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luefox (藍狐) 看板: StoryNet
標題: 愛上麥當勞(二十一)
時間: Fri Jun 16 20:06:48 2000


Chapter 21

=====================================================

狐兄:
哇!上床不到一分鐘就睡著?這…不是常人可以辦到的吧?在我的印象中,好像
只有唐三藏的某位高徒有此能耐……呵呵!
籃球比賽快到了啊?我也很喜歡看男生打籃球,到時我會拉著思嘉去幫你加油
的,你可不要丟臉喔!
看了你的信,不禁恍然大悟,這就是我一直缺少的嘛!發自內心的真正感動化成
文字,就是最好的詩……小女子受教了。
好,馬上就來試試看:

-----

那猛烈燒著的火啊!
燃著了胃壁…
竄出了食道…
大腦也被焚化,剩一片荒蕪的沙漠,
只看到────
炸雞薯條可樂的──
海市蜃樓。

我向渺茫的邊緣望去,
猶見黃沙駱駝老。
但是……
上帝!
我看不見麥當勞。

-----

哈哈哈!對不起,實在沒什麼水準,可是現在的我,唯一可以說得上「澎湃洶湧」
的,就是飢餓的情緒了……
都是思嘉啦!沒事說什麼要發起「不吃宵夜運動」,還說不陪她的就不是好姐
妹……嗚嗚……好難過喔!
「真正的好詩,應該是在內心情緒澎湃洶湧時,就會自然湧上心頭……」真是當
頭棒喝!我以前總是刻意的去模擬出一種情境,然後強迫自已寫出一首詩。

這一段話,我會把它寫成座右銘,時時提醒自已的。

寫到這裏,突然想到,當初是怎樣的情緒,才促使你寫下「牛糞」這首詩呢?
嗯………從詩的意境看來,應該是有一個女孩,佔據你全部的心思,你也情願為
她付出一切,可是她卻沒有選擇你?或是有什麼因素讓你們無法在一起?……
是這樣嗎?唉唷!我隨便猜的啦,哈哈!你不會生氣吧?
籃球比賽加油喔!

                           青青

=====================================================

看完這封信,只覺腦子裏像攪拌過的水泥般混成一團,無法思考。

我並沒有如往常般的馬上回信,而是關掉電腦,直接到體育館去練球。

青青猜對了。

我以為,那一段往事,我已經很瀟灑的忘掉。

原來,事隔這麼久,想起來的時候,還是會吃不下飯,還是會睡不著覺,還是會
莫明其妙發呆,還是會老想一個人躲在角落………

過了一個星期,我才又走進電腦教室,一上站就看到青青的信:

=====================================================

對不起,你生氣了嗎?
等了五天沒看到你的回信,我想,我是說錯話了。
對不起嘛………

                   青青

=====================================================

不禁苦笑,這又怎能怪她呢?誰叫我自已說出那一套狗屁理論。

回信吧!用力的在《R》鍵上敲了一下,我決定讓她走進我的內心世界……

=====================================================

青青:
我沒有生氣,不要用那麼可憐的語氣講話嘛。
妳猜對了,是曾經有一個女孩,佔劇我全部的心思,我也情願為她付出一切…

那是高中的時候。

有一天,籃球隊集合練球,高中沒有體育館,校隊也只好和其它同學共用場地。
我通常都是第一個到,因為我喜歡自已先無拘無束的練練投籃。
而那一天我照例先到球場時,卻發現球場上已經有人在,而且是個女生,短髮的
女生。
她似乎剛學打籃球不久,因為追著球跑的時間遠比球在手上的時間多,我也沒有
理她,就自已在另一邊的籃框練球。
誰知道她就跑過來用球丟我屁股,還氣呼呼的說:「喂!蘇君竹,你怎麼這樣!
看到同學也不來打招呼!」
我這才發現,她是我的同班同學。
也許,我那時真的神經少一條,跟籃球無關的人、事、物,就很少去留意。
後來和她漸漸熟悉,漸漸有了愛情的感覺,大概也是因為她和我一樣,是個球
痴……

