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5)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Sat Aug 11 00:25:51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子雲吃東西的速度不快不慢,跟男孩子比他是屬於慢條斯理型的,跟女孩子比他也

   沒快多少。


   有時候問他為什麼吃東西這麼慢,他總會無心理會般的瞄你一眼,然後答案總讓你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花花綠綠的食物吃下去總會褐褐黃黃的出來,為什麼不多享受一點過程呢?﹞

   ﹝吃慢不一定有氣質,但吃快一定沒氣質。﹞

   ﹝報告趕的要死,時間少的要死,教授又打不死,吃飯幹嘛急著噎死?﹞

 


   身為他最要好的朋友的我,其實是不應該把他沒氣質的那一面抖出來的。

 


   記得有一次跟他一起吃飯的時候,是兩三年前的一個中午。


   那次立群,俞仲,石和,凱聲,泓儒,還有子雲跟我一票人一塊兒到了六龜甲仙去

   玩。


   我們騎車騎的很累,想找間有冷氣的山產店吃飯,當時觀光業並沒有蕭條到現在這

   樣的程度,經濟不景氣的現象也只在蘊釀期,李登輝也還穩坐總統王位,所以那天

   觀光客很多,還不時看見一票遊覽車隊。


   山產店的生意很好,家家爆滿,我們沒搶著位置,坐在店門口旁邊,只能仰賴著自

   動門打開時冷氣從裡面竄出的那三秒鐘的清涼。


   子雲,處女座,你們也知道,潔癖慣了,不喜歡流汗也就算了,最痛恨在不運動時

   還流一身汗。

   自然,我們可憐他,讓他坐在靠近自動門的位置。


   他不時揮手讓自動門開啟,享受那短暫的清涼。


   吃飯前我還告誡他,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搶飯高手,如果他不吃快點,山上可

   是沒有7-11可以買泡麵的。


   過了一陣子,開始上菜,是子雲惡夢的開始。


   上了什麼菜我倒是忘光了,只依稀記得一盤高山白菜他只吃了一口,一份○X肉他只

   搶著了半塊,一尾大魚他只能用湯拌飯。

   最有印象的是那碗吻仔魚勾芡,他竟然記得他只吃到兩隻吻仔魚。


   後來,我們把湯留給他喝,想必那天他是灌湯灌到飽的。

 

   身為他最要好的朋友的我,其實是不應該把他的糗事給抖出來的。

   不過那次之後,他都會盡量避免跟我們一起吃飯,畢竟他家只有他這麼一個兒子,

   我們也不忍心餓死這個沒有任何兄弟姐妹的傢伙。

 


   到湖邊時,他已經開始吃起黑輪了。

   我把車停好,叫了份大腸加香腸。

 


   ﹝怎樣?順利嗎?﹞

   他依然慢條斯理的吃著他的黑輪。


   「還好,明天,她在安正上課。」

   ﹝啊哈!天不從人願,明天我們在本部。﹞

   「可是,我跟她說我也在安正。」

   ﹝啊哈!你根本找死。﹞

   「大不了上完課衝到安正等她。」

   ﹝啊哈!那你車停哪?不是該停她旁邊嗎?﹞

   「沒錯!」

   ﹝啊哈!王老先生開Taxi,咿呀咿呀唷!﹞

   「不,你唱錯了。」


   子雲拿起第二根黑輪,才開口要咬下去,就恍然大悟般的瞪大眼睛看我。


   ﹝王老先生姓王,不姓吳喔....﹞

   他咬下黑輪,用嘴裡剩餘的空間發音。


   「啊哈!我不認識王老先生。」

   ﹝我認識,我幫你找他。﹞

   「啊哈!王老先生明天要耕地沒空。」

   ﹝不!不!不!王老先生那塊地賣了,他每天都開Taxi。﹞

 

 

 


   那天晚上,我在日記本裡寫下這一段,從遇見她開始,到吃過大腸回到家。

   我平時是不寫詩的,為了子雲的慷慨就義,我特地寫了兩句意思意思:


   「友情歷久一樣濃,子雲每拗必成功。」

 

 

 

 


