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20)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Tue Feb 15 22:55:30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tnews.csie.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


不好!


這是我呆站在語言中心外面,愣傻了好一陣子之後,心裡才浮現出來的答案。


記得那天,當阿明拿著擴音器在文學院外的中庭喊著要我當他女朋友時,

周圍所有圍觀的人無一不屏氣凝神,對我投以等待答案的眼光,

我呢?什麼情況都還沒有搞清楚,突然被阿明來這麼一招,腦子裡除了空白,還是空白

我不知道站在那兒多久後才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有多僵硬,眼神有多呆滯,

臉有多燙。

但我清清楚楚的記得,阿明拿著擴音器對我說的那句話:


「我喜歡妳,想請妳當我的女朋友,好嗎?」


如果那時我心裡沒有阿聰的話,或許我會被他的舉動給感動,但,只是或許而已。

而且感動歸感動,要從感動的範疇裡跨進喜歡的境地,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所以,當我回過神來之後,第一個想到的人是阿聰,所以我第一個想到的答案是....


No!


但我並沒有當場就說No,我只是回頭,往社辦的方向走去,

每一個圍觀的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直到我進了社辦,我才聽到圍觀群眾的討論聲

我拿著我的西洋文學概論的課本,鼓起勇氣再走出社辦,

群眾的討論聲像是被吸塵器吸入的塵埃一樣,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馨慧,妳不需要現在就給我答案,我可以慢慢等。」


阿明或許是看我完全不表態的情況下,在我走出社辦之後,他補上了這句話。

我沒有回答,逕自加快腳步,只想著快點回宿舍,因為我實在不習慣被這麼多人盯著。


「馨慧,我知道妳想回宿舍,但我想先告訴妳,在妳進宿舍之前,

到宿舍服務台領一些東西。」


我停下了腳步,因為他這句話。

要我到服務台領東西?領什麼?他到底做了多少事?


「但是我怕妳搬不上去,所以我去幫妳搬,好嗎?」


周圍的氣氛又回到剛剛的屏氣凝神,對我來說這幾秒鐘的時間像是隔了幾個晝夜,

冗長的沉默之後,我選擇了回頭。

我之所以選擇回頭,並不代表我已經選擇直接面對他的.....表白,

而是我必須先解決掉目前"靈異現象"。

通常這種情況只會出現在電視或電影裡,

所以這種情況對於我這個真實存在於現實生活中的人來說,真的是靈異現象。

我下午還要考試,所以我至少得為了考試的心情,解決目前的......


但我發現我的回頭是錯誤的。


當我回頭看著他時,圍觀的群眾開始不安份,或許他們是會錯意了,

不!我應該說他們是完全會錯意了。

他們開始歡呼,咆嘯,起哄,拍手叫好。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再轉頭走掉也不是,不轉頭走掉也不是,

任由臉上紅熱的感覺漫延到整個身體,僵直的雙腳早在歡呼聲此起彼落時不聽使喚,

這時的我完全沒了戒備,就算有,也是極為薄弱的。


我突然忘了自己回頭是要幹嘛的?被他們這麼一陣叫囂給衝亂,語言中心外的中庭,

又回到我僵硬,他高興的情況。


一陣喧鬧之後,阿明放下擴音器,慢慢走到我面前。


「我真的很喜歡妳....真的很喜歡....」


站在離我約一臂之長的距離,他輕聲的說著。


「每天晚上只要一想到妳,就想打電話給妳,但每次一拿起話筒,

我就馬上失去撥號的勇氣,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很清楚自己在想什麼,

我想除了無法自拔之外,我已經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我到底有多喜歡妳。」


心撲通撲通的跳。


我沒辦法分辨這是哪一種心跳,是感動的?是不知所措的?還是害怕的?

我除了想在地上挖個洞躲起來之外,實在想不出到底有什麼方法?

用什麼表情來面對眼前這一位一點也不喜歡的人給自己的真情告白。


套一句俗語說,『我死會了』,我的心是在阿聰身上的。

是在遠遠離我200公里的地方的那個人身上的,而不是面前這位天天能見到面,

離我僅僅一臂之遙的人身上。


所以,我得跟他說清楚,而且必須很清楚才行。


「如果可以,今天晚上,我想約妳一起吃個飯,好嗎?」他說,


吃飯?這或許是個好機會吧!跟他說清楚的好機會。


『幾點?』我問,而且我問完之後有點後悔。


那群人又是一陣歡呼,咆嘯,起哄,拍手叫好。


「7點,我在妳的宿舍門口等妳。」他說,笑得好開心。

『好...』


我說完之後轉身就走,帶著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離開文學院中庭。

那群圍觀的群眾,在我轉身離開之後不到兩秒鐘的時間,開始向阿明祝賀,

吵雜聲中,我隱約還聽得見文賢學長的聲音對著阿明說:


「好樣的!你終於出運啦!」


這一刻,我想沒有人可以了解我的心情,它是那麼的無奈,而又那麼的揪緊著。

 


「幸福就是當妳戴上這個戒指,點頭對我說YES的時候。」


這時候,我想起阿聰對我說的這句話,我這才知道,我到底有多想他。

 

『阿聰,你一定知道我不想去的,對不對....?』


帶著思念的心情,這句話不自覺的脫口而出,

然而,我想,大概只有迎面而來風聽到吧......!


我好想他.....真的好想他........

 

-待續-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226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