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有個女孩叫Feeling(1)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Sun Aug  5 14:33:33 2001)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聽說,紅色是思念

                         因為思念讓心脹紅,讓人憔弱

                         聽說,藍色是憂鬱

                         因為憂鬱讓心泛藍,讓人碎意

                         我不清楚藍色,因為我不是藍色系

                         但我了解紅色

                         因為數年之後,我依然想念妳

 

                                                    For 有個女孩叫Feeling

                                                    藤井樹  08/05/2001

 

   *************************************************************************

 

 


   這個故事,在幾個月前結束了。

   現在把它拿出來說,有點多餘。

 

   可能是這段故事佔據了我生命中的掙扎時期,所以,一面說故事,一面回味,也有

   點味道在。

 

   掙扎時期,指的是18歲到23歲間,我喜歡這麼稱呼它。

   在台灣這樣的成長環境下,這段時間所想的,所做的事,幾乎遊走在掙扎間。

 

   這段時間裡,當你身在電影院欣賞著首映時,你得擔心明天的模擬考會不會掛掉。

   你害怕這一科目被教授當掉而猛k書時,同學吆喝著去阿里山看日出,去九份吃芋

   圓,去墾丁玩浮潛,去貓空泡茶聊天。

 

   如果這些事能讓你不掙扎,我相信,你不是課業一極棒,就是你學校的學分重修費

   可以接受刷卡。

 


   剛剛我提到一面說故事,一面回味,也會有點味道在裡面。

   這樣的味道現在想想,其實也並不如當時的酸。


   酸這個字其實有很多用途,但如果用在愛情裡,它肯定大於酸在牙齒根頭裡的疼,

   也更勝冬末待熟的鳳梨。


   可是,當時的酸很有感覺,它酸進骨子裡,流竄全身,先侵蝕骨髓,滲出骨膜,混

   雜到血液裡,再隨著血液攻心。


   你不會麻痺,你只會認為那是酸的過程,你總期待著酸後的香甜,像道地的苦茶,

   總在入胃之後許久,才由口中泌出裹甜的唾液。

 

   聽來恐怖,我知道,如果你認為這是誇張,那麼我想,在你體驗過愛情裡的酸,你

   大概就會了解,這樣的酸,會使你全身出汗。

 

 

 

   六年前,也就是西元1995年,我高三。


   高三的學生,有百分之一百零一的人晚上的時間,是屬於課業的。

   但與其說屬於課業,不如說是屬於聯考壓力。

   與其說屬於聯考壓力,不如說是屬於教育體制的自殘。

 

   自殘像是一間密室。

 

   它沒有窗,沒有門,裡頭的空氣,是數百個得不到答案的為什麼枯萎後留下的殘骸

   。


   為什麼我要念數學?為什麼孔子的廢話我要把它背起來?為什麼國父的思想能成為

   一種學說,而鄧小平的思想就是共產主義作祟?為什麼英文已經有文法,卻偏偏還

   有那麼多例外?為什麼一個單純的三角形要搞出六個屎來屎去的函數?為什麼趨近

   於無限大的數字還能算出答案?為什麼大學一定要聯考才能念?沒念大學的人為什

   麼薪水就比較低?

 

   ????????????????????????????

 

   事隔多年,那些為什麼我已經想不起來,也不想去想那些早就已經被規定好的答案

   。


   生在這樣的成長環境,我認了,而且一認就是二十三年。

   既然掙扎時期被規定在自殘的密室裡度過,我也只能說OK。

 


   六年前,西元1995年,我高三。

   跟其他百分之一百零一的學生一樣,我很自然的被規定進入補習班。


   不用我說你也知道,補習班的日子,是念書。

   念的是那些為什麼,而那些為什麼已經有了規定好的答案。

 

   我被規定坐在最後一排,因為補習班規定劃位那天如果沒來,被排到哪個位置是自

   己活該。

   我被規定的活該規定後,坐在規定後的位置。

 

   幾乎每一排都坐滿了三個人,可見這規定後的教育體制,規定補習班這樣賺學生父

   母的辛苦錢。

 

   我被規定的事規定著,所以這一段長達六年的酸故事,是因為規定而來的。

   但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依然會心甘情願被規定,因為她。

 

   第一眼,我就愛上她,毫無來由的,像拉肚子的感覺一樣,一觸即發。

   不是我要形容的噁心,而是這樣的感覺,才能道出那樣的快速。

 

 

 

 

               「妳的頭髮很漂亮,很漂亮,很漂亮。

                                                By 坐妳後面的男生」

 

 

 

   一個很沒膽的小小高三生在快速愛上一個人之後的產物,是一張冷爆了的紙條,但

   冷歸冷,這往往是故事的開端。

 

 

                 「因為愛情,總是會出現在你永遠都猜測不著的地方。

                  有誰知道你正在走的這條路,
                  這長廊,在下一個轉角處,將會遇上你的愛?

                  有誰知道當你輕咮了一口咖啡,
                  在放下杯子的那一剎間,他(她)會從你眼前經過?

                  有誰知道你望著那一片風吹落的葉時,
                  拾起那一片葉的,會是你的眷戀?

                  有誰知道,正在盯著螢幕看的你,
                  在回到主選單的時候,會不會有封情書等著你?

   
                  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知道。」

  
 

 

   這是網路寫手藤井樹在《於「政大美女版」有感》這篇文章中發表過的一段話,每

   次我看到這段話的時候,我總會想到六年前坐在我前面的她。

 


   規定,我坐在最後一排。

   規定,她坐在我前面,五十公分前的前面,看樣子,她也是劃位那天沒來,所以她

   活該。

 

   這段故事,我從六年前開始說起,因為我跟她都活該。

 

 

 

 

   附帶一提,那年,活該的不只我跟她而已,還有藤井樹。

   那張紙條,編輯是藤井樹,而我是提筆人。

 


   我是祥溥,我姓唐。

 

 

 

 

 

 

   -待續-

 

 

 

 

 

 

                     * 愛情,來得快,別遲疑,更別讓它離開。*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