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16)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Wed Jan 26 16:52:27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smallcatBBS


說真的,我已經忘記那通電話的內容了,我只記得在掛掉電話之後,心裡的感覺是...

溫溫的,有點緊繃的,像是掉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又撿回來了一樣。


而我也莫名其妙的答應他,到台中去找他,就因為他說有樣東西要給我,

類似生日禮物的東西。


這讓我很不好意思,因為他跟我同一天生日,但我卻沒有準備任何一樣東西送他,

而他卻記得要送東西給我,於是我在出發到台中之前,買了一張Kenny G的新專輯,

我不知道他喜歡什麼,印象中只記得他喜歡Kenny G的薩克斯風。


我第一次到台中,這是我第一次到台中。


當我在火車站前等他的時候,我的心情是非常緊張的,

因為我跟他已經兩個月沒見面了,他的樣子,我已經不太記得了,

在我的腦海裡,我對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聲音,他的身高,及他讓我忘不掉的背影,

而他的長像,我真的真的已經忘記了....


我從來沒有這麼的害怕再見到一個人,甚至我還害怕著我該用哪種表情面對他,

我該跟他說什麼?第一句話該如何開口?我的頭髮有沒有亂掉?我的臉色蒼白嗎?

我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安,在台中火車站的地下道旁邊,我跺著紊亂的腳步,

握在手中的CD,被手心裡的汗水鋪溼,不斷從我身邊經過的遊客,不斷從我面前

駛出的汽機車,對我來說都是模糊的,模糊的,看不清楚任何一樣東西。


他的速度一樣是那麼快,一樣在15分鐘內趕到,當他在我面前把車停下時,

我幾乎不敢看他,幾乎....


「等很久了?」他說,並且脫下安全帽,

『沒有,一下子而已,你的車呢?』我問,嘴唇在顫抖著,

「地震的時候壓壞了,修好之後換媽媽在開,我現在騎機車,比較方便。」

「喔....」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沒有任何一點點思緒在旋轉,看著我面前的他,

從機車置物箱裡拿出另一頂安全帽,我唯一的感覺是陌生。


「妳幾點的車回台北?」他問,跨上機車,

『八點多,晚上。』我坐上機車,

「那...還有4個多小時,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我戴上安全帽,雙手扶在車後座的支架上,對現在的我來說,這樣陌生的氣氛,

我沒辦法讓自己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去觸碰到他,而且這是我第一次跟他這麼接近,

除了撐在身後的手會痠之外,心裡也是滿滿的不自在。


一路上他沒有跟我說一句話,一句都沒有,我也沒有跟他說一句話,一句都沒有。

他的車就這樣奔馳著,離開了台中市,到了他住的地方,太平。

他往山上騎去,山路很小,路上有些爬山的老阿媽跟老阿公,還有一些不太像房子的

房子。

車子的引擎聲狂嘯著,排氣管裡噴出來的白煙也可以堪稱奇觀,他這時回頭看了看我,

再把頭轉回去,那眼神像是在嘲笑我的身材,讓一台90C.C的機車爬個山都那麼痛苦。


『我會減肥的,你別笑。』我說。


車子經過一小片夜總會,停在一片樹林裡,從這裡看出去,是一片鳥瞰,

一條河,一座橋,還有星羅棋佈的房舍,小的像螞蟻的車子,還有像螞蟻兒子的人們。


「到了。」他說,順便把引擎關掉,

『這是哪裡?』我問,心情因為這一片難得的風景也開始放輕了,

「這裡叫"雲深不知處"。」他說

『雲深不知處?誰取的啊?你嗎?』

「不是,聽說是一位工管科學長取的,他已經畢業了。」

『那他還真有文學涵養啊!』

「從這裡看出去,右邊是太平市,前面是車崙埔,左邊的山路一直走,

可以到南投國姓,這座橋叫一江橋,我的學校在那裡。」


他開始很有順序的向我介紹這片風景的每個地方,包括那看起來像片農園的勤益

技術學院,看他介紹的這麼高興,我真不好意思打擾他。


「好!我介紹完畢!麻煩妳複誦一次!」

『你有毛病啊?』

「呵呵!開玩笑的!」


這片小樹林裡,充斥著我跟他的笑聲。

揮別兩個月,他似乎變得比較開朗,或許是上了大學吧!學校的風氣是會讓一個人

改變他原本的個性的。

氣氛在笑聲的末端開始壓低下來,我的頭腦又回到原本的空白,我相信他也是,

因為我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在中山,過得怎麼樣?」他終於先開口了,

『還不錯!高雄的天氣比台北穩定多了。』

「學校的功課呢?還好吧!我想,依妳的成績,念書的功力....」

『不...我還沒習慣滿是原文的課本....』

「嗯...我也是...」


氣氛又再一次回到剛剛的尷尬,山上的風聲取代了兩人的交談聲。


『這是要給你的,就當是生日禮物吧!』

我從包包裡拿出Kenny G的CD,遞給他,

「謝謝!我以為妳忘了我們的生日是同一天咧!」

『我不會忘記的!我只是懶得記而已。』

「謝謝!」

『好了!你可以說了!叫我來台中要幹嘛?』


他看了看我,笑了一下,然後把手伸進口袋裡摸索著,


「妳閉上眼睛!」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無數不安的心潮往心岸上拍打著,我第一次被要求閉上眼睛,

而且是一個男孩子。


『可以不要嗎?』

「不行!」

『為什麼?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喔!』我學著他的口氣,

「但我相信妳會喜歡接下來的每件事!」


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幹嘛?但我心裡面像是被羽毛騷弄著,又像是被一雙手揪緊著,

心跳早已不知道漏了幾拍....


我還是閉上了眼睛,或許是我被他說的話給吸引吧!我在期待著接下來的事會讓我有

多喜歡。


「閉著眼睛,聽我說完這段話。」他說,而我的心跳加快著。


我無法忘掉那天下午一切,包括那山上吹得我心情輕揚的風,

耳邊有樹葉的悉簌聲,麻雀的巧吟聲,還有他令我悠柔的聲音。


「這兩個月來,我每天都在想著今天的情形,想著這片風景在與妳分享時的情景,

我不斷排練著,台詞也天天在我腦海裡變換,每變一次,我就得寫下來一次,

我不是不找妳,只是我還沒有準備好,也知道妳還沒有準備好,但是每當我想起

妳在離我200公里遠的地方時,我都會害怕,哪天這200公里,會讓我失去妳,

所以我選擇在現在就告訴妳,在妳的心還沒有人進駐之前....」


他握住我的手,放了個東西在我手上。


「我知道這太急了,也知道妳一定會不同意,但我只是想告訴妳,只是希望妳知道,

我想跟妳在一起,一輩子,一輩子.....在一起。」


我睜開眼睛,看了看我手心裡的那個小盒子,墨綠色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因為我打開它的時候,那鑽戒的耀眼,是我沒辦法去形容的。


「妳想知道我心裡所謂的幸福是什麼嗎?我現在就告訴妳....」


我抬起頭來看著他,模糊的,迷茫的,眼淚在眼匡裡泛著。


「幸福就是當妳戴上這個戒指,點頭對我說YES的時候。」


-待續-

 


--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196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