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7)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Thu Aug 31 02:02:32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feed.nthu!news.cs.nthu!WHSHS
───────────────────────────────────────

 

 

   『聽起來好寂寞啊。』王小姐放下手上的紙筆,她的眉間與眼神透露出一絲絲的愁

   鬱,像是看了一本悲傷的小說,憂鬱隨著劇情的走向在發作。


   「我也是到了很後來才發現媽媽的寂寞,原來不只是因為那傢伙的愛賭導致家庭破

   碎而引起的,那是一種會堆疊的寂寞感。」

   『堆疊的寂寞感?』

   「嗯嗯,就像在累積某種情緒一樣。兩個人的故事從開始那一秒就在進行堆疊的動

   作,不管過了幾年,或是十分短暫的時間,只要當時心裡是有感覺的,或是有遺憾

   存在的,那麼,情緒就會堆疊,而寂寞是最明顯,也最唯一的。就拿媽媽的例子來


   去他,不管當時的情緒是什麼,只要在多年後的某一天想起,當時的情緒就會起一

   種不知名的作用,我們用寂寞來稱呼他。」

 

   『你說的很有道理,說服力也十足,』王小姐點了點頭,但又接著說,『但為什麼

   要用寂寞來稱呼呢?沒有其他的形容詞或名詞嗎?』

   「沒有。」我很直接且堅定地說。

   『為什麼你這麼的篤定呢?』

 

   我對王小姐微笑了一下,從包包裡再拿出我的煙盒,抽出一根大衛杜夫,然後點上

   ,我說:

   「因為那所有堆疊的情緒,所有的其他人都「無法真切的分享或共有」。」

 

   王小姐像是大夢初醒一般的『啊』了一聲,然後頻頻點頭說:『對對對,你說的沒

   錯!』

   「所以我才說,寂寞是最明顯,也是唯一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寂寞。」

   我又吸了一口煙,然後慢慢地吐出來。


   『那麼,接下來呢?』

   「什麼接下來?」

   『令堂就因為這張照片被令尊追走了,然後呢?』

   「然後的事情我在這之前已經說過了,那傢伙沒多久就走了。」

   『那麼,令堂呢?』

   「媽媽從金山回到高雄之後,就頂了一間路邊攤開始做生意。」

   『什麼生意?』

   「肉燥飯啊。」我說。

 

 

 

 

 

 

   嗯,是的。媽媽在開始做生意的當時,我就一直待在外婆家。我想我知道媽媽當時

   的感覺,她雖然很希望能跟我一起住,但她身邊什麼都沒有,也沒有房子,她只能

   暫時的把我放在外婆家,讓她能好好的認真賺錢,等到她有了自己的房子,她就會

   把我帶回她身邊。

 

   在外婆家長大的日子,我的每天都很快樂。

   或許是因為我算是個受教的孩子,雖然活潑好動但卻也不需要大人們操心煩惱。我

   的作息不會混亂,我的功課不需要操煩,我在學校的表現不會亂來,我的身體也很

   健康不會讓家人不安。


   那是一段沒有任何煩惱和壓力的日子。


   那些日子,媽媽大概一個禮拜會回外婆家看我一次。起初我還會很開心的抱一抱媽

   媽。但後來我漸漸地不喜歡抱她。

   因為她身上的味道。都是豬肉和菜餘的味道。


   「媽媽,妳別抱我,妳身上的肉燥味好重!」我還記得,我曾經這麼直接地跟媽媽

   說。我還記得她聽完之後,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身上的油污點點的圍裙,她說:

   『好,那下次媽媽要來看你,一定洗完澡再來。好不好?』

   「好。」我說。

 

   長大後我才知道,那句話,是很傷媽媽的心的。當時的我,還不能算是個懂事的孩

   子。

 

   但,媽媽是健忘的。她後來也一直都是忘了洗澡就來看我的,她身上的圍裙就算換

   過了,也一樣是油污點點。那豬肉與菜餘的味道一樣刺鼻。不過,與其說她健忘,

   不如說她為了爭取那多跟我相處的幾十分鐘。因為她又得趕回離外婆家很遠的苓雅

   區去做生意。

 

   這樣子的日子,幾年之後我也習慣了。我在外婆家從六個多月大,一待就待了將進

   十一年。一直到我念小學五年級那一年。媽媽總是大約一個星期就會出現一次,她

   在我小學三年級那一年就買了自己的房子,外婆說,她當時就很想帶我回去跟她一

   起住,但我說什麼都不肯。

 

   因為,媽媽的新家裡多了一個人。他就是我現在的繼父。

 

