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6)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Fri Aug 25 01:30:03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feed.nthu!news.cs.nthu!WHSHS
───────────────────────────────────────

 

 


   『令尊把妹的方法還真是奇特。』王小姐摀著嘴巴笑著說。

   「妳可以直接說他的方法又笨又俗又直接,我一點都不會介意的。」我也微微笑著

   說。


   『這可是你說的,我沒說。』王小姐哈哈的笑了起來,『不過,那位婆婆真的有介

   紹令堂給令尊認識嗎?』

   「妳想咧?」

   『有?』

   我搖搖頭。

   『沒有?』

   我也搖搖頭。


   『那你一直搖頭是什麼意思?』

   「就是妳都講錯的意思。」

   『都講錯?答案就AB兩個而已,不是有就是沒有,怎麼會講錯呢?』

   「答案還有C,就是婆婆根本沒聽到。」


   王小姐跟魏先生當場臉上三條線,看著他們的表情,我笑了出來:「不過,那傢伙

   又問了第二次啦。」我說。

 

 

 

 

 


   「阿婆,我想認識妳女兒,可以嗎?」那傢伙又問了婆婆一次。


   這次婆婆聽到了,她回頭看了看那傢伙,又看了看我媽,然後笑了出來:『哎唷,

   你也差不多一點,你看看她跟我有像嗎?她不是我女兒啦。』阿婆說這話的時候是

   用標準台語說的。


   這下尷尬了。想也知道那傢伙臉上的表情一定一整個冏了起來,恨不得手邊有個鏟

   子或是地上剛好有個洞可以跳進去。因為他在問這話的時候,旁邊一堆來吃飯的客

   人都聽到了,大家都在等這場好戲怎麼繼續演下去。


   但是事實剛好相反。

 

   『你爸爸不但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反而更勇敢的說....』媽媽說。

   「說什麼?」我非常好奇的問。

   『他說:「這樣好,妳把她介紹給我,我如果幸運娶到她的話,我再包個媒人禮給

   妳,這樣妳覺得如何?」』


   我聽完差點翻過去,沒想到這傢伙這麼大膽。這種話如果是現在這個時代用的話,

   應該會被報以白眼數顆或是被人髒話伺候。

 

   「媽,那妳怎麼回應他?」

   『我沒有回應,我只覺得這個男人非常輕浮。』媽媽說得很認真。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這個是我聽完當下的反應。笑到整

   個人倒在沙發上,簡直不能自拔。你想想,如果你的母親用「輕浮」這個字眼來形

   容你的爸爸,像是在教訓涉世未深的毛頭小伙子,你會不會覺得好笑?

 

   「那後來呢?」

   『後來你爸爸知道我的名字之後就回去了,名字是婆婆告訴他的。』

   「然後他開始追妳?」

   『那個時候他沒有機會追我。』

   「為什麼?」

   『因為他那個時候是核電廠外包廠商的工人,所以他那天就離開高雄了。』

   「再來就沒有後續了嗎?」我的口氣有點失望。

   『當然有後續啊。不然我怎麼生你?』

   「那後續呢?妳繼續說啊,別賣關子呀!」

   『後續只有一句話。』媽媽表情非常認真地說。

   「什麼話?」我豎起耳朵認真地聽。


   『就是..........忘光光了。』

 


   說完,媽媽竟然開心地笑了起來。哇銬!什麼碗糕呀!這時候給我搞這種自以為幽

   默的把戲。

 

   「什麼啊!?幹嘛這樣?什麼忘光光了?這事很重要呀!關係到小說能不能繼續寫

   下去啊!」我皺著眉頭,不耐煩地嚷著。

   『這事都三十多年了,我怎麼還記得?』

   「那妳前面那些事怎麼記得?」

   『我就只記得那些呀。』

   「還有選擇性記憶的喔!」

   『我不知道什麼是選擇性記憶啦,我就是不記得後來怎麼了,我只記得他一直賭博

   ,一直賭博,那個時候真是氣死我了!』媽媽睜大眼睛,擠著眉說。

 

   「那他怎麼追到妳的,妳應該記得吧?」

   『嗯.....?』

   「妳不是說他很輕浮嗎?」我盡量強忍住笑意,「那妳是怎麼被一個輕浮的人追到

   的呢?這個妳一定有印象吧。」

   『嗯,有啊。』

   「那是為什麼?」

   『為了一張照片。』

 

 

 

 

 

   『一張照片?』王小姐手裡拿著筆,快速地在她的筆記本上書寫著。『因為一張什

   麼樣的照片?』

   「一張我媽媽的照片啊。」

   『這張照片是.....?令堂給令尊的?還是?』

   「當時我跟妳一樣,一直逼問我媽媽,還要她把照片交出來。」

   『那後來呢?你有看到那張照片嗎?』

   「有,不過不是在逼問她的當天,是在那之後許久了。」

   『為什麼當天令堂不肯拿出來給你看呢?』

   「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是,我看到照片之後,我真的了解到了,為什麼媽媽會被一

   個輕浮的傢伙給追到手。」我輕輕地笑著,心裡有一股溫暖慢慢地在熨開。


   『為什麼呢?』王小姐問著。魏先生則對我報以好奇的眼神。

 

 

 

 

 

 

   許久之後,媽媽拿給我一張照片,『子雲,你不是問媽媽,為什麼會跟你爸爸在一

   起嗎?』她一邊遞給我,一邊說。


   「嗯,是啊。」

   『就是因為這張照片。』媽媽說。

 

   那張照片,是在那間肉燥飯舖子的外面拍的,媽媽當時正在收拾桌子上的碗盤,19

   歲的纖瘦身影中帶著成熟的女人氣息,她半彎著腰,一隻手捧著疊起來的碗盤,另

   一隻手則拿著抹布在擦拭桌面。

 

   『很久之後,你爸爸從金山放假回來,又特地跑到肉燥飯舖子裡去找我,但是當時

   ,我被加工區的主管叫回去幫忙,這一幫又幫了好久。』

   「所以,爸爸沒有找到妳?」

   『對,他在肉燥飯舖子裡沒有找到我,但婆婆告訴他我在加工區上班,所以他跑到

   加工區找我。』

 

   「有找到嗎?」

   『他一共放三天假,第三天才找到我。他沒有跟我多說什麼,只告訴我他要回金山

   去了。』

   「嗯.....」

   『在他走之前,他跟我說,他偷偷拍了一張我的照片,希望我不要介意,因為金山

   離我太遠,但思念離他太近。』

 

   聽完這句話,我真的有那麼點感覺到,某些特質似乎真的是會遺傳的。

   媽媽說完,淺淺地笑了一笑。我則是看著媽媽的表情,心裡有種寂寞感像一杯水打

   翻在畫紙上,那一片濕漉漉漸漸地爬開。

 

   「原來,爸爸對妳一見鍾情啊,媽媽。」

 

   媽媽沒說話,只是笑一笑。但我看出她眼裡的寂寞感,又倒了一杯水在她心裡的那

   張畫紙上。

 

 

 

 

 

 

 


   - 待續 -

 

 

 

 

 

 

 

          * 那傢伙對媽媽說:「金山離妳太遠,而思念離我太近.....」。*

                            * 哇銬,這傢伙好樣的!*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9-114.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