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71)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Dec 30 11:26:15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妳白癡啊?」


  一大早,我就被像利箭一樣的寒風刺中心坎,林以翰在聽完我的說明後面毫不猶豫地

數落,他連罵人的口吻都冷冰冰的。


  我特地去找他改時間,他很難搞,非要我說出個緣由不可。不得已,我通通說出來了

,包括過去我和小芸之間的心結、高至平在聖誕節對林以翰的誤會……通通說了,不知

為什麼,心情變得痛快許多,好像把一屋子的烏煙瘴氣全趕出去。下課那十分鐘講不夠

,我們索性翹課在樓梯間打混。


  我大概…大概會跟林以翰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吧!哥兒們的那種,他在聽我講話的

時候不會插嘴,我講完了,林以翰自己還會思考個幾分鐘才肯告訴我他的想法,他完全

擁有冬天冷靜、沉著的特質。


  後來,林以翰知道我在嘴巴和頭腦銜接不上的情況下而說謊,直接罵過來。


  「妳這是自作孽。」他說。

  「能不能等一下再教訓我?你可不可以改時間啊?」

  「我不要。」

  「啊?」

  「我可以改時間,可是,不要。」


  我抿起嘴,倒抽著冷氣,他見我一副不甘願的模樣,慢條斯理地告訴我:

  「妳自己捅的漏子要學著自己補起來。」

  「怎麼補?」

  「去自首認罪。」

  「那不是會愈描愈黑嗎?」

  「那就是妳笨了。」


  他一直損我!我怨怨地瞪他,不懂他今天幹嘛特別冷酷。


  「妳真以為我會無所謂啊?」

  林以翰是站在階梯上,背靠著牆,有意無意望著樓上走廊外的晴空:

  「妳連要採訪的人都不肯承認。」


  我坐在階梯,抬著頭看他,怔忡起來,一束柔和的光線從廊道射下,穿越幽靜的樓梯

間,拂過林以翰挺直的鼻樑,落了我滿心的抱歉。


  「對不起,不是因為你怎麼樣,是我…太想保護自己,我自私。」


  他轉向我,背光,林以翰的剪影輪廓繡著耀眼的金線。


  「其實,以女朋友的立場看,妳算很好了,只是…」

  「只是什麼?」

  「……我不知道,總之談戀愛並不像電視上演的那麼簡單吧!」


  他說得…彷彿頗有感觸,我等他走下一個階梯,坐在我旁邊,問起長久以來始終不敢

輕易觸及的疑惑:

  「你想起你書裡的那位女主角啦?」

  「唔?」他掉頭,表情很不解。

  「就是…那個青梅竹馬,後來嫁給別人的女孩子啊!」

  「誰的青梅竹馬?」

  「你的。」

  「我哪有青梅竹馬。」


  他先感到莫名其妙,然後輪到我,我們兩人緘默地對看一會兒。


  「你不是說『如果沒有太早遇見』那個故事是真的?」

  「是真的沒錯。」

  「那你幹嘛又否認沒那回事?」

  他不語地盯了我良久,八成覺得我蠢得可以:「誰說那故事寫的是我?」

  「咦?」我叫起來,大徹大悟:「你寫別人的故事呀?」

  「不行嗎?反正那是我外公。」

  我嘔嘔地吐口氣,雙手撐起沉重的下巴,喃喃自語:「害我原本還很同情你的……」

  「呵!」他也很有興味地撐起下巴,微笑地看我:「我不曉得妳這麼在乎我的事。」


  我警覺地坐直身子,睨他一眼,別開頭改看牆角架起的蜘蛛網,嘟噥:

  「與其說在乎,倒不如說好奇。」

  「隨便,總之我是受寵若驚。」

  「那你到底要不要改時間?」

  「不要,妳自己想辦法。」他頓頓,說得跟真的一樣:「頂多妳被甩,可以來找我。」

  「我才不會被甩。」


  在一座曖昧不明的翹翹板上,每當林以翰試著靠近一步,我就退後一步,我們默契持

守著好朋友的天平,從未讓它傾斜過。

 


     *                               *                                   *
--------------------------------------------------------------------------------
        整個水槽飄散著久違的夏日香氣,那條梔子花巷道在我腦海溫柔地蜿蜒。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