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10)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Oct 27 17:07:19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隔天,我忐忑不安地和奶奶一起用早餐,她很安靜,奶奶平時吃飯就很專心,在此時

此刻更令我七上八下,我笨拙地撥夾白粥,苦思該怎麼讓她知道我昨天的壞脾氣不是針

對她。


  但,我不夠勇敢,最後把一堆心裡的話配著醬瓜一起嚥下去,竟帶著苦苦的味道。


  又過了幾天,奶奶見我不再碰那部寶貝電腦,問我為什麼不玩了,我說它壞了,就把

它丟在客廳,後來想找卻找不到,心想是奶奶幫我收在某個地方,可她不願告訴我一聲

,這令我很悲傷,她會認為這個孫女在生她的氣嗎?會認為我不想跟她說話嗎?


  我也不再外出,深怕遇上高至平和那個女生會讓我的情緒再度失控,我整天在窗前看

小說,偶爾會晃晃坐在走廊上剝豆子的奶奶,不管年輕時代的奶奶漂不漂亮,現在的奶

奶擁有一頭美麗的白髮,就像一片鋪落均勻的雪地,會隨著光線角度的變化變換成深淺

不一的銀色,她將不知有多長的頭髮盤成髻,數十年如一日地用一支玉釵固定著。奶奶

很保守,常常叮囑我別把頭髮染了色,她說染色的工作「時間」自然會動手。偶爾高至

平會經過,我趕緊放下玩弄黑溜溜頭髮的手,一和他歉咎的面容接觸,我立刻低頭看書

,右手還撐住半邊額頭,柔順的短髮垂蓋下來,我便瞥不見院子裡寒喧起來的奶奶和高

至平。


  這樣每況愈下的孤僻使我萌生逃避的念頭,我想,明年、明年的明年……我都不要再

來這裡了,就算我一個人在台北看家也沒關係,就算厚著臉皮去打擾一家六口的叔叔家

也不要緊,我以後不想再來奶奶這裡了。


  再過了幾天的清晨,隔壁的雞還沒啼叫,我的窗戶就被「咚咚咚」地敲,聲音不大,

連續而急促,我的睡意全消,驚惶地面對那扇作響的窗,覺得自己活脫是恐怖片裡的女

主角,我找件薄外套披上,走去將窗戶打開一個小縫,到底是人類還是啄木鳥?


  高至平!高至平的臉赫然近距離地出現,嚇得我退後數步,情急之下抓起手邊枕頭:

  「你幹嘛嚇我?」

  「我哪有。」他逕自把窗戶打開,然後把一樣東西放到窗檻上:「哪!修好了。」

  我還不肯放開枕頭,定睛一看,詫異地叫起來:「我的電腦!為什麼會在你那裡?」

  「我託妳奶奶帶給我,我舅舅會修電腦,現在應該沒問題了。」


  我狐疑地望望他,再望望睽違的電腦,接過來,開機,程式生氣盎然地跑了幾十秒鐘,

出現我熟悉的桌面,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真的修好了!


  「好了吧?」


  他沒再靠近,只是伸長脖子探視電腦的狀況,我點點頭,順便問他舅舅住在哪裡。


  「在我學校附近。」


  他回答得泰然自若,那可是十公里外的地方呢!


  「你怎麼去的呀?」

  「騎腳踏車……喔!我把電腦放在背包裡背著,沒摔到。」


  我咬咬下唇,不語,我並不是在關心電腦,我關心的是他騎的那十公里的路程。


  「那…你為什麼現在送來給我?」

  「電腦是昨天晚上修好的,不過太暗了,不能騎車,早上去拿比較好。」


  他還是沒聽懂我話裡的意思。


  「不嫌太早嗎?」

  他一聽,作出理所當然的表情:「讓妳早一點拿到,妳不是會早一點放心嗎?」


  我又不是要問那個,不過,他的回答叫人高興,一點點的高興。


  「你這時候去拿電腦,你舅舅沒罵你呀?」

  「妳為什麼會知道?」


  他看起來很驚訝,真笨,我懶得跟他說,再靠近窗口一些,東邊天空泛著光,光的

面積不大,自地平線向上蔓延,那就是所謂的魚肚白吧!


  「太陽快出來了。」


  高至平也和我觀看同一個方向,我們安靜等待日出,當射出第一道萬丈金光,我屏息

望著日光慢慢驅走黑暗,它經過山巒,山巒就亮了,經過樹林,樹林就露出釉綠的色澤

,經過小溪,小溪粼粼地流動,它經過我和高至平,我們都默契地瞇起眼,最後,黑暗

退到了牆角下蜇伏成一塊小陰影。


  我們誰都沒開口說話,或許是景色太美了,好久,高至平才得意地問我:

  「在台北很難看到日出吧?」


  他毫無預警地掉頭,我來不及抽身,一下子,我們一下子靠得很近,近到我看見他的

髮稍因為露水而潮濕了。


  「沒事…幹嘛看日出。」


  一瞬間,我竟然對他的頭髮感到內疚,他似乎也察覺到這距離超乎他的意料之外,主

動往外站開兩步。


  「電腦還妳了,行了吧?」

  「嗯…」

  我的雙手在背後交握、娑動,每當我陷入兩難的時候就會這樣:

  「那…呃…不好意思……」


  看來,我的字典裡也沒有「謝謝」這兩個字。


  「啊?」

  高至平顯然不能理解,不過他沒耐性去追究:

  「那我走了。下次見面別再兇巴巴的,我從沒看過女生那麼潑辣。」

  「你以為是誰害的呀?」


  我衝回窗口的時候,他早就一溜煙跑到十公尺外的地方,我那被激怒而高揚的雙眉還

沒平撫,高至平和他的腳踏車已經漸漸騎入刺眼的晨曦中,晨曦依舊美麗,高至平的背

影也一樣,看著看著他就不是那麼討厭了,雖然這個於愚蠢的念頭只存在過兩秒鐘,畢

竟電腦是因為他才壞掉的。


  隔壁的雞不知何時開始此起彼落地啼叫,我卻沒有丟石頭的衝動,因為看到了不同的

世界,每一秒鐘都在變化的世界,我賣力地伸展懶腰,深深、深深呼吸,空氣微冷,空

氣很新鮮,奶奶的話是對的,今天能夠早起真是太好了。

 

    *                                   *                                 *
--------------------------------------------------------------------------------
                        彷彿有樹蔭的地方,風就會來了。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8-163-48-226.HINET-IP.hinet.ne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