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3.5〉
時間: Thu Oct 17 23:00:53 2002

 


        回到七C,我們分別在沙發上坐定後,葉梅桂說:
        「喂,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事?』
        「我今天把工作辭了,下星期開始,就不必去上班了。」
        『啊?』我大吃一驚,不禁站起身。
        「幹嘛那麼驚訝?」
        『當然驚訝啊。為什麼辭了呢?這樣的話,妳怎麼辦?』
        「你會擔心嗎?」
        『會啊。』
        「你騙人。」
        『喂!』


        葉梅桂看了我一眼,然後笑出聲音。
        『有什麼好笑?』
        「沒事。」她停止笑聲,簡單回答。
        然後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喂!』
        「幹嘛?」
        『妳還沒告訴我,為什麼要把工作辭掉。』
        「哦。」她的視線沒有離開電視,淡淡地說:
        「不把工作辭掉,怎麼回去當老師呢?」


        『玫瑰。』我不自覺地叫了她一聲。
        「幹嘛?」
        『我好感動。』
        「你有病。」
        『妳真的要回去當老師嗎?』
        「是呀。」
        『玫瑰!』我又叫了一聲。
        「又想幹嘛?」
        『我真的好感動。』
        「你真的有病!」


        『小皮!』我叫了小皮一聲,小皮慢慢走向我。我抓起牠的前腳:
        『太好了,姐姐又要回去當老師了。』
        「當老師有什麼好高興的。」
        『那是妳喜歡的工作啊,我當然很高興。』
        我走近她的沙發,伸出右手:
        『來,我們握個手,表示我誠摯的祝賀之意。』
        「無聊。」她伸出右手輕拍了一下我的右手。


        『那妳打算到哪裡教呢?老師這工作好找嗎?』
        我坐回沙發,想了一下,又問她。
        「我今天跟以前的園長通過電話,他歡迎我回去。」
        她把電視關掉,轉頭看著我:「所以我下星期就會回去當老師。」
        說完後,她的嘴角揚起笑意。


        『玫瑰!』我很興奮地站起身,朝她走了兩步。
        我走的速度太快,以致於跨出第二步時撞到茶几,我痛得蹲下身子。
        「怎麼了?」她低下頭,聲音很溫柔:「痛不痛?」
        『我腳好痛,可是心裡很高興。』
        「幹嘛這麼激動?」她伸出右手,輕拍一下我的頭。然後說:
        「有沒有受傷?」
        『擦破了一點皮而已。』我撩起褲管,看了一眼。
        「你坐好,我去拿紅藥水。」說完後,她站起身走回房間。


        葉梅桂走出房間後,手裡多了紅藥水和棉花棒。
        她用棉花棒沾了一些紅藥水,然後蹲下身問我:
        「傷口在哪裡?」


        我正準備低頭指出傷口的位置時,她又問我:
        「對了,你今天吃飯的情形