(我是「愛球成痴」;而她,不是我在講,真的是個「籃球白痴」。)

總之,彼此都喜歡籃球,是心中那道牆被拆除的主因吧!
然而,和她的感覺卻是若有若無的,雖然每到假日都會很有默契的相約見面,雖
然我在心裏也把她當做理所當然的女友,雖然高三時總會一起到圖書館唸書……
但,我從來都沒跟她說過:「喂!當我女朋友好嗎?」
她也從來都沒跟我說過:「喂!當我男朋友好嗎?」
所以,我不知道我們算不算男女朋友。
一直到大學聯考考完那一天,我正想找她一起去好好慶祝一番。她卻紅著臉告訴
我,她有男朋友了,是參加籃球夏令營認識的,哈!還說要介紹給我認識,說什
麼我們一定合得來……
我當然不可能去見她男朋友,道了再見就各自回家,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而「牛糞」那首姑且稱之為詩的詩,就是那一天,搭火車回家時,在車上胡亂塗
鴉出來的。
真的就只是這樣罷了………

從不曾和別人談起這些事,我不知為什麼會告訴妳,不過……
不用安慰我,更不用因為挑起我的回憶而內疚,我想,現在該是我真正學會遺忘
的時候了。

對了!妳那首「上帝!我看不見麥當勞」,寫的真好,幾乎可以想像妳巴不得衝
出去大吃一頓那種樣子,思嘉也太沒人性了吧?……
(這一段千萬不要讓她看到,拜託!)

說出來之後,覺得好多了,真該謝謝妳。
乾脆,我請妳吃麥當勞吧,不過不要邀思嘉一起來…哈……

                         狐兒

=====================================================

寄出這封長長的信,一看時間,哇!完了!今天有正式球員對候補球員的練習
賽,昨天隊長還耳提面命說不可以遲到的!

我立刻用跑快攻的速度往外衝去,可是太遲了………

氣喘吁吁的跑進體育館,教練正在對著大家講話。

學長們立刻毫不客氣的開砲:

「靠!大牌來了喔?」
「他媽的曾祖父又中風了嗎?」
「還是心臟病發作啊?」
「厚!今天一定要操死你……」

「喂喂!教練在講話!通通給我閉嘴!」幸好隊長總是替我解圍的。

那邊安靜下來,教練笑著繼續道:「沒關係,現在可以開始練習賽了。」

一番激戰之後,結果,正式球員的我們當然是大獲全勝,教練也對大家的表現相
當滿意。於是隊長提早放大家回去休息,集訓以來這真是最輕鬆的一天,甚至晚
上回宿舍前,都還有時間去逛BBS……

青青回信了…

=====================================================

狐兄:
嚇一跳,好怕你不理我了……
看到你強言歡笑,唉…當初沒問那個傻問題就好了……
怎麼辦?我不太會安慰人,只寫得出一首笨詩……

-----

那一夜你的眼裏閃著星星的落寞色彩,
連夜空都因為你,失去顏色;
那一夜你的嘴裏哼著雨滴的悲傷弦律,
連大海都因為你,不再唱和。

什麼時候會看到你又揚起帆?
航向那片你熟悉的大海──
什麼時候會看到你又揚起眉?
散發那片我熟悉的光彩──

唉!

本無意停泊的你,
卻擱淺在她心如止水的港口,
但悄悄的,我正航向你,
航向你每個黑夜白天獨自漫步的碼頭;

本留戀枝頭的你,
被吹落在她不曾停留的穿梭,
但靜靜的,我正等待你,
等待你每個清晨黃昏孤形隻影的墜落。

-----

                        青青

=====================================================

一遍又一遍的讀這首詩,我整個人呆住了。

那字句裏散發出的溫暖,一層層包住我的心,數日來的陰暗、失落、煩燥、沈重……
彷彿也被吹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終於又揚起眉,展露她所謂的光釆。

看來,真的該請她吃頓麥當勞了。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