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4.2〉
時間: Mon Oct 21 22:49:36 2002

 

 

 

        【14】

 

        葉梅桂終於回到幼稚園上班了。
        我的生活習慣,又要再改變一次。


        因為葉梅桂得早點上課,所以我起床時,她已經出門了。
        以前不管是搭捷運或坐公車上班,我總能在出門前,看見她。
        現在突然無法在出門上班前看到她,我覺得好不習慣。
        甚至可以說,我幾乎不想出門。


        葉梅桂到幼稚園上課的第一天,她在茶几上留了一張字條。
        她用一杯半滿的水壓住那張字條,字條上還放了一顆維他命丸。
        字條上寫著:
        「我先出門了,晚上見。」
        然後畫了一朵玫瑰花。


        那朵玫瑰花畫得很仔細,甚至還有枝葉,葉脈條理分明。
        而且每一片花瓣的線條也都很清楚。
        我看著字條上的玫瑰花,一直發呆。
        等我醒來時,已經來不及了。
        那天我遲到了十分鐘。


        我總是把字條小心翼翼地折起,然後收進皮夾。
        每當在公司覺得累時,便會拿出字條,看著玫瑰。
        到今天為止,我皮夾裡已經有了九朵玫瑰。


        我以前在台南時,是騎機車上班。
        剛來台北時,我可以立刻養成搭捷運上班的習慣。
        捷運暫停而改坐公車上班的那段時間,我也能適應。
        又再回到搭捷運上班時,我更可以馬上進入狀況。
        但現在每天上班前看不到葉梅桂,我說什麼也無法習慣。


        在九朵玫瑰的時間中,疏洪道反而跟原杉子走得很近。
        每天中午吃過飯後,他總會拉我過去喝咖啡。
        喝完咖啡後,他會在吧台邊和原杉子聊天。
        有時我會在店門外等他,如果等得久了,我就先回公司。
        他也因此在下午上班時,遲到了幾次。
        不過他根本毫不在乎。


        今天我又在原杉子的店門外,等著疏洪道。
        看看手錶,準備回公司上班時。疏洪道突然跑出來跟我說:
        「小柯,陪我去買花吧。」
        『買花幹嘛?』
        「我想送原杉子花啊。」
        『自己去買。』
        「那你說,該買什麼花?」
        『我不知道啊。』


        「什麼?」疏洪道很驚訝:「你不知道?」
        『對啊,我不知道。怎麼樣?』
        「身為一個工程師,你竟然不知道要買什麼花?」
        『那你就知道?』
        「我當然知道啊。」
        『既然你知道,又何必問我?』
        「我不是在問你,我是在考你。沒想到你連這個都不知道,真可憐。」
        『喂!』


        我轉身要回公司上班時,疏洪道死拉活拉,還是把我拉去花店。
        花店就在原杉子的咖啡店右邊的巷子內。
        這家花店不在我回公司的路上,所以我從來沒經過。
        一到了花店,疏洪道馬上走進去挑選花朵。
        而我卻被店門口左右兩邊牆上,用花拼湊成的字吸引住目光。
        左邊牆上的字是:「苦海無邊」;
        右邊牆上的字是:「回頭是岸」。


        老闆走出來看到我後,微微一笑,然後對我說:
        「施主,你終於來啦。」
        我楞了一下,仔細打量著他。
        葉梅桂的生日已過,我不應該再碰到奇怪的人啊。
        『我認識你嗎?』我很疑惑地問他。


        「心中有海,眼中自然就會有海。」
        他說完後,意味深長地對我笑一笑。
        我終於想起來了,那是我剛到台北找房子時,所碰到的一個房東。
        他看我的神色似乎是已經知道他是誰,於是又笑著說:
        「想不到還能再碰到你,我們真是有緣。」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白天在這裡經營花店,晚上才回家。」
        『喔。』我應了一聲:『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我第一次看到你時,便對你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是嗎?』
        「嗯。」他點點頭:「從你的面相看起來,你是個很執著的人。」
        『執著?』
        「也就是說,在貪、嗔、痴三毒中,你的“痴”,非常嚴重。」
        『為什麼?』
        「因為你是白痴。」
        『喂!』


        「哈哈……」他突然笑得很爽朗:「你的反應還是一樣,很直接。」
        我開始想裝死不理他,略偏過頭,看著還在挑選花的疏洪道。
        「那位先生…」他手指著疏洪道:
        「也是執著的人。但你們兩個人的執著方式不同。」
        『哪裡不同?』這讓我起了好奇心,只好問他。
        「那位先生和你一樣,都很喜歡花。」他笑了笑:
        「但他執著的地方在顏色,他只喜歡黃色的花。而你……」
        『怎樣?』
        「你卻只喜歡一種花。」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他又微微一笑,突然問我:
        「就像花園裡百花齊放,你能一眼看出你最喜歡哪種花嗎?」
        『當然可以。』
        「是哪種花?」
        『玫瑰。』
        「什麼樣的玫瑰」
        『在夜晚綻放的玫瑰花,夜玫瑰。』
        他聽完後,笑著說:「這難道還不執著嗎?」
        我微微發楞。


        「好,讓我再問你。」他看著我:「是哪一朵呢?」
        『什麼意思?』
        「你喜歡哪一朵夜玫瑰呢?」
        『這……』
        我突然答不出來,站在當地,發楞了許久。


        在我發楞的同時,疏洪道已選好花朵,讓老闆包好,並付了帳。
        疏洪道走出店門,拉我準備離開時,我才回過神。
        我走了幾步,停下腳步。轉過頭看著那個老闆,剛好接觸他的視線。
        「不要忘了我第一次看到你時,所說的話。」他說。
        『你說了什麼話?』
        「我們不能用肉眼看東西,要用“心”來看。」
        『所以呢?』
        「所以心中有海,眼中自然就會有海。」


        我還想再問時,疏洪道又拉著我走開。
        我邊走邊想,試著理出頭緒。
        到了公司樓下,卻發現疏洪道不見了。
        他大概是經過原杉子的店門口時,就進去了。
        看來他今天下午上班,又會遲到。

 

                                                【夜玫瑰】〈14.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