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22)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Dec 17 01:38:14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你為什麼不辦台灣大哥大的手機?」

   電話的那一頭是子雲。


   ﹝因為遠傳好啊。﹞

   「可是如果你也用台灣大哥大,那我打電話給你或你打電話給我都會比較便宜。」

   ﹝可是遠傳好啊。﹞

   「可以省點錢好還是倔強好?」

   ﹝遠傳好。﹞

 

   我吸了一口煙,呼出,然後罵他混蛋。


   ﹝我還真他媽倒楣....沒事辦支新手機讓你打來罵人,你在哪裡啊?﹞

   「船上,基隆港邊。」

   ﹝你到底打來幹嘛?﹞

   「我要問你,下禮拜會不會回高雄?」

   ﹝下禮拜幾號?﹞

   「十二號之前。」

   ﹝不知道,應該沒有。﹞

   「不管!下禮拜,也就是四月十二號,早上十點半,我在你家樓下等你。」

   ﹝為什麼一定要十二號?﹞


   我又吸了一口煙,然後踩熄它。

 

   「因為四月十三號是她的生日。」

   ﹝喔?Feeling啊!﹞

   「Yeap!」

   ﹝她生日干我屁事?﹞

   「她生日不干你屁事,但她的生日禮物就不只干你屁事了。」

   ﹝你沒錢買我可以匯錢給你。﹞

   「這跟錢沒關係,我是要你幫我選禮物。當然啦....你要出錢我也無所謂。」

   ﹝你旁邊有沒有牆壁?沒有的話就直接跳海吧!﹞

   「下禮拜,也就是四月十二號,早上十點半,我在你家樓下等你。」

   ﹝哈!你慢慢等吧!﹞

   「我會等到你的,我知道你會準時的。」

   ﹝哈!你慢慢等吧!﹞

   「沒來的是小狗!」

   ﹝汪汪!﹞

 

 


   四月,1999年,基隆港邊的夜,在甲板上,我看得見基隆車站。

   有一種衝動,我想跳到海裡去,拼命游,拼命游,游到岸邊,走進車站,買一張到

   台北的車票,去台北找她。


   當然,我還是沒跳,原因不是因為我沒種,更不是因為我不會游泳,而是即使我這

   麼做了,我到了台北了,我也不知道去哪裡找她。

 


   每年的四月十三日,都會在休假週內。

   不是我故意排定的,是很巧的,又好像很自然的,很應該的,在那個時候我就是會

   排到假,不需要刻意的。

 


   認識Feeling之後,每年的四月對我來說,就像身體起了自然反應必須去上廁所一

   樣。

   你不可能排定自己在今天的幾點幾分準時坐到馬桶上,但你的身體會很自然的告訴

   你說:


   「Hey!不要憋了!」

 


   我可能會忘記我正在過的月份,也可能會忘記下個月是幾月,但每到四月,我都會

   很自然的記得,她的生日快到了,而我得有些動作了。

   甚至有一次,我在年尾買了一本手扎年曆。我先翻開尾頁,寫上自己的名字跟聯絡

   方法,再翻到扉頁簽上自己的名字,然後翻到四月十三日,畫了個心,以及一個要

   人命的“$”。

 

 

 

   三年多前,也就是1996年,我跟昭儀約在大立百貨附近的萊茵河見面。

   那天,我們聊了一整個下午,東拉西扯了一大堆,後來昭儀說了個不是故事的故事

   給我聽。

 

 

   『祥溥,我要說個故事給你聽。』

   昭儀喝了一口咖啡,順了順她的頭髮。


   『有個女孩子,她的頭腦不太好,她從來不知道要買個禮物送給一個人是一件非常

     困難的事情。』

   「喔,然後呢?」

   『她一直想,一直想,想破了頭,還是想不出到底要買什麼禮物送給別人?』

   「買什麼禮物?」

   『生日禮物。』

   「然後呢?」

   『她決定要出門去找,沿著街邊,或是鬧區,她想或許路邊看到的東西會讓她知道

     自己該買些什麼。』

   「嗯,繼續。」

   『她從早上逛到下午,又從下午逛到晚上,整個城市裡的鬧區都被她逛完了,她還

     是沒有看到她想買的東西。』

   「嗯,再繼續。」

   『後來她回想,她要送禮物的這個對象,到底缺了些什麼東西?』

   「早該這麼想了。」

   『她想不出來。』

   「呃....」

   『她又想了想到底這個對象喜歡些什麼東西?』

   「嗯,這也是個好方法。」

   『她還是沒想到。』

   「我銬....這故事的主角真笨。」

   『後來,她走到一家店前面,看見店裡有一些吊飾。』

   「不知道要買什麼,就買一些沒啥用途的最好。」

   『她突然靈光一閃,趕緊跑到附近的書店去。』

 

