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奶奶的情書  (2)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Aug 14 09:04:41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今年,我又來了,拖著一只輕巧的行李箱,頭戴一頂軟呢白帽,站在不經粉飾的泥土

小徑上,面前一大片酷似宮崎駿作品「龍貓」的田園景色,南風帶來雜草被曬乾的氣味

,沒有高樓大廈的屏障,天空那抹蔚藍看得一清二楚。


  五年前我就不需父母接送,我會搭火車南下,再轉兩小時才一班的公車,然後走過一

段三十分鐘的鄉間小路,繞進奶奶的三合院。


  公車剛走,揚起漫天黃沙,我熟練地摀住口鼻,鼻腔透進防曬乳香膩的味道,正打定

主意要換掉這牌子,忽然從半瞇的視野看見桑樹上的人影,他也發現我,抬起頭,用一

種三分之二驚訝、三分之一淡漠的表情望著我。


  俐落的平頭,黝黑的膚色,秀淨的輪廓,手腳修長得像隻瘦猴子。


  他在摘桑葉,家裡養蠶,他說這裡的桑樹長得最好,常常帶著這邊的小孩在樹叢爬上

爬下,身穿被枝幹勾破的衣裳,最討厭襯衫和鞋子,他狡辯著反正衣服還會更破,幹嘛

要拿那些體面的衣服開刀?他是高至平,在十公里外的一家高中念書,我們同年。


  高至平縱身從樹上躍下,把一堆桑葉收進大大的菜籃袋,朝我走來,當他停下,我有

些意外,他不穿鞋,卻還是比去年要高我許多,奇妙的壓迫感。


  「妳又來了喔?」他說,下巴抬高四十五度角,落下十分輕蔑的眼神。

  「你買菜啊?」我說,惡意地挑揚唇角,不輸他的壞。


  他皺個鼻,一把將袋子往背後甩,掉頭向前走,那袋子飛撞了我一記,我按住胳臂,

瞪他若無其事的背影,索性加快腳步跟上去,甚至超越他,聽到他唉叫一聲,哈哈!被

行李箱輪子攆過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悍婦。」


  我敏感地聞聲回頭,高至平依舊肩負那只可笑的菜籃袋,一隻手鬆鬆插在口袋,邊看

著一整排搖曳的桑樹走路。


  我轉回頭,讓我的音量剛剛好超過行李箱輪子賣力翻越一地石子的噪音:「草包。」


  他的腳步聲停頓一下,我還聽到倒吸空氣的鼻息,不禁洋洋得意地壓壓白帽子。


  「嬌生慣養。」


  還說?!


  「史前猿人。」他分明野得跟未進化的人類沒兩樣。

  「西瓜皮頭。」我剪短了頭髮,像個民初時代的女學生。

  「你很幼稚耶!」

  「生氣的人不更幼稚?」

  「我不要跟你說話了,你離我兩公尺!」


  我氣呼呼一直往前走,那傢伙安份地安靜一會兒,突然快步跑到我前頭,不多不少的

兩公尺外,轉身,倒退著走,擺出品頭論足的姿態:

  「從後面看,妳下半身腫得跟不倒翁一樣。」

  「高至平!」

  他拔腿就跑,我羞憤夾帶惱怒地追上去:

  「你不要跑!有種給我站住!不要跑!」

  「笨蛋!我要離妳兩公尺啊!」


  我和高至平的宿怨自他數年前從我頭上扯下第一只緞帶花就結下,小時候我常紮兩根

辮子,繫著奶奶給的緞帶花,他總在扯過我辮子之後,還要連本帶利地把緞帶奪走,漸

漸我已經懶得再清算他的戰利品有多少,追打那壞蛋比較要緊。


  我讓奶奶照顧多久,就認識高至平多久。


  不過,過了今年暑假,我就是大學生了,學校在台北,離家有段距離,爸媽答應讓我

在學校附近租房子,我可以獨立,再也不用來這裡寄人籬下,雖然捨不得奶奶,可一想

到從此能擺脫這可惡的傢伙,還是忍不住要歡呼,這是我在這裡的最後一個夏天。

 


    ※ 我們相識十八年的日子,如果這段短暫時光可以成就一輩子,那麼一

       定是有人的勇氣得到了回應;如果我們的時間僅止於這十八年,話,

       非說不可。※

 


    *                                 *                                 *
--------------------------------------------------------------------------------
      他不穿鞋,卻還是比去年要高我許多,奇妙的壓迫感。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