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6)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Aug 20 12:09:26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問你們一個有趣的問題。」


   說這句話的人,叫方傑。

 

   方傑,是補習班裡的一個數學老師,看起來很年輕,據了解他的年紀僅逾三十,上

   起課來很率性,他還提供了「方傑獎學金」,給補習班裡考上台大數學系的學生,

   因為他是台大數學畢業的。

 

   其實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字打死不可能叫做方傑,因為他任教於某所高中,所以在

   補習班裡兼課,是必須用假名的。


   這跟藝人的藝名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可能姓方,但不可能單名一個傑字。


   本來,我對這些事情並沒有特別的研究,只是有一天突然發現,補習班裡所有的老

   師,他們的名字通通都單姓孤名。


   除非有一個姓歐陽或張簡什麼的,那他的名字可能會正常點。


   教國文的老師叫徐翎,英文的老師有兩個,一個叫張卉,一個叫王恆。

   包青天的名字叫嚴雋,數學老師共有三個人,一個叫方傑,另外兩個分別叫做李昂

   跟許軍。


   我每次上課,總覺得自己身在三國時期,而且都懷疑他們是不是都騎馬來上課?


   子雲比較扯,他說他想去教師休息室看看,這些老師們會不會隨身帶著弓箭或是關

   刀之類的東西。

 

   話題扯遠了,我們回到課堂上。

 


   距離上一次跟她在肯德基分手後,已經有近一個禮拜的時間。

   有時候她會在第一節上課後才紅著臉進教室,有時候我跟子雲剛到補習班門口,就

   看見她坐在機車上啃麵包,喝奶茶,有時候我跟子雲遲到,她會把我們沒抄到的重

   點部份借給我們,順便收個十塊錢。

 

   有一次,我在她的三民主義講義上的某一頁裡,看見了三個字。

   那三個字很惹眼,也很刺眼,在一堆密密麻麻的印刷體當中突出,像數萬個矮人當

   中站了個巨人般的突出。

 

   她不太跟我說話,也不太跟旁邊的人說話,她上課時不是埋首用功,就是埋首睡覺

   ,通常第一節課過後,就是她睡覺的時間。

 

   我很想問她為什麼這麼累,但是一直沒什麼機會。

   子雲說沒關係,這只是過渡期,至少她的講義都只借給我,而不是別人。

 

   直到,有個男孩子,在一次座位調整中,坐到她的旁邊,我才發現,情勢對我似乎

   越來越不利。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有一橢圓,長軸是a,短軸是b,求內接最大三角形最大面積是多少?」

   方傑問,在黑板上寫出這個問題。

 

   這就是我佩服學數理科學的人的地方。

   他們總會覺得不有趣的問題其實很有趣,不簡單的問題其實很簡單。

   就像不漂亮的人他們覺得很漂亮,不好吃的東西其實很好吃。


   後來想通了之後發現,他們看不見不漂亮的人不漂亮在哪裡,他們吃不出不好吃的

   東西不好吃在哪裡,原因是因為他們什麼事都需要科學根據。

 

   「她不漂亮?你是根據什麼原理得到這個結果的?」

   「這東西不好吃?請你提出證明給我看。」


   我不知道別人聽到這有什麼感想,我只覺得這問題是在浪漫生命與時間。

 

 

 

   ﹝這問題有趣?那李登輝絕對是帥哥。﹞

   子雲說,右手托著下巴。


   「沒錯!陳文茜絕對是中國小姐。」

   我說,左手托著腮幫子。

 

   我跟子雲互看了一眼,然後搖頭嘆氣。

   周圍的同學笑成一團,引來了班導師。


   後果你們都知道,我跟子雲拿著課本,到冷氣機前吹冷氣。

 

 

   「後面那兩位吹冷氣的同學,你們是怎麼了?」

   方傑指著我們,笑著說。

 

   全班一百多個學生同時回頭,我跟子雲臉都綠了,像陽光下的芭蕉樹葉。

 

   【老師,他們說,如果你這問題有趣,那李登輝一定是帥哥,陳文茜一定是中國小姐

     啦!】


   說這句話的人是建邦,他就是坐在她旁邊的那傢伙。

 


   建邦很活潑,他活潑到你把他倒吊過來他還是能活潑給你看。

   建邦很可愛,他可愛到你不顧他的面子甩他兩下他還是能可愛給你看。

   建邦很善良,他善良到你拿掉地上的口香糖給他吃他還是吃下去給你看。

   建邦很.......

 


   子雲叫我不要說了。

 

 

 


   「喔?那你們一定覺得它很無聊,而且簡單的可以囉?」

   ﹝.....﹞

   「.....」


   我跟子雲都沒說話,綠臉快變成紫臉了。

 

   「這樣吧!如果你們解得出來,我可以答應你們任何一件可能的事。」

   方傑雙手叉腰,一付胸有成竹的樣子。

 

   ﹝任何一件?﹞

   子雲說,懷疑著方傑所說的話。


   「沒錯!任何一件可能的事,也就是可能發生,可能完成的事。」

   ﹝標準在哪?﹞

   「除了摘星星,爬月亮,上太空,兩百萬,吃大便,裸奔等這些事之外,其他都屬

     可能的事。」

 

   子雲把書遞給我,往黑板走去。

   走之前還對我說:﹝看著吧!﹞,他的眼睛在發亮。

 

   ﹝獻醜了。﹞

   子雲轉頭對全班同學說。

 

   ﹝首先,我們假設橢圓長軸為 a,短軸為 b,其面積為單位圓之 ab 倍,又單位圓

     內接三角形最大面積為正三角形的時候,面積為 3/4(3)^(1/2),利用線性變換把

     這個三角形映到橢圓內即為所求,所以所求為

     3
     - √3 *ab ﹞
     4

 

   子雲放下粉筆,向方傑點了點頭,回到冷氣機前。

 


   「那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方傑問,笑著說。


   ﹝吳子雲。口天吳,孔子的子,白雲的雲。﹞

   「好名字。將來想念哪一所學校?哪一科系?」

   ﹝我媽最不想讓我念的學校,最討厭的科系。﹞

   「喔?是台大數學系嗎?」

 

   這番話引來一陣哄堂大笑,方傑也笑開了嘴。

   他請我們回到座位上,待我們坐到位置上時,她回頭對我們笑了一下。

 

 

   「那,我再給你一個問題,如果你還能解出來,再奉送兩件可能的事。」

   方傑語中帶著力道,有轟隆的感覺。


   ﹝如果解不出來呢?﹞

   「如果解不出來,我就收回前一件可能的事。」

 

   他在黑板上寫了個題目,放下粉筆,示意子雲上台。


   他的題目是:

 

                「設 0 < θ < (π/2)

                 試求函數 F(θ)=(2/sinθ)+(3/cosθ) 的最小值.

                  請用不等式方式來求解。」

 

 

   就在子雲猶豫著要不要上台的時候,建邦走下座位,往台上走去。

 

   【老師,這一題,請讓我來。】

 

 

   我的不祥預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因為當建邦走下座位的時候,她開始看著他,從他開始解題到回到座位上,她的眼

   睛,就沒有離開過他。

 

 

 

 

 


   -待續-

 

 

 

 

 

 


              * 情敵就是這樣出現的,他總是想贏你,在她的面前。*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