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luefox (藍狐) 看板: StoryNet
標題: 愛上麥當勞(二十二)
時間: Mon Jul 3 08:02:20 2000

Chapter 22

日子就這麼每天在體育館揮汗如雨的過去。

有人說,如果生活只專注於某件事時,日子會過得特別快,我想現在正是這種情
況吧!一轉眼,籃球比賽就要到了……

這段日子裏,球技有沒有進步不知道,不過有一件事倒是很確定,那就是我多了
青青這個知心好友。

自從那次在信裏,把深埋心底的往事向她吐露後,我們成了幾乎無話不談的好
友。除了文學上的話題,也開始聊一些生活上的小事。
很奇怪,一些微不足道到極點的事,和她聊起來就一樣可以津津樂道。

=====================================================

青青:
現在我是邊打著哈欠邊寫信給妳的。
氣死了,昨天晚上,正要入睡時,一隻該死的蚊子開始在耳邊騷擾我……
不是我在蓋,混跡江湖這麼久,殺死的蚊子也是不在少數,有時閉著眼睛,聽聲
辨位就可以一掌將之擊斃。至多,起身打開燈,牠也一定難逃一劫。
但昨晚這隻啊,真不是泛泛之輩,小子生平所遇強捍敵手,當以此蚊為最!不論
我如何露出破綻,如何故意示弱,連最得意的黯然銷魂掌都使出來了,居然還是
奈何不了牠!
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牠總在我快失去意識時飛到我耳邊「嗡嗡嗡」的挑釁,然後
在我暗暗運起內力時躲得不見蹤影,只積得我一肚子鳥氣……
當然,最後還是邪不勝正的,就在我氣得快爆炸時,突然想起一句話:「格鬥切
忌心浮氣燥,一定要氣定神閒……」
於是我開始默念冰心訣:「心若冰清,天塌不驚……心若冰清,天塌不驚……心
若冰清,天塌不驚……」
終於心靜了下來,正深吸一口氣打算來個趕盡殺絕時,突然感覺有個東西隨著我
吸入的空氣墮進口中,原來正是那不長眼的蚊子……
哈哈哈!不只報了仇,還連帶把被吸的血也討了回來,我這才在欣喜的滿足中沈
沈睡去……

                      狐兒

=====================================================

諸如此類,我窮極無聊到連打死了一隻蚊子,都會寫信跟她講一聲。

而青青也總會在回給我的信中附上一首詩,儘管她每次都要我「指教一番」,我
卻再也不敢說她的詩有什麼缺點了。一來自已也不會寫什麼詩,二來,她寫的詩,
不論是意境、用字……真的挑不出什麼美中不足的,至少以我的程度來看。

=====================================================

狐兄:
今天和思嘉到淡水去玩,一路上來搭訕的人絡驛不絕,我統計了一下,居然從早
上出門到晚上回家,共有十二人次之多!
幸好思嘉講話夠狠夠毒,我們總是很快的擺脫掉,哈!
淡水的黃昏真的很美,有一個老伯背著一身的樂器在那敲敲打打的,引得很多人
圍觀,還不時有人捐錢給他。我本來也想拿一百塊去丟,可是思嘉說,這老伯每
天都來這街頭賣藝,已經很有錢了,要捐,不如捐給別的更可憐的人。後來我們
就在淡水夜市捐給了一個沒有腳的阿婆。
她蓬著一頭白髮,倚在人來人往的路旁,卻很少有人低頭看她一眼,我們看她面
前碗裏,只有零零落落的一些硬幣,突然我覺得好難過,不知她心裏在想什麼?
她的兒女呢?國家的福利政策呢?
還是思嘉硬拉著我離開那兒的,我回到宿舍,心裏有一絲罪惡感揮之不去,一種
想幫忙卻施不上力的罪惡感………
突然好想為她寫一首詩……

-----

一生中多少年頭?
有幾多歡樂?經幾回離合?
都像那淡水河水,
奔流到海,不復回──

一年中多少日子?
忍幾度飢餓?挨幾次寒凍?
都像那淡水河水,
奔流到海,無所謂──

一日中多少時光?
數幾遍冷暖?看幾個漠然?
都像那淡水河水,
奔流到海,化作淚──

-----

下次你有機會到淡水玩,別忘了捐給那老婆婆一點錢,和一個大大的笑容喔!

