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35)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Wed May 3 12:28:50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tnews.csie.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


「怎麼...突然跑來...?」


台中車站前,12月11日,AM 8:25,1999年,天氣晴,大約17.18度的氣溫,陽光耀

眼,在臉上輕輕鋪上一層溫暖,我的心情是忐忑的,是低溫的,像今天的天氣一樣


他的白色雅哥停在我的面前,搖下電動車窗。


『嗯...有樣東西要給你...』


他一樣在20分鐘內趕到,不!應該是15分鐘內,就好像我們以前一樣,這表示他依然

在乎我嗎?依然在乎這個讓他失望透了的我嗎?


「天氣冷,先上車吧!」


熟悉的手勢,熟悉的打開車門,這一連串熟悉的動作,給我的感覺竟然是陌生的熟悉

,矛盾透了,真的矛盾透了。


車上的 Snoopy 已經換成一隻怪怪的貓,後座的兩個小抱枕也不見了,很明顯的,

車上的香水味也不一樣了。


只是,喇叭裡傳來的音樂,是我送給他的那張 Kenny G 。


『你...吃過早餐沒?』


這是我跟他在車上唯一的一句話,他給我的答案只是搖頭,直到車子快到他家的時候

,我指了指路旁的早餐店,他還是跟我搖頭,我就已經明白,他不想跟我說話,至少

這時候不想。

 


那通斷了線的電話,是我連想都沒想到的一個....結束吧!


在我掛掉電話之後,我急忙跑回宿舍,拿了錢包就往門外衝,淑卿見狀,急忙叫住

我。


﹝妳幹嘛啊?!怎麼打個電話打成這樣?﹞

『剛剛...剛剛...呼...呼...呼...』

﹝慢慢說...慢慢說...看妳喘成這個樣子...﹞

『剛剛...電話斷線了...電話卡沒有錢了...』

﹝那...妳現在要幹嘛?﹞

『買電話卡啊!』

﹝說了沒?那句話...﹞

『就是....斷線了嘛!』


接著,我就莫名其妙的被淑卿拖到床上,莫名其妙的躺了下來,莫名其妙的被淑卿蓋

上被子,然後莫名其妙的聽她說:


﹝快點睡,明天我一大早就把妳叫醒,帶妳去坐車。﹞

『為什麼?』

﹝妳想,現在用打電話的,行嗎?﹞


她拿起我跟她一起到花東玩的底片,在出門前,這麼跟我說著。


就這樣,隔天一大早,天都還沒亮,淑卿就把我叫醒,然後塞了一包東西給我,帶我

到高雄統聯客運站坐車。

 

 

「下車吧!」


他把車停到車庫之後,這麼跟我說著。


我第二次到他家,走了四樓的樓梯,我邊走邊想,原來,我睡倒在他背上那天,他是

這麼辛苦的把我從樓下背上來。


「要給我什麼東西?」


進到他家之後,他遞了杯水給我,然後對我說。


『嗯...這個...』


我遞了包東西給他,眼神不敢停在他身上太久,因為他現在給我的感覺,是那麼的冰

冷,像個冰塊。


他接過那包東西,又拿起車鑰匙對我說:


「我得出去一下,妳就先在這裡吧!」

 

然後,他轉身離開了我的視線,關上門的聲音,讓我的身體不自覺的顫動了一下。

 


時光彷彿回到那天,我睡在他家的沙發上,醒來後,看著這陌生的一切,還感覺到

奇怪,現在呢?只有愁悵的感覺充斥著整個心情領域。


我慢慢的,走向走廊最底處的那間房間,伸出手撫觸著門,竟然發現我的手在顫抖

著,茫然中,周圍的空氣像是形成一股力量般,推著我的身體,輕聲的對我喊著:


「快進去啊....快進去啊....」

 

 

這是我第一次進到他的房間。

淺米色的房間,棕色的衣櫥,DIY木地板,綠色格子窗簾,淡藍色直線條床單,

海豚圖樣枕頭套,木黃色桌椅,以及一本白色的日記。


「我們不結婚,好嗎?」


這是那本日記封面上唯一的一行字,用他最喜歡的紫色水性筆寫的,

旁邊還畫了個小腳印,塗成黑色的小腳印。

 

 

我的手依然在顫抖著,慢慢的,翻開那本日記。


「日記的願望:

希望哪天,當我不再寫這本日記的時候,妳已經給了我一個否定的

答案,因為那天,我要問妳的問題是:


我們不結婚,好嗎?


林翰聰 10/24/99」

 

 

日記的第一頁,寫著這幾行字。

 

 

 

-待續-

 

 


* 如果肯定的答案難給,那麼,我需要否定的答案。*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202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