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39)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ue Dec  2 11:27:52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九月中旬,開學前一個禮拜,我提早遇見了一個冬天,一個特別的冬天。


  和小芸相約去「紐約紐約」逛,原本想找找有沒有別緻一點的秋裝,偏被一條駝色圍

巾給吸引了,我走上前,將它摸起來很舒服的質料在手中甸甸,輕輕的,店家小姐說材

料是兔毛,那麼一定很保暖,顏色也不錯,我自己很想要,不過今天是以買衣服為優先,

所以後來作罷陪小芸逛起其他樓層。


  路過男士部的樓層時,我又想起高至平,盯著櫥窗模特兒人像好一會兒,才不好意思

地央求小芸:

  「嘿嘿!我們再回剛剛那裡好不好?我改變主意了。」

  「啊!妳決定要買那條圍巾了?」

  小芸和我才不過認識半個月,我們的默契卻跟死黨是同等級的:

  「好呀!好呀!我也覺得那條妳戴很好看。」


  我沒敢跟她說那是要給高至平的,幫男孩子買東西,這可是頭一次,有種做壞事的心

虛,不過,是了不起的壞事。


  高至平剛從南部上來,一定不能馬上習慣冬天台北的濕冷,那條駝色圍巾戴在他身上

真合適,耶誕節再給他會不會太晚啦?可是現在無緣無故送禮物給他又怪怪的………


  「恩珮!在那裡!」


  小芸跑得比我快,停在店舖前朝我招手,我趕上去,就在拿起那條圍巾的前一秒鐘,

有另一隻手抓住它的尾穗,漂亮的手指像練過鋼琴。現在,有兩隻手在其上僵持不下。


  我狐疑抬起頭,身邊的男生也側著臉往我這邊看,那是我遇到冬天的場景。


  男生有一雙透著冷漠而不失聰明的眼眸,又靜又沉的氣質,略嫌纖瘦,乾淨的臉佈著

混血兒的蒼白,穿著不錯,我瞬間把他和一棵結了冰的枯樹聯想在一起,易碎、不可一

世地綻放銀白的光,換句話說,他是個接近北極或南極那種地方感覺的人。


  「啊…你拿吧!」


  我很有禮貌地抽回手,然後等著他等會兒再很有紳士風度地把圍巾讓給我。


  哪知道他用「妳這人莫名奇妙」的目光瞟我一下,以聽不出抑揚頓挫的音調說:

  「這本來就是我先拿到的。」


  他的話語沒有溫度,卻有著好聽的聲音。


  不過我沒空欣賞,我傻掉了,身旁的小芸左右為難地看看我、又看看他,想把我拉走

,一面耳語著:

  「我們去問問店員還有沒有貨好了。」

  「我才不要跟他買一樣的。」


  我故意回答得很大聲,而且雙眼是直盯著那男生的臉,他停一下腳步,微微回頭看我,

我想我有瞪他那麼一眼,不記得了,反正後來我氣呼呼地跟小芸走開,還講他不少壞話,

例如那個人那麼冷,根本就不適合戴暖色系的圍巾,他眼光一定有問題。


  如果高至平是夏天,那麼林以翰便是冬天了,我不能拿他們作比較,我用季節來區分

他們,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大概就是剛開始都會和我鬥得兇,後來就………


  為什麼一開始我老與重要的人不合?


  這問題還來不及得到解答,我已經先接到來自高至平的電話。

 

 

    *                                 *                                *
--------------------------------------------------------------------------------
           很想很想他,並不打緊,我覺得最可悲的是他不曉得我在思念他。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