                          青青

=====================================================

青青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從很多地方都看的出來。

儘管我們信件來往如此頻繁,幾乎是每天一封,但是自從那一天送她回宿舍後,
彼此就再也沒有見過面。偶爾也會在學校遇到小燕子、小龍女、何曉鈴和林秀瑜
等人,但奇怪的,就沒再遇過青青和思嘉了……

上BBS的時間不同,所以我也從不曾在站上遇見她。

一直到籃球比賽前二天那個星期五晚上,一通電話打到宿舍,正好經過電話旁邊
的我接起電話:

「喂…」
「喂,我找藍狐!」
「咦?思嘉嗎?我就是啊……」
「喔,不錯嘛,還會認得我聲音?」
「不是,基本上,打電話來會講我筆名的,好像就只有妳…」
「我就直說吧!你明天晚上有空嗎?」
「我……」奇怪,她想幹嘛?
「到底有沒有?又在吞吞吐吐的!」
「有啦!」

事實上,因為後天下午第一場比賽就開打了,籃球隊明天休息一天。

「那好,我們明天要去唱歌,晚上7:00在錢櫃SOGO店門口集合,記得帶錢!」
「嗯……這個嘛……」
「喀!」

哇咧!我都還在考慮,居然就給我掛電話?也不問我的意見?

這種岐視男性的行為已經超出我能容忍的界限,我一定要討回一個公道!於是我
立刻衝進嘉宏的寢室向他要了思嘉宿舍的電話。

然後拿出手機,毅然決然的撥了過去。哼!老虎不發威,妳把我當病貓?

那邊接起電話:「喂!」

我把心一橫。

「喂!……請…請問,思嘉在不在?……」
「她不在耶……」

呼……老實說,還真是鬆了一口氣。

「那……」
「你是狐兄對不對?」電話那頭傳來興奮的聲音。
「啊……青青嗎?」
「是啊!男生知道思嘉外號的不多,所以我一猜就知道是你!」
「唉呀!我太久沒聽到妳的聲音了,所以一時認不出來。」
「哈哈,對了,思嘉說你明天要跟我們去唱歌喔?」
「這……妳也要去嗎?」
「那當然,她沒說嗎?」
「沒有耶,還有誰會去啊?」
「嗯……小燕子、小龍女和曉鈴也會去吧!」
「咦?都是女生嗎?」
「對啊!本來是我們幾個同學要去唱而已,不知道為什麼思嘉堅持一定要找你
來,其他人也沒什麼意見……」
「唉……我不是很會唱歌耶!妳呢?」
「我…我還好啦,有男生在我是一定不敢唱的,不過是你的話,應該沒關係吧…」
「這……難道我真的不像男人嗎?」
「不是啦!你又在耍痞了喔……」

想像她現在的模樣,一定是臉紅著嘟起了嘴,可惜看不到。不過我可不想她掛我
電話,於是忙陪笑道:「開玩笑的,請姑娘原諒……」

她噗嗤一聲笑出來:「你啊,一個多月不見,還以為你會收斂一點的說……對了,
我正好在看你寄的mail。」
「咦?妳宿舍有電腦?」
「是思嘉的啦!她最近對BBS失去了興趣,所以電腦都是我在用了喔!」
「難怪妳都是晚上回信……」
「我討厭去電腦教室人擠人嘛……你不是快比賽了?」
「對啊!第一場比賽是這個星期天下午。」
「在哪裏?我要去幫你加油!」
「在淡江大學,我們還可以順便去淡水看那個阿婆……」

於是就這樣東扯西扯的聊了起來,也不知道講了多久……

一直到我的手機傳來「嘟嘟」的聲音,那是代表預付卡的餘額快用完了。

「青青,妳等一下喔,我換個電話再打……」怎麼這麼快?明明記得還有三百多
元的。

「怎麼了?」
「我手機的通話餘額用完了……」講得太投入,我現在才開始懊悔為什麼不去排
隊打公共電話。

「那……我們明天見面再聊好了,我跟你說喔,我…我……」
「嗯?」
「我…我……唉!算了,明天你就知道了,拜拜!」
「等一……」
「喀!」

她掛了電話,我只好嘆了口氣乖乖上床睡覺。

然而卻是一整夜不能閤眼,今晚和青青聊天時,我終於逐漸明白了這些日子,在
我心中累積的那種奇妙的感覺是什麼。

這次不像高中時那麼輕易的被佔據心頭,大概是曾被傷害過的心,已經築起了一
道堅固的防護牆。

沒錯,由於青青的出現,我心裏那道牆,正慢慢在崩塌了………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