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弄咖啡館 (19)
hiyawu | 22 August, 2007 14:56

※ 熟悉的側臉


      枯坐在咖啡館裡兩個小時,天已經黑了。

      李心蕊說,那是那年冬天的第一場雨,

      雨下得像霧一般的綿密,下得悠悠久矣,

      咖啡館裡的雨天,像下了一個世紀。


      每一個推開大門走進來的客人,

      都會撥一撥自己的頭髮與衣服,

      試圖撥掉一些雨滴。


      『如果能擁有一間咖啡館,那有多好?』

      她說,但目光依然停在窗外那濕漉漉的馬路上。


      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熟悉的側臉」,

      我記得我問過她,熟悉的側臉,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現在我懂了,那是另一個世界。


      「幹他媽的!」

      這是我們在一起之後,我第一次在她面前罵髒話。

      而罵這句髒話的原因很爛,

      她為了一個學長,我為了一份愛。













我跟這位小姐的誤會,在好幾個月之後才解釋清楚。那副該死的太陽眼鏡,在那位

小姐把我當做是阿智之後的隔天就已經被我砸爛,因為她說我戴起來很帥。


我的call機裡不時傳來不知名的電話號碼(當時沒有手機),每次回電都會聽到「嗨

!小智智!」,我就開始興起了想要砸call機的念頭。不過,call機也是貴貴的,

於是我只能踢一踢公共電話旁邊的牆壁洩忿。


「阿智一定會下地獄的!」我在心裡這麼詛咒他。


上大學之後的第一個農曆年,我跟阿智在我的房間裡渡過。李心蕊跟著家人回到他

們的老家去過年,而阿智說蔡心怡跟她的爸媽出國去玩,要初六才會回來。剩下我

們兩個沒人要的,留在房間裡玩單機版的大富翁。


當阿智因為買了可口可樂公司的股票跌到最谷底而宣佈破產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一

個問題,為什麼他知道蔡心怡跟她的爸媽出國了?


「我在BBS上面問她的。」他說。

「不是,」我搖搖頭,「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她會告訴你她要跟父母親出國?你有

問她什麼嗎?」

「我問她過年要不要回家,她說不要啊。然後我就問她要去哪裡啊,然後她就說她

要出國。我還問她要不要在回國的時候跟我去看電影,她說看你個大頭。」

「你們的關係好像沒什麼進步。」我笑了笑。

「有好不好!」他站了起來,「她有告訴我她的宿舍分機耶。」


這個答案讓我嚇了好大一跳,我驚呼了一聲,瞪大了眼睛看他,「真的假的?」我

問。


「當然是真的。」

「那你有打嗎?」

「我當然得試打看看是不是唬爛我的啊。」

「結果咧?」我繼續追問著。

「她罵我混蛋。」

「為什麼?」

「因為我打去的時候是半夜三點,吵醒了她的室友。」

「銬夭!你白癡喔!」我打了他的後腦勺一下,「你是不會注意時間喔?」

「我哪還有心思注意這個?她電話一給我,我高興到都昏了頭了。」阿智摸摸後腦

袋說。



農曆年還沒過完,阿智就回台中去了。他在台中已經有打工的工作,所以他只能休

個兩三天。李心蕊在跟家人一起出遊了幾天之後回來,我們當天晚上一起出去吃飯

,她很開心地告訴我這幾天發生的趣事,還有她參加了服務性質社團的事。


『就利用假日的時間去帶活動啊,像是救國團一樣的。』她說。

「假日?」

『對啊。不然平時都要上課,只能利用假日。』

「那....」我低下了頭,「我如果上台北去找妳的話....」

『我不會把時間都給社團的啦!』她坐到我的旁邊,攬著我的手說。『我還想跟你

約會呢!』


這話言猶在耳的隔天清晨,我接到李心蕊的電話,『閔綠,載我去搭車好嗎?』她

在電話那頭急得跳腳,『可以嗎?可以嗎?我爸媽都出去了,沒人載我,我快來不

及了。』


「妳這麼急要幹嘛?」

『我今天下午要去參加活動,我自己忘記了啦。』

「那....就別去了嘛,」我有點撒嬌意味的說,「再多留一天,我陪妳去逛街散步

?」

『不行啦。不行啦。』她說。



十分鐘之後我就出現在她家,騎著我媽的下凡牌摩托車。為什麼要叫下凡牌?因為

它老舊到永遠都會噴大量的白煙,遠看很像仙女或是菩薩下凡來,所以我叫他下凡

牌。


在載她到車站的路上,我聽著她不停說這次的活動內容是要去一家孤兒院陪小朋友

一起玩,一起唸書,她覺得很有意義,而且這種活動能培養自己的耐心跟待人處事

之道。


我只是一直「嗯嗯嗯」的點頭著,其實心裡有些不太舒服。我覺得相處的時間已經

不多了,其實這些活動以後再參加也不遲。


不過,話又說回來,女朋友開心就好,畢竟她開心你也開心,更何況她要去的地方

還有要做的事都不是壞事,男生應該給予鼓勵,而不是擺張臭臉。


她在進車站之前,在我的右臉頰上啾了一下,『拜拜!親愛的!』她說。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有些驚訝,但看著她跑呀跳呀,纖瘦的背影一步一踏的走上

階梯,那長長的馬尾像鐘擺一樣在背後左右搖晃,飄過我身邊的風吹來她身上那一

陣陣我熟悉的香味。


我在車站外面看著她抬頭看火車時刻表的樣子,突然有一種沒有過的感覺。

我從她的側臉,看到了另一個世界。彷彿我跟她被隔離在兩個不同的空間。或許該

這麼說,當我看著她的側臉時,我的人在這個空間,而「我雙眼裡的視界」,其實

才是另一個世界。那感覺就像是全世界只有你熟悉這張側臉,而這張側臉只存在你

的眼睛裡,不存在你的世界。


讓我說得清楚一點,就是當你看著一張熟悉的側臉,其實你並不是正在「看著」,

而是正在「傾訴著」。你正在對著這張「熟悉的側臉」說話,只是對方聽不見。


你曾經有過看著一個人的側臉看得出神,心裡像是在跟他對話一樣地唸完了一整段

話的感覺嗎?我想的,就是這個意思。


她說過,我在她腦海中的樣子,她有時完全記不住,唯一的記憶,只有那「熟悉的

側臉」。如果我這時的感覺跟她一樣,那麼,她是不是也曾在我的側臉當中,看見

另一個世界呢?又正看著我的側臉時,她正在向我傾訴什麼呢?


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我何來這種抽象的想像,這感覺也不知道從何而來。

等到她走進月台,向我揮揮手之後消失在轉角處,我才漸漸地回過神來,肚子咕嚕

咕嚕地叫了幾聲。



「啊!去買飯糰吧!」我自言自語地說著,然後把機車調了頭,戴上安全帽,下凡

牌替我營造出了神仙下凡的感覺,旁邊的警察臉色不是很好看。


這是我們上大學之後的第一個寒假,冬天的太陽只有照明的功能,空氣依然冷颼颼

的。














- 待續 -















   * 你是否記得,你曾經對你生命中那張熟悉的側臉,傾訴過什麼?*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