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luefox (藍狐)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愛上麥當勞(二十八)
時間: Tue Jun 20 17:27:35 2000

 

我們在觀眾瘋狂的歡呼聲中走回休息區,學長們怎樣我是不知道,不過我內心早
已被興奮的情緒佔滿,甚至剛剛恨不得痛扁張國強一頓的憤怒也不知消散到了哪
裏去………

阿義學長接過一旁遞過來的水,灌了一口,一撥頭髮道:「國手也沒啥大不了啦!
我可是以NBA為目標的………」

「對嘛!沒有人擋得住阿義……不,喬丹學長的單打……」
「還有,隊長的助攻簡直可以比美魔術強生……」
「麥可喬丹和魔術強生在同一隊,國手算什麼……」

有道是:呼聲、掌聲、馬屁聲,聲聲入耳;香屁、臭屁、馬後屁,屁屁中聽……

就在阿義學長快飛起來時,隊長說話了:「大家還是不要大意,保持士氣,知道
嗎?」嘴巴雖是這樣說,我看他心裏早已暗爽到翻了。

一分鐘的暫停時間很快過去,隨著哨聲重新響起,我們原班人馬精神飽滿的回到
球場上,大概是這一個多月的特訓發揮了效果,即使用人盯人防守,學長們看起
來沒有人是累了的。

淡江發球,我盯住張國強。

幾個傳球,球傳到六號手上,他毫不遲疑就在三分線外出手投籃。

「框」沒進,大象學長奮力抓下籃板,對方的進攻模式並沒有改變,我看到隊長
點了點頭,嘴角露出微笑,就知道,他已經有信心打贏這場比賽。

球到了阿義學長手裏,突然我看到原本該防守隊長的四號往阿義學長衝去,忙叫
道:「小心!」

來不及了,那四號和八號硬是把阿義學長夾在中間,八號低身就把球往上一撥,
順勢接住球傳到六號手上,六號出手,三分球進。

一切只是短短的幾秒鐘內發生的事,還沒回過神來,對方又一人一個的盯住了我
們。莫非他們也開始和我們一樣用人盯人防守?

這個疑問很快得到解答,球傳出來,隊長拿到球,四號和六號快速移動之下,又
包夾住了隊長。

這不是人盯人防守!是全場包夾防守!

所謂全場包夾防守,大略上就是:只要敵方一有人拿到球,馬上由最近的兩人對
拿球的人包夾,讓他動彈不得,以便抄球。假若對手將球傳了出來,則由另一組
兩個人去包夾拿到球的人,直到抄球成功為止。
說起來是很容易,但若是沒有極佳的體力、腳力、速度、合作默契和長時間練習,
根本不可能辦到。這是一種比人盯人防守難度更高、更耗費體力的防守方法!通
常只有在職業級的比賽才看的到!

而如今這樣的防守竟是針對我們?

由不得我們不信,隊長困難的將球傳出來,小象學長接到球,還來不及看清周遭,
手中的球已被撥掉,對方快傳到籃下上籃,又是兩分。

我們快速的跑位,這次球傳到我手上,我把心一橫,放低重心打算甩掉左邊的四
號和右邊的張國強,誰知只運了兩下球,手中的球竟不翼而飛,回頭一看,原來
被四號抄走,他把球往籃下一拋,張國強接住後直接起跳……

「碰磅!」一個強而有力的大灌籃。

籃框的震動和看台上的歡呼聲一樣久久不息,我們卻沒時間發呆,因為,他們一
進球,立刻又開始了嚴密的防守。

隊長直接把球用力一丟,想傳給在籃下的大象學長,結果球還沒到大象學長手
中,對方七號縱身一跳,接走了球,一個長傳給三分線外的八號,一出手投籃,
又是一個不偏不倚的正中三分球。

那刺耳的「涮」一聲,正式宣告了我們接下來的命運…………

腦中只剩一片空白,不斷的被抄球,被投進球,重新開賽之後,短短的五分多鐘
不知是怎麼過去的,總之,好不容易上半場結束的長哨聲響起了…

回到休息區,學長們都不說話,抬頭看一眼計分板,我們的分數停留在剛剛暫停
前的五十三分,而淡江的分數卻躍升到了七十八分。也就是說,在這幾分鐘之內,
我們一分都沒有得,而淡江得了二十六分!

原本你來我往的激烈比賽,好像假的一樣。

看台上傳來的談論聲再度打擊著我們,原來觀眾的反應會對選手造成這麼大的影
響;左一句這場比賽已經沒看頭了啦,右一句淡江簡直太強了啦………

我再也受不了,站起身打算去洗個臉冷靜冷靜,學長們沒有人理我,大概受到太
大的打擊吧。

洗完臉,乾脆走出體育館外,相對於館內的人聲嘈雜,外面顯得冷清許多。

深呼吸幾口氣,正要往回走,卻見青青正好迎面走來,她臉上的笑容讓我心裏的
鬱悶消減不少。

「喂……你還好吧?」

「嗯…」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喂……」
「嗯?」
「他們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嗯…有…」
「你放棄了嗎?」
「這……」

我不知道自已有沒有放棄,根本已經無法思考了。

「喂……」
「嗯?」
「我覺得,要盡全力……」
「我是盡了全力啊……」
「那就好,就算輸了也沒啥大不了的,畢竟對方是國手嘛。」
「………」
「不要愁眉苦臉啦!」

像有魔法似的,我的腦袋漸漸清楚起來…

「好!」我給她一個笑容,從她的表情,我想她也知道我恢復了些自信。

大概是因為我一直盯著她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看向遠方,就在那一瞬間
臉上出現了些許詫異的神情。

順著她的視線轉頭向後看去,我不禁也是一呆。

不遠處一棵樹下,香慈和張國強正旁若無人的聊著天。我不自覺的盯著他倆親暱
的模樣,竟是移不開視線。

好一會兒,青青突然出聲道:「喂!牛糞,她就是你的芙蓉吧?」

我這才把視線轉回來,看著她一臉的似笑非笑。

「妳……怎麼會知道?」
「拜託!你寫在臉上了,寫的一清二楚。」
「呃……」
「比賽快開始了,我們進去吧。」
「好……」

臨走,忍不住回頭,這時正好張國強擁住香慈的肩膀,兩人的嘴唇印在一起。

感覺周遭的氣流都靜止下來似的,我又呆住了,在香慈的雙手環上張國強的脖子
時,頓覺吸進來的空氣卡在胸口。

用力一旋腳跟,我往體育館走去。

面對眼前喧鬧的人群,卻是若無所覺,背靠在門口旁的牆壁上,只感到眼前所見,
腦中所充塞的,全是剛才那一幕。

下半場的比賽快開始了。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