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想你,因為我們靠近 (3)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Sun Mar 30 09:48:18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每次和楊柏聖鬥嘴,都讓我覺得自己的智商迅速降低十分,因此,為了顯出我的教養和成熟,我主動提議要請吃飯,他必須曉得,這女孩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小芹了。


  然而………


  如果是和自己的死黨吃飯,倒也輕鬆愉快,何樂不為。

  如果是和自己的情人吃飯,那可是臉紅、心跳又甜蜜。

  如果是和楊柏聖吃飯,恐怕只能用「悔不當初」來形容。

 
  我約他到雙十路上一家頗富盛名的餐廳去,叫「香蕉新樂園」,裡頭全是台灣本土五、六○年代、甚至更早以前的擺飾,菜色則以港式飲茶為主。


  我端坐在一張古意盎然的椅子上,雙手在膝蓋上擺正,這是我努力維持的淑女姿態。

我的眼睛以大約十五度的仰角看著對面的楊柏聖,不,是狠狠瞪他。原本打算不輕易口出惡言的嘴雖然還緊抿住,但我很明白這在旁人看來是咬牙切齒,直到一小塊蟹肉「咻」地從他的筷尖飛出,彈到我臉上。


  「啊!」他這才抬頭看我,發現我的異樣。


  這傢伙說在加拿大啃麵包啃到想吐,他好久沒吃到台灣道地的食物了,所以拼命掠奪桌面上的餐點,包括我的,我不是氣我的份被搶走,而是他仍然沒把我放在眼裡,把我放在眼裡的是餐廳中的其他客人和服務生,心想這位和野蠻人一起吃飯的豬頭到底哪裡有毛病。


  「小芹,妳幹嘛都不吃?」

  「呵呵!」

  我強抓住最後一絲理智,慢條斯理地把臉上那塊討厭的蟹肉拿下:

  「你盡量吃吧!反正這是我最後一次會跟你吃飯了。」

  「嘿嘿!妳是不是減肥中呀?」

  「你是不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浪漫晚餐的幻想破滅後,我當場對楊柏聖發飆,他也照樣漫不經心地調侃我。仔細想來,這都得歸咎到我對他的縱容,因為和他鬥嘴的感覺真好,似乎我們能當一輩子打打鬧鬧的朋友,而我又能在同時暗地喜歡他。


  誰知那晚的不幸還不止如此。席間,我曾去了一次洗手間,回到座位後便感到不對勁,於是伸手摸摸椅面,摸出一坨黏黏稠稠的蕃茄醬,那一刻楊柏聖正忙於擦拭打翻的蕃茄醬瓶。


  熟可忍,熟不可忍!


  「楊、柏、聖─!」


  這已經是今晚我第四次吼他,他趕緊打發我去洗手間清洗。


  我在洗手間待了十五鐘,整整十五分鐘都把自己關在廁所裡生氣,洗不掉了啦!今天好死不死穿了精心挑選的白裙子,臀部的地方暈開淺淺的淡紅,看起來…看起來很像…

很像「那個」,我根本就走不出去嘛!


  忽然,又有人打開洗手間那道外門,腳步聲就停在門口。


  「小芹…?」


  是楊柏聖!我警覺地站好,一把推開門,他在看見我的剎那露出和放心相似的神情。


  「你幹嘛?這是女生廁所耶!」

  「妳才沒事待在裡面幹嘛?閉關喔?」

  他大吐一口氣,那的確是放心沒錯:

  「快出來啦!我還以為妳掉下去了。」


  他竟然為了我進女生廁所!那就和他為我而死是同樣等級的,我好感動。


  我吞吞吐吐告訴他,裙子後面弄髒了,沒有臉出去面對大眾,因為我自尊心超級無比高。


  楊柏聖瞧瞧我,開始脫掉那件當外套用的襯衫,命令般地遞來。


  「拿去,綁在腰上,這樣就行了吧!」


  難怪,難怪我會喜歡你,從前還百思不解的,誰叫我在你嘻皮笑臉底下,發現了男性的溫柔,因此我不介意你粗枝大葉的魯莽,反正那總會被你體貼的小舉動給粉飾太平。

 
    *                                  *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