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17)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Thu Jan 27 16:55:21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tnews.csie.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


火車快速的往北直行,夜裡窗外的景色看得不怎麼清楚,因為車廂裡點著燈,

窗戶上看得見的只有車室內的倒影。


火車離開了台中市,經過豐原、苗栗、竹南、新竹,每一站都有人下車,每一站都有人

上車,但我的心裡面,他剛剛上了車,安穩的坐在我心房裡,再也沒有人上車,

而他似乎也不想下車。


從來沒有料想到,他會是我的初戀,也就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個男朋友,曾經我是那麼

得不在乎他,甚至那麼得討厭他,但這一切都好像註定了一樣,就像是他早就在那一

端等我了,而我卻遲到了好久好久。


是的!我喜歡上他了,在那個下午,那片景致,那番話,與那耀光刺眼的鑽戒同時出現

之際,就像男孩子常說的,配合著天時,地利,人合,再怎麼心似冰山的女孩子也會

被溶化,被征服,更何況我這個小冰塊。


當然,我沒有戴上那枚戒指,更沒有說YES,因為我才19歲,我不可能現在就決定我

的將來。

但不可否認的,他確實深深的撼動了我的心,也深深的在我心裡埋下愛情的種子,

而它迅速的滋長著,攀附著心牆,像藤蔓一樣的把整顆心包附著。


那天是10月24日,我跟他在一起的第一天。


我說過,愛情這種東西是會害死人的,一旦染上了它,任何短暫的分離,任何芝麻大小

的事情都會惹得自己心酸,心疼,心痛,心冷,當然也包括心死。而我這個愛情世界裡

的新手,才剛剛接觸到最基本的心酸而已。


在他送我到台中火車站時,天知道我有多不想離開,天知道我有多想再跟他在一起,

就算是陪著他到處亂跑,陪著他發呆,陪著他數螞蟻,甚至是陪著他無聊,我都心甘

情願,只要可以陪著他就好。


「到台北之後,打個電話給我。」

『好....』

「台北可能會下雨,別淋雨喔!」

『好....』

「自己回家時要小心點,別坐計程車。」

『好....』

「如果會冷,就...」

『我只是答應跟你在一起,可沒答應讓你囉哩八嗦喔!』

「來不及了,妳已經答應了,就得照我的話做。」

『但件事情我現在不想照著你的話做。』

「什麼事?」


我從包包裡拿出那墨綠色的小盒子,再打開來看一眼,然後還給他。


『我不想把它帶回家,你幫我保管吧!』我說

「為什麼?這是要給妳的禮物,它就是妳的了啊!」他疑惑的問著,

『這不算是禮物,這對我來說是一種歸屬感。』

他還是一臉疑惑的,

『我不能收著它,至少現在不能,因為我還不是任何人的,我現在屬於我自己,或許

有一天我會戴上它,那表示.........』


火車這時候進站了,轟隆震耳的聲音,掩住了我想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妳說什麼?」

『我回去會打電話給你。』


他拉著我的手,從我的腳步開始往後移動到我上了車,他沒有放開過,從他的眼神中,

我彷彿看見兩個月前,他在台北火車站目送我離開的樣子。


一個短暫的分離,一個誰都不想放開誰的手的場景,一個充滿離情的夜晚,一個隔著

窗戶看著窗外的他的人,還有一滴捨不得離開的眼淚。我想他一定比我更難過,因為

連我都覺得現在的情況,等於是我在離開他,而他只是在原地,靜靜的等待我再回來

的人。


10月24號,1999年,我跟他在一起的第一天。


火車漸漸的開動了,他的身影佇立在月台上,隨著車行漸遠,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我不能收著它,至少現在不能,因為我還不是任何人的,我現在屬於我自己,或許

有一天我會戴上它,那表示你要結婚了,因為我想嫁給你。』


-待續-


--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194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