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15)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Sep  7 06:52:55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feed.nthu!news.cs.nthu!WHSHS
───────────────────────────────────────

 

 

   「阿不拉真是一個奇人。」魏先生笑開嘴說。

   「我的朋友其實都是奇人,只是阿不拉的行徑難度接近神佛,比較難以超越而已。

   」我說。


   『那麼,阿不拉跟小莫的戀情,有沒有後續的發展呢?』王小姐問。

   「沒有,小莫對阿不拉沒有感覺。」

   『那阿不拉一定很傷心吧。』

   「嗯,但他的表現總是很正常,他總是要給我們一種「那不算什麼!」的感覺,但

   了解他的人總會很心疼。我所說的不只是在感情方面,其實阿不拉的家庭才是讓他

 

   『他的家庭怎麼了?他曾經跟你們談過嗎?』

   「不,他沒有找我談過,但他跟邱吉和周石和談過。」

   『那些事他不輕易啟齒?』

   「嗯,是的。」

 

   『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我是說,他面對傷痛的事,都只用掩飾的方法嗎?』

   「嗯,就我看到的,是的。他的方法像是把不要的東西拿到一片一望無際的沙灘上

   ,然後挖個洞埋起來。」

   『那就不叫掩飾了,那叫做眼不見為淨。』

   「王小姐,妳說得很好,確實是眼不見為淨。但真的眼不見為淨嗎?我曾經這麼問

   他,但他只是笑一笑。」


   『依然用笑掩飾..........?』王小姐說。

   「對,依然用笑掩飾....」我說。

   『嗯....聽了讓人難過....』

   「嗯....也是因此......阿不拉生病了。」我說。

 

 

 

 

 

 


   所以,阿不拉也是寂寞的。到了很後來的後來,我才聽邱吉告訴我關於阿不拉的一

   些事情。

 

   一些關於阿不拉的寂寞。

 

   阿不拉的父親,從來沒有聽過阿不拉叫他一聲爸爸。當然,他的情況跟我不一樣,

   他的父親依然很健康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只是,他從未盡到當一個父親的責任。據

   邱吉的說法,阿不拉的父親是個酒鬼,也長期沒有工作,當然沒有任何收入。他回

   家就是要錢,要到了錢再出去喝。不給他錢就發飆、罵人、摔東西,到了後來就動

   手打人了。


   阿不拉的母親很辛苦,她獨自一個人帶著阿不拉和他的弟弟妹妹在外面生活,供三

   個孩子念書,為了脫離阿不拉的爸爸,她帶著三個孩子跑到外面住,租了一間小小

   的公寓。

 

   「阿不拉是不叫爸爸做爸爸的。」邱吉說。

   「那他怎麼叫?」我問。

   「那個人。」邱吉說。

 

   坦白說,我第一次聽到邱吉說阿不拉這麼稱呼他的爸爸時,我的雙手起了雞皮疙瘩

   。這種稱呼像是在叫一個不存在的人,但明明這個人對你帶來很大的影響。我很難

   去想像阿不拉面對他的父親時是什麼樣的表情?又是什麼樣的情緒?


   當一個孩子面對家庭暴力時,他會非常的困惑。為什麼此時此刻他眼中的那個親人

   ,會變成一個長著角,有著紅色的眼睛,張著像蝙蝠一樣黑色翅膀的惡魔?這些困

   惑會變成一種很深的恐懼,像是腳踩不到地的驚慌,像是深夜裡不斷往下墜的惡夢

   。

 

   當恐懼過後,適應恐懼之後的變化才是一個人最可怕的變化。因為恐懼對這個人已

   經再也沒有作用了。

 

   「極度的憎恨。」邱吉說。同時,這也是適應恐懼之後的答案。

 

   阿不拉的憎恨,從他的父親開始,到他的家庭,到他的身世,最後到他的命。邱吉

   說阿不拉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這世界無法公平待我,那把我生出來幹什麼?」

   從這話可以清楚了解,阿不拉極度地羨慕家庭溫暖的孩子,同時也極度地憎恨無法

   維持家庭關係,甚至破壞家庭關係的人。

 

   「如果有機會讓我看見那個人醉倒在路邊,我如果是開車就會把他碾過去,我如果

   是騎車就會把他壓過去,我手上有什麼都會飛過去。」阿不拉說。

 

   後來我真的知道,阿不拉的家庭問題,已經嚴重到了一種你會跟著一起憤怒的地步

   。

 

