閔綠,我忘了跟你說,我明天

有活動,所以今天要去準備會場,一忙起來什麼都不記得了,一直到剛剛才想起來

我忘了告訴你。』她說。


電話那頭的她不停地跟我說對不起,原本我翻騰的情緒終於在聽到她的聲音之後平

靜了下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無名的憤怒。


「妳就不怕我擔心嗎?」我的語氣不是很好。

『別生氣嘛,對不起....』

「妳不知道我會一直找妳嗎?」

『別生氣....』

「都已經過了門禁時間了,為什麼妳還在外面?」

『我剛跟你說了,我們今天要把會場準備好....』

「那妳已經不能回宿舍了怎麼辦?妳現在在哪裡?」

『在一個學長家。』

「學長?」

『嗯,他是社團的學長,不過你別亂想,我們所有社團的人都在這裡過夜。』


這個時候要一個男人不亂想真的很難。但我還是努力地壓抑自己的情緒,「好吧,

」我說,「妳安全就好了,我今天本來想跟妳說一件會讓妳驚喜的事,看樣子現在

不是適合說的時間。」


『你別這樣嘛。你還是可以告訴我啊。』

「改天再說吧。時間晚了,妳快去休息吧,我要睡了。」


沒有等她說晚安,我就掛上電話。

轉頭看見放在桌上還沒有拆封的兩支新手機,我心裡不太舒服的情緒,與那兩支手

機代表的驚喜,頓時之間,形成強烈的對比。















- 待續 -















     * 這個時候要一個男人不亂想真的很難。*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