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35)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Wed Nov 26 10:21:43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倒數的第二天,大人都不在,不知相約去哪裡談後續事情了,把看護奶奶的重責大任

交給我,我已經準備好要跟她說一整天的話,例如在台北順利找到了賃租的公寓及新室

友、將來打算加入新聞社……好多好多事情要和奶奶分享。


  那天午后,我拎著小背包走進病房,奶奶的床位靠窗,她醒著,正在觀看窗檻上的麻

雀,精神不錯的樣子,我一走近,啄食中的麻雀立刻飛走了,天空響起第一聲夏雷。


  奶奶病床旁邊有不少機器,她轉頭歡迎我時,我覺得那些精密的儀器和奶奶一點也不

搭調,奶奶適合和古意盎然的家飾為伍,奶奶不該在病房裡的。


  望著變得削瘦虛弱的奶奶,我那一堆原本好玩的趣事數度哽在咽喉,突發的哀傷中還

摻夾著急的情緒,該怎麼做…該怎麼做才能把奶奶留下?


  「珮珮。」

  奶奶打斷我的聒譟,露出一抹淘氣微笑,從她枕頭下拿出那封信,遞給我:

  「唸給我聽。」


  不知怎的,我就是不想動手接取。奶奶推推手,示意我照作,我遲鈍地把信拿來,飽

受風霜的紙張乾皺得像落葉,隨時都會粉碎一樣。


  攤開它,蘊含古老情懷的氣息迎面撲來,我在轟隆雷聲下閱讀還沒看過的內容,那也

是信裡的最後一個段落。


  「珮珮,上面寫什麼?」奶奶期待地問。


  我不願意把信唸完,似乎一旦唸完,奶奶便要走了。


  一聲雷!石破天驚地打下,撼得我抓緊信紙,抬頭看奶奶身後天空,單薄的陽光還在。


  「珮珮?」


  這一次奶奶輕搖我的手,我頷頷首,表示就要唸了,然後把信紙撫平,不再陌生的筆

跡,書寫著以「死亡」為開頭的最後字字句句。


    "死亡不是生命的終點,而是生命的一部份,就像愛妳,是我幸福的一部份。

     我愛妳,現在的妳好嗎?"


  我的聲音一停,空氣也跟著靜止,然後是無聲無息的時間,只有風時停時起地吹著,

我連撥開臉頰上髮絲都不敢輕舉妄動,只是盯瞧床上的奶奶,她依舊維持方才聆聽的姿

勢,安詳的視線落在我看不見的遠方,皺癟的嘴勾勒著我不能會意的笑,淡淡,淡淡的。


  良久,奶奶閉上眼,吐出長久以來的掛念得以完結的嘆息,長而深,一切,一切正好

圓滿。

 


    *                                 *                                 *
--------------------------------------------------------------------------------
   當我因為他的幸福而感到幸福,我終於明白奶奶當時微揚的嘴角……是一種美滿。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