   有一次,很多同學一起到澎湖去旅行,那是在兩年前,也是阿不拉剛從大陸回來的

   日子。阿不拉到大陸工作了兩年,澎湖之旅是在慶祝他脫離了共產黨統治。


   在回程的飛機落地之後,所有的同學都還在飛機上開開心心地討論著這次旅行的點

   滴,但在飛機停妥後,氣氛煞時不同了。


   機門已經打開,許多乘客都已經解開安全帶站起身來拿取自己的行李,但空服員卻

   透過廣播要所有的乘客留在坐位上,在大家都還一頭霧水的時候,有四個霹靂小組

   的警員拿著槍上飛機。


   他們毫不猶豫地走到阿不拉的位置旁邊,「你是陳凱聲?」他們問。

   「嗯,是啊。」阿不拉一頭霧水的回答。當然,所有的人都一頭霧水。

   「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其中一個警察輕輕地拉住他的手,示意要他站起來。

 

   我們都異口同聲的問,「阿不拉,怎麼了?」

   阿不拉被帶走前只是回頭搖搖頭,他的嘴型說著「我不知道啊」,但沒有發出聲音。

 

   我們所有同學在下飛機之後跑到高雄小港機場的航警局裡找他,當我們看見他的時

   候,他滿臉通紅,全身發抖的憤怒著,眼睛裡像是要噴出火來。


   「怎麼了?」我們在旁邊一直問,但他沒有說話。

   「阿sir,到底怎麼了?我同學做錯了什麼?」周石和轉頭問旁邊的警察。

 

   「別擔心,你們的同學沒做錯什麼事。只是他有家人通報他已經失蹤,所以在所有

   警察單位裡會有他的記錄,但因為資料建檔錯誤,誤把他分類成治平對象,在這裡

   我們感到很抱歉。等等只要確定他跟家人取得聯絡,然後簽過名就可以走了。」其

   中一個正在打他的報告的警察說。


   「為什麼會通報他失蹤?是誰通報他失蹤的?」我們很好奇的問。

   「一個叫作XXX的人,剛剛經過你們同學的確認,這位XXX是他的大伯。」

 

   我在阿不拉身旁輕聲的問阿不拉說:「為什麼你大伯要通報你失蹤?」

   阿不拉轉頭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眼裡的憤怒嚇了一跳,「因為他們家的人永遠都在

   等著我跟我媽媽出糗....」

 

   後來經過邱吉的解釋,我才知道,原來他爸爸那邊的家人,非常不諒解阿不拉的媽

   媽離開家,所以一直在想辦法捉弄他們母子。什麼大伯二伯,只要是他爸爸那邊的

   親戚,一天到晚都在等著阿不拉他們家鬧笑話。

 

   我一聽完,當場髒話狂飆,周石和也跟我一起飆。邱吉則是在他的旁邊安慰他,希

   望阿不拉別跟這些渾蛋計較。


   「別跟這些人計較,你看,他們並沒有把你擊倒。」邱吉對阿不拉說。

 

 

 

 

 

 

 


   『天啊....怎麼會有這麼過份的人?』王小姐氣得跺腳。

   「我當初也非常的生氣。我覺得這些沒有素養的人真的讓人不恥!他們為什麼不想

   一想,是阿不拉的爸爸不負責任才害得一個女人要帶著孩子離開家去獨立生活?他

   們只想著自己的面子,說什麼娶了一個會跑掉的媳婦?說什麼等著看這個女人能怎

   麼養活孩子?說什麼等著看他們會鬧出多少笑話?」


   「我想罵髒話,可以嗎?」魏先生在一旁說。

   「可以。」我跟王小姐一起回答。


   然後就是一長串的髒話。大家都知道髒話是什麼,所以我就不寫了。

 

   『阿不拉真的很讓人心疼啊!不過,還好,他沒有被擊倒。』王小姐說。

   「不....」我說,「阿不拉倒過了,在他當兵的時候。」

 

 

 

 

 

 

 

 

   家庭的因素,加上當時他的感情並不順遂,而且又難過自己無法就近照顧媽媽,阿

   不拉在當兵的時候,因為這些陳年累月的傷痛與壓力,幾乎整個兵役期間都待在醫

   院裡。


   對,我在前面有說過,在我們的面前,他用笑掩飾了所有的傷痛,所以他生病了。

 

   「是憂鬱症。」邱吉說。

   他告訴我阿不拉曾經因為憂鬱症住院過的時候,是在一年半前。兩千零五年的年初

   。


   而那時,阿不拉已經跟我們失去聯絡,有四個月了。

 

 

 

 

 

 


   - 待續 -

 

 

 

 

 

 

 

 

                      * 別當他的大伯跟爸爸之類的那種人渣。*

                   * 如果你身邊有這樣的人渣,請勇敢的對抗他。*

                              * 所有人都會支持你!*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41-70.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