   隔天,學校一下課我就急奔補習班,在安正樓下等她。

   等她不是為了跟她一起上課,而是要把車停在她旁邊。


   子雲真的是很夠意思的朋友,那天補習班下課後,子雲載我到安正去,剛到安正樓

   下剛好沒油,車子的聲音像是突然間停電了的大型發電機。


   他自己牽著車子到數百公尺外的加油站加油,但那家加油站是中油直營的,晚上九

   點就關門了。

   也就是說,他是自己一個人在那樣寂寞的夏夜裡,孤單的把車牽回家的。

 


   他怎麼可憐先擺一邊,現在主角是我。

 

 

 

 


   「嗨!真巧,我又停在妳旁邊。」


   她從安正的樓梯口走出來,拿出鑰匙,打開她的置物箱。

 

   『咦?不會吧!怎麼這麼巧?』

   「呵呵,大概又是巧合吧!」

   『那今天你坐在哪啊?我沒有看到你啊!』

   「喔!今天改邪歸正坐在前面,我上課可認真了呢!」

   『真的嗎?那你課本借我好不好,我第二節課上到睡著了,有些重點沒抄到。』

 


   啊!!

   毀了,我怎麼可能知道她今天上什麼啊?

 

   「呃...啊....妳...哪裡沒抄到?」

   『五銖錢那裡。』

   「呃...五銖錢,我想一下....」

   『幹嘛用想的?課本不方便借我嗎?』

   「呃...不是...是..課本已經借別人了,就昨天坐我旁邊那個男生。」


   子雲到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就這樣單純的被蒙在鼓裡六年。

 


   『那,沒有關係,我去跟別人借。』

   「不,不用了,我可以告訴妳。」

   『告訴我?』

   「對,妳拿筆記好:西元前118年,西漢漢武帝元狩五年,罷三銖錢,鑄五銖錢,直

     到西元7年王莽更改幣制,以錯刀制與五銖錢並行,西元9年,廢五銖錢,那年正

     好是王莽竄漢,立新朝,直到西元40年,東漢光武帝建武十六年,又復行五銖錢

     黃巾之亂後,西元190年,董卓遷都長安,那年是漢獻帝初平元年,獻帝遭脅,董

     卓亂政,壞了五銖錢,更鑄小錢,到了西元221年,魏國廢五銖錢,但在同年又立

     了五銖錢,後來五銖錢一直演進與改變,直到西元581年,隋王楊稱隋文帝時,是

     最後使用五銖錢的時代,後來的唐朝高祖李淵就不用五銖錢了。」

 


   她聽完後,嘴巴微開,兩眼呆滯。

 

 

   我把她搖醒,帶她到附近的肯德基,把這些該記的東西寫下,又把其他沒寫的重點

   補上。

 

   『你...怎麼這麼...』

   「別想太多,我只是比較清楚錢而已,尤其是五銖錢,所以我有個外號就叫五銖錢。」

   『為什麼單單只清楚錢?』

   「沒什麼為什麼,自古英雄只為錢,打死要錢不要臉。」

 

   她咯咯的笑,笑聲像是被強力膠黏合一樣的綿密輕細。

 

   『那麼,五銖錢,其他的問題也可以問你嗎?』

   「可以啊,我也不想當五銖錢。」

   『為什麼?』

   「妳不覺得,五銖錢像垃圾一樣被廢來廢去的嗎?」

   『不會呀!這麼厲害的五銖錢,誰敢廢你?』

 


   五銖錢就這樣立了又廢,廢了又立的存活了699年。

   即使我並不是五銖錢,但真正的五銖錢還是被廢掉了,心頭不免一絲小酸。

 

   如果要我選,我想當微積分。

   她是X常數,而我是次方項,見面是微分,分開是積分。

   想見她的時候我把自己微分掉,不能見她的時候我把自己積回來,如果微與積能讓

   我決定,那是最好不過了。


   但是,我並不是微積分,我是五銖錢,而且五銖錢被廢掉了,毀在唐高祖手上。

 


   又是一陣白煙,她又像個忍者一樣的離開我的視線。

 


   我不求我能存活699年,我只希望她不是唐高祖。

 

 

 

 

 

 

   -待續-

 

 

 

 

 

 

              * 如果我是次方項,我會天天微分自己,只為了見妳一面。*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