   繼父在我還不滿九歲那一年,也就是那傢伙去世後的第八年認識了我媽媽。當時的

   他是一家很有名的建設公司的企劃經理,他很欣賞媽媽獨立不依靠男人的個性,而

   媽媽也很欣賞他在社會上的工作能力。


   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外婆家裡的所有人,包括外公大舅大舅媽還有小舅都知道了。

   當然,他們也試圖暫時性地不讓我知道。因為當時的教育,甚至是課外讀物,都很

   清楚地告訴我們:「繼父或是繼母,都是很兇的,都是不會疼小孩的。」我想他們

   也想過媽媽交了新的男朋友,而這個男朋友將會是我的新爸爸,這事對我的衝擊一

   定會很大,所以外婆他們決定把我蒙在鼓裡。

 

   但是,我永遠記得那天,我跟鄰居的孩子在外婆家附近的空地裡玩,當玩的正開心

   的時候,遠遠地看見外婆家的門口,媽媽坐在一輛摩托車上面,抱著前面的一個不

   認識的叔叔,在跟外婆說話。

 

   那時我心裡有一種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覺,我一直在努力地想要解釋並且消除那種感

   覺,但是,我越想解釋、越想消除,那感覺就越是強烈。強烈到幾乎要將我的身體

   撕裂!我感覺到有個堅硬而且巨大的物體卡在我的胸口裡面,它好像就停在我的氣

   管或是食道中間,我想吐也不是,我想吞也吞不下去。我深刻而且強烈的感覺到我

   的呼吸困難,而且困難到像是被掐住了脖子。

 

   「爸爸不是死了嗎?」這是我當時的第一個念頭,第一個疑問。

 

   這時外婆指著空地,像是在對他們說我在這裡,到空地來找我吧。那個陌生的叔叔

   跟媽媽轉過頭來,我丟下了我的玩具,轉頭就跑。


   我記得我一直跑,一直跑,那種跑可以說是已經發狂了。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追我一

   樣,我不停地狂奔,狂奔。我根本沒有打算停下來,我的腳也似乎不想停下來。我

   跑進了外婆家附近的公園,然後穿越它。又跑過了車子很多的平交道,然後跑進我

   每天都要經過的那條到學校的小捷徑,我看見學校的後門沒關,我跑了進去,然後

   穿過後玄關,穿過最後一棟低年級的建築,然後跑進操場。

 

   後來的事情我不太記得,只知道我又有記憶的時候,我的腳跟手都是包紮著大量的

   繃帶。聽說是我跌了很大一跤,我摔破了雙腳的膝蓋和大腿,也摔破了雙手的手肘

   ,臉上也摔了一道長長的擦傷。

 

   這一傷,我包了三個多禮拜的紗布跟繃帶,也連帶的影響了學校的運動會,班上的

   接力賽少了一個生力軍,拔河當然也沒有我的份了。

 

   但,這一摔的影響,並不只是我的運動會,還有那個陌生叔叔跟媽媽的婚禮。從外

   婆他們決定隱瞞我媽媽交新男朋友的事情,到我自己親眼破鼓見真相的那天,外婆

   他們的隱瞞不到半年,戰術可以說是非常失敗。

 

   過了好久之後,我記得,有一天,一樣是一禮拜出現一次的媽媽,她全身乾乾淨淨

   的走到我面前,把我抱起來,我在她身上沒有聞到臭味,但我在她臉上看見歲月。

 

   「媽媽,妳怎麼長皺紋了?」我摸摸她的眼角說。

   『嗯,媽媽每天都在老啊,你每天都在長大啊。』

   「喔。」

   『子雲,媽媽如果要帶你回去跟媽媽住,你要不要跟媽媽去?』

   「好,只要沒有那個叔叔就好。」我說。

 


   這天,媽媽跟那個陌生叔叔結婚了。

   外婆外公大舅大舅媽還有小舅都去參加婚禮,大舅的兩個孩子,也就是我的表弟也

   都去了。

 

   我一個人被安放在外婆家附近的一個老師家裡,他是我學校的老師。

   這天,我沒來由的哭泣著,我感覺到有個堅硬而且巨大的物體卡在我的胸口裡面,

   它好像就停在我的氣管或是食道中間,我想吐也不是,我想吞也吞不下去。我深刻

   而且強烈的感覺到呼吸困難......


   而且困難到像是.....被掐住了脖子......

 


   那年,我未滿十一歲,我心裡的痛苦開始在堆疊。

   是的,那是我十一歲的寂寞。

 

 

 

 

 

 

 

   - 待續 -

 

 

 

 

 

 


                       * 十一歲的痛苦,十一歲的寂寞。*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218-160-24-230.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