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75)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Fri Jan  2 09:50:34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遠方一列自強號火車正經過,我望著那橘銀相間的彈頭型車箱筆直滑行,跑起來不

快,車上乘客一定很多吧………驀然間我拉住林以翰,非同小可地猛問他時間!


  「今天幾號?8號對不對?現在幾點?幾點?啊!我自己有錶……」

  「喂…」


  不等他問明,我起身拔腿就跑,差點在斜坡上摔了跤,林以翰被我嚇到,不明究理地

追來,我得專心跑步,沒有餘力再告訴他,今天是高至平回家的日子。


  穿過公園,看看時間,還有七分鐘高至平的車班就要開了,偏偏怎麼也攔不到計程車。


  「這裡很少會有計程車經過!」

  林以翰從後面攫住我的手肘,指向前方街道:

  「到前面一點看看!」


  『不穿鞋到底有什麼好處?』


  幾年前我問過高至平他打赤腳的原因,他一邊吃糖炒栗子,一邊舉高他的骯髒的腳:

  『很多,例如…跑起來就比較快。』


  我踉蹌幾次,脫掉了襪子,也脫去馬靴,用赤裸的腳掌結結實實踩在冰透的柏油路面,

很冷,可是當我專注於奔跑,一度有了身在村子的錯覺,我有赤腳的自由,有追趕的力

量。


  如果我真的要見他,應該早有行動才對,是否愈是得不到的,就會愈讓人拼命追求呢?


  「許恩珮!」


  就在穿越一個平交道之際,警鈴大作,林以翰把企圖闖關的我拉回來,我喘得異常厲

害,著急看著兩邊柵欄緩緩放下,周遭行人和車輛紛紛聚攏著,左看右看,終於等到火

車以放慢的速度駛來,天知道那一刻我是多麼心急如焚,我就要見不到他了………


  當列車過去,柵欄並沒有升起,我聽見林以翰令人心碎的猜測:

  「還有一班的樣子。」


  第二班列車在一分鐘過後開來,在我面前平順橫行,大片玻璃窗那頭形形色色的乘客

一清二楚,紅色警示燈來回閃爍,我被欄擋在奔往高至平的路上,喘著,哭了,放開原

本拎提在手上的鞋襪,也終於放開了那份堅持。


  我追不上,我做不到………


  「許恩珮…」林以翰擔心地搖搖我:「妳還好吧?喂!妳有帶藥出來嗎?」


  我難過到不能理會他,除了傷心的哭泣的之外,我還聽見一種盡了最大努力卻落空的

掙扎,一聲又一聲,急促地在我發黑的視線裡咆哮。


  我有好些年沒因為氣喘發作而昏厥,今天它似乎累積不少沉重的能量爆發開來。


  坦白說,我心底早有覺悟,就算沒有那個平交道,我一樣趕不上高至平的火車,我的

奔跑,或許充其量只是曾經努力過的證明,而這份努力卻不被我的自尊允許暴露在他面

前。


  後來,我作了個夢,在夢中看見奶奶的三合院成為一座深海礁石,水流晃悠,身子變

得特別的輕,又像是特別的重,我朝那海底世界不斷地潛沉,沉呀沉的,到了好深好深

的地方。

 

 

    *                                 *                                  *
--------------------------------------------------------------------------------
        整個水槽飄散著久違的夏日香氣,那條梔子花巷道在我腦海溫柔地蜿蜒。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