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72)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Dec 31 09:40:27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小時候,聽過一個叫「豌豆公主」的童話故事,落難公主睡在好幾十層墊子的床上,

依然被床底那一顆小小豌豆弄得難以入眠,我沒有公主那般纖細,卻也無法忽視那顆豌

豆的存在,也許終有一天,我一直擔心終有一天它會在我和小芸之間發芽。


  決定去找高至平說實話的那天,我見到小芸出現在高至平打工的加油站。我在行道樹

下站了好久,直到穿著長筒靴的腳邊已經積了一堆落葉,才敢確定那個跟高至平有說有

笑的女孩子是小芸沒錯。


  那一排行道樹因為粗暴的北風而落葉紛飛,猶如下起了朵大的雪片,風再來,葉子在

原地互相追逐一陣又各自散開,很美的,我卻不能被感動,這一次,我很生氣,氣得不

得了,連自己也想不透這一幕怎會如此激怒我。


  小芸明知道我介意著她和高至平,為什麼寧願用她的快樂來考驗我對朋友的信任?


  我也厚著臉皮告訴高至平我吃小芸的醋,為什麼他可以滿不在乎?


  可笑的是,我掉頭跑走了,大概…那個繽紛的地方真的不是屬於我的聖地吧!沒有人

能褻瀆。


  我賭著氣收回對高至平坦白的決定,若是他會發現真相也就罷了!


  採訪林以翰的時候,他特別問我知會高至平沒有。


  「我幹嘛要那麼乖?」我叛逆地有點自甘墮落。


  林以翰那麼聰明,也許他看出什麼不對勁,卻只事不關己地聳肩:

  「反正那是妳的選擇。」


  恍然之間我意識到,原來我每天每一刻都站在分叉路口上,過了這一個,還有下一個。


  如果奶奶在就好了。奶奶柔軟的言語向來是我的燈塔,她曉不曉得我正陷在不知如何

前進的五里霧中,走不出去。而我是不是太撒嬌啦?


  然後,是這個學期的期末考,直到考試最後一天我都沒和高至平見面。


  考完最後一科,一個人走回住處,在外面那一排機車停車格發現面熟的黑色摩托車,

我三步併作兩步跑進大廳,果不其然,高至平正坐在大廳裡的破舊沙發椅,大大的厚外

套還罩在身上,我躡手躡腳地靠近,他的頭垂得低低的,竟然在打瞌睡!


  我往後看,管理員阿伯吃吃笑了兩聲,他好像已經認得高至平。


  「這位同學一大早就來了喔!他說他剛考完試,昨晚熬通宵的樣子。」


  我在他面前蹲下去,由下往上端詳他的睡臉,為什麼男生還能有這麼純真無邪的臉孔?

他兩次來找我都睡著了,是這張沙發椅特別舒服嗎?高至平就在我眼前,我卻還是非常、

非常地想念他,就跟我沒來由想念奶奶一樣。

 

    *                                *                                  *
--------------------------------------------------------------------------------
        整個水槽飄散著久違的夏日香氣,那條梔子花巷道在我腦海溫柔地蜿蜒。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