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70)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Dec 30 11:21:17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第 十二 章

 

  今年一月底,過農曆年的前夕,林以翰出版了他第二本書,夾帶上一波賣座的威力,

他的新書很快又上了銷售排行版,在書局流連,總能見到他的書陳列在最明顯的位置。


  我私底下問過林以翰,他說他最喜歡的作品還是「如果沒有太早遇見」,而且搞不懂

為什麼第二本書會賣得比它好。


  那是林以翰作者心頭上的困擾,事實上,他的第二本書也給我帶來不小的麻煩。


  「再去採訪這個作者,期末考那周之前交稿。」


  社長劈頭就丟這個任務給我,他難得會主動指定我的專欄主題。


  但是,我不想再找上林以翰了,很矛盾,明明是我欣賞的人,卻要刻意保持距離。


  我問社長能不能請別人接這個採訪工作。


  已經念大三的社長看上去比他的實際年紀還要老成,他考慮半晌,認真地反問我:

  「妳覺得他肯讓別人去採訪他嗎?」


  ……應該不肯吧!


  我煩惱地離開社辦,陷入兩難,抱著疏遠林以翰的心態對他本人是不太好意思,不過

我更不想傷害高至平,既然硬著頭皮接下新聞社的任務,還是要先讓高至平知道才好。


  回到住處,我愣了一下,小芸在家,而且高至平也在。


  他們原本聊天聊得正高興,見到我回來,不約而同笑著打招呼。


  「等妳等好久了,高至平來找妳耶!」


  小芸跟著我直呼他「高至平」,他們很談得來,我原以為上次跟小芸的心結事件後,

她在我們面前會顯得不自在,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只不過……只不過………


  他們兩人交談的時候都習慣講著講著就落起台語,那是他們的家鄉話,有同樣的口音,

我聽得懂,可插不上話(講台語會害我咬到舌頭),因此,雖然只是在旁邊陪他們聊天,

卻感到頓時置身在遙遠的密閉空間裡,我聽得見他們,他們聽不到我。


  「啊!」

  小芸在發出不自然的驚嘆聲之前,曾經謹慎地瞥我一眼:

  「我去煮花茶好不好?前幾天剛買回來的,你們先聊。」


  於是,她像是故意要留我們獨處般地走進廚房,高至平等她離開了,才興奮地告訴我:

  「我剛才知道原來小芸老家就在隔壁村子,難怪我一直覺得她的口音很耳熟。」

  「你去過她的村子嗎?」

  「小時候去過。」

  他拿起一塊餅乾吃,又輕輕笑著:

  「可以在這裡遇到同鄉的人真好,什麼都可以聊,我們剛剛就在說趕鴨子的事。」


  我停下將餅乾送入口的動作,他開始快樂地說起趕鴨子的趣事,那是我沒到過的世界

,我撐著下巴乖乖地聽,好無助。


  我取代不了高至平在台北缺少的那樣東西,而小芸她可以嗎?


  「珮珮?」見我一直沒反應,他歇了歇,詢問起我的異樣:「妳不高興?」


  望著那令我深深迷戀的臉龐,我以為擁有愛情,就是擁有了一切,而為什麼這一切卻

不是我想像中的單純美好?


  「我好像在吃醋。」我坦白地說,有一種無所謂的豁然。

  「誰的?」

  「小芸。」

  「她是妳的好朋友。」高至平有一點點驚訝。

  「我知道。」


  她還是有可能會喜歡你呀……豬頭。


  「妳們女生腦袋瓜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他半開玩笑地敲敲我的頭:

  「虧我特地來約妳。」

  「咦?真的?要去哪?」

  「去勝興車站好不好?我一直都想去看看。」

  「好啊!好啊!什麼時候?」

  「這禮拜六,行不行?」


  我的嘴張得老大正要答應,猛然想起一個重要的衝突,不妙!那天是跟林以翰約好要

作採訪的日子。高至平發現我又怪怪的了,便說:

  「那天妳有事是不是?」

  「呃…對,我要採訪耶……」

  「喔?採訪誰呀?」


  我瞠目結舌,在這個節骨眼,我才抱怨完吃小芸醋的節骨眼,該不該抖出推掉他的邀

約是因為林以翰呢?不對不對!稍早我還打算要老實跟高至平提這件事的。


  「一……一個學校的教授。」


  我沒辦法理解當年華盛頓哪來天大的膽子承認那棵該死的櫻桃樹是他砍的,真的沒辦

法。不過,故事並非記載華盛頓說了謊,所以我永遠不會知道他老爸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我只覺得,採訪林以翰的事如果東窗事發,我一定會死得很慘。


  我為什麼會選擇說謊?該死!真該死!


  「沒關係,我們再敲其他時間。」


  高至平完全不在意,去把我們掛在牆上的月曆拿下來,開始跟我找最恰當的時間,小

芸端著香味濃郁的花茶過來了,也幫忙出主意,最後卡在我們兩人的期末考快到,高至

平也得趕回家過年,根本抽不出時間,勝興車站是去不了了。


  最後高至平要回去,我和小芸送他到門口,也許我一直神色不安,他誤以為我是失望。


  「珮珮,等寒假我們再一起去勝興車站吧!」


  我愧咎地看他,點點頭,很想把砍倒櫻桃樹的斧頭搶來自我了斷。


  接著,高至平頗識大體,轉向小芸:「小芸,到時候妳也一起來啊!」

  「啊?」

  小芸因為他的話而慌了,出奇的慌亂,她又不自禁地往我這裡瞄,笑著搖手:

  「不要啦!你們約會幹嘛還帶我這顆電燈泡啊?」


  我相信高至平那個邀請是一片無意的好心,而小芸的慌亂,則是她被無意挑撩的悸動。


  我看見了,她臉上的梨渦只讓美麗的紅暈浮落得更深邃鮮明。


  我們一起收拾和木桌上的食物,在廚房的洗水槽前,我負責清洗杯盤,她一一擦乾。


  小芸一直和我聊天,說也許寒假的時候我和高至平見面的機會會比較多。


  我把溫溫的花茶毫不保留地倒掉,整個水槽飄散著久違的夏日香氣,那條梔子花巷道

在我腦海溫柔地蜿蜒。


  對不起,小芸,只有高至平不能讓給妳,失去了高至平,那麼我的夏天也不存在了。

 


    *                                *                                   *
--------------------------------------------------------------------------------
        整個水槽飄散著久違的夏日香氣,那條梔子花巷道在我腦海溫柔地蜿蜒。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