   她又喝了一口咖啡,深呼吸了一口氣。

 

   「她沒有買吊飾?」

   『沒有。』

   「....這故事的主角一定是處女座的....」

   『喂!處女座哪裡不好了?你說!』


   她火了,拍著桌子瞪著我。


   「沒...沒...沒...很好,處女座超好,世界好。」

   『後來她在書店裡,終於找到她要買的東西!』

   「她買了什麼?」

   『禮物。』

   「廢話!我是問你什麼禮物?」

   『沒什麼,就是做吊飾的材料。』

   「吊飾不買,買材料?」

   『是啊!那個女孩子真是天才!』

   「這個故事的重點在哪?」

   『重點在這個女孩子為了買禮物很辛苦啊!』

   「哇銬....我聽這故事聽得更辛苦....」

 

 

 


   直到我回到家,我才發現這個故事的重點。


   我說過,昭儀她看起來粗神經,其實很纖細,給人像是男孩子味道,卻有著很溫柔

   的個性。許多事情在你還沒有想到的時候,她就已經做完了。

 


   管理員室的管理員伯伯把我叫了過去,說今天有個女孩子拿了東西要來給我。

   裡面是一些彩色的紙,以及一張卡片。


   我瞥見管理員室裡的日曆,大大的兩個數字:10跟27。

 

 

   『笨溥:

     你這個沒有生活情趣的傢伙,你知道要買你的生日禮物有多困難嗎?

     之前只是寄卡片問候你的生日,沒想到真要買生日禮物的時候,我竟然花了一天

     的時間走遍了整個高雄市,才因為某家店裡吊著好多好多紙鶴,我才想到我曾經

     在你寄給我的卡片上說過你喜歡折紙鶴。


     這些紙雖然便宜,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但你一定用得上吧!

     別忘了折兩隻送我喔!


     生日快樂!生日快樂!永遠都快樂!


                                                               儀
                                                               1996/10/27』

 

 

 

 

 

 

 


   「銬!你不是叫我慢慢等嗎?」

   ﹝是啊!可是後來我汪完了那兩聲之後才想到,我吳子雲能屈能伸,什麼都可以忍

     受,就是不能忍受別人當我小狗!﹞

   「對喔....你被狗咬過....」

   ﹝閉嘴!買你的禮物去!﹞

 

 

   我一路一直笑,一直笑,子雲在我背上發了幾個龜派氣功。


   後來,我們並沒有買禮物,因為真正最適合的禮物,一直擺在我房裡那個已經不使

   用的衣櫥裡。

 


   ﹝唐祥溥....我真是倒了八輩子楣認識你....他媽的....﹞

   「別這樣....等等請你吃麥當勞薯條!」

   ﹝好!你說的!﹞

   「你要吃幾包都沒問題!」

   ﹝那這些多出來的怎麼辦?﹞

   「丟掉吧!」

   ﹝天啊....真不敢相信...我們竟然數完了四萬一千三百......﹞

   「等等!我去找大一點的箱子。」

 

 

 

 

 

 

 

   一九九九年的四月十三日,我依舊沒有見到Feeling。

   我到了她高雄的家,把禮物交給管理員,裡面同樣附上了一張生日卡。

 

 

 

   「Feeling:

     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叫你Feeling,相信妳不會介意吧!

     這是個完全沒有用途意義的生日禮物我知道,但是不把它送給妳,我會覺得很可

     惜。

     我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折了這四萬一千三百隻的紙鶴,因為妳的生日是四月十三

     日,所以我取這個數字。


     妳知道嗎?

     每一隻紙鶴,都代表了一個東西,如果妳想知道是什麼東西,哪天見面了,我再

     當面告訴妳。


                                   生日快樂。


                                                                  五銖錢
                                                                  1999/4/13」

 

 

 

 

 

 

 

 

   -待續-

 

 

 

 

 

 

 

       * 如果紙鶴會飛,那麼這四萬一千三百次我對妳的思念,會飛到妳身邊。*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