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51)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Dec 10 15:16:19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欸!你馬子很正喔!」那是高至平的朋友甲。


  馬子?我最討厭男生用這個字眼來稱呼女生,人類就人類,幹嘛非要叫得跟動物一樣。


  「是嗎?還好啦!」高至平,他這時候謙虛什麼呀?


  我下意識照照眼前的鏡子,髮型和服裝都OK,明明就不差啊………


  「跩的咧!她算漂亮的好不好?你也不看看我們班女生。」高至平的朋友乙抗議了。

  「她漂不漂亮我不知道,不過她挺兇的。」


  什麼?我豎起耳朵,貼近這一牆之隔,高至平肆無忌憚地說下去:

  「記不記得小學的女班長,通常都很兇對不對?尤其講話又得理不饒人。」


  他這麼一說,周圍的朋友馬上心有戚戚焉地附和起來,愈聊愈起勁,我在另外一邊氣

得直跺腳,我哪有兇?是啦!小學的時候是當過班長,可也不能證明什麼嘛!


  我把水龍頭轉大,自來水「嘩啦嘩啦」地噴灑出來,我的雙手和原本雀躍的情緒都在

清涼的水花中降溫,而且開始後悔偷聽他們的對話,如果沒聽見,也許我的心情不會變

糟。


  我很明白自己絕不會是十全十美,可我非常在意有一丁點的缺陷從高至平的口中透露

出來。


  「不過她今天突然變得好可愛喔!」


  高至平話鋒又轉了回來,我悶悶抬一下眼,胡猜他接下來要抖出我什麼糗事。


  「她今天帶餅乾來……」

  「不會吧?她親自烤餅乾給你吃喔?」朋友甲吃驚地插嘴。

  「不是啦!她哪那麼賢慧,那是她買的。」


  真抱歉啊!我連餅乾也不會做。


  「她特地買來說要一起吃,怕念書念到肚子餓,笑瞇瞇把餅乾拿給我的時候,我覺得

我們家珮珮真是可愛到不行。」


  那一刻,我睜大了眼,怔怔地和鏡中紅了臉的自己相對,水,嘩啦啦的。


  他說「我們家珮珮」,「我們家珮珮」耶!


  「是喔?有那麼誇張嗎?」朋友乙無法理解情人眼裡出西施的邏輯。

  「有,雖然上次我跟她告白的時候,她臉紅通通超可愛的,不過這次也很讚。」


  我害羞地摀緊嘴,聽著高至平的話語透著得意的笑意,我的天哪!他為什麼可以講得

這麼不害躁?


  雖然現在洗手間沒其他人,但我還是很想挖個洞鑽進去,儘管,儘管我很高興,高興

得要命,不過我想還是難為情的成份多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那一頭又傳來高至平的疑惑:


  「你們有沒有覺得隔壁的水龍頭好像忘記關?」


  我嚇一跳,關了自來水便奪門而出,搶在高至平他們走出洗手間之前先繞到一排書架

後面,高至平回到座位上找不到我,四處張望,我才慢吞吞走過去。


  「唔?妳去哪裡了?」

  「找書。」我晃一下隨手抽出來的原文書。

  「對了,我也得找個資料,聽說不好找呢!」


  他起身離座,我鬆口氣,匆匆把濕淋淋的手在背後抹乾。


  「我幫你找吧!」


  我和他在同一排書架前尋找同一本書,有時我們離得遠遠的,有時我們靠得很近,或

遠或近,我的心始終維持著一定的暖洋洋溫度,那是高至平給了幸福的火種。


  忽的,身旁女學生在低聲叫喚一位男同學,因為她喊著「志朋」,我一時錯認是在叫

高至平,從她格外嬌滴的語氣很容易就辨識得出那個志朋是她男朋友。


  別的女生都親暱地直喚男朋友的名字,不像我連名帶姓地叫他「高至平」,高至平一

直對我存在「兇巴巴」的印象,會不會跟這點有關?那如果我…我………


  是我先找到了那本書,將它抽離書架,在灑落的灰塵反覆琢磨著該與不該,悄悄注視

微仰著頭的高至平,他半邊側臉被通道上射入的陽光輝映得透明、閃耀,不能分出鑲嵌

在他髮稍上的是光的粒子還是紛飛的浮塵,鄉下那輛舊巴士揚起黃沙的光景正與現在重

疊著,我站在凝結的時空,只聽見紊亂的心跳告訴我,為了這個男孩子,再勇敢也願意。


  「志…志…志平……」


  我用小貓一般的音量叫他,「啪」一聲!一本十公分的書就這樣重重摔在地上,嚇壞

附近的學生。我看看應聲落地的書本,再瞧瞧失手的高至平,他正驚恐地望著我,我想,

此時此刻只能用「悔不當初」來形容我的心情。


  「妳…妳妳……」很好,他結巴了,我完全能理解:「妳幹嘛那麼噁心啦?」

  「你很沒禮貌耶!有這麼噁心嗎?」


  我們的聲音不知不覺提高,引人側目,高至平趕緊蹲下去,拿起一本書擋住我們的臉,

我也蹲著看他,幸好,這裡的光線並不明亮,他失措的表情不是太清楚,所以我相信我

的窘迫他一定也沒發現。


  「妳現在是在鬧我喔?」他不能確定我的失常所為何來。

  「誰鬧你?人家很認真耶!」我惱他,也惱自己。

  「那…」

  高至平欲言又止地中斷,抬頭瞥瞥四周,然後專注地凝視我半晌,再問:

  「妳平常不都喊我高至平嗎?」

  「我看其他人…都這麼叫她男朋友啊……」我像犯錯的孩子,不敢面對他的目光。

  「笨蛋。」

  『笨蛋』變成了他給我的暱稱,用手指不多加一分力道地彈我額頭則是他愛寵的小動

作:

  「妳習慣怎麼叫就怎麼叫,用不著管其他人。」

  我按著額頭,無辜地問:「你希望我怎麼叫你?」

  他沒輒地緘默一會兒,理直氣壯:「……只要是妳叫的,我都會習慣。」


  日後,我一定要他原諒我,原諒我此刻的不解風情,因為我忍不住要………


  「真的?那…平仔?噗!」

  「許恩珮,妳完了!」


  他伸手攬住我頸子,我咯咯的笑聲藏在他略微扎刺的針織衫裡。


  親愛的高至平,請你原諒我,要是不岔開剛剛那樣美好的回答,我一定忍不住要撲上

去,緊緊抱住你,抱著你,接觸你的體溫,就像撲火的蛾,我大概就不會想再放開了。

 

 

    *                               *                                   *
--------------------------------------------------------------------------------
   我在喧鬧城市的一角端詳起那墨黑的筆跡流利地在蒼白紙面滑出一道鮮明的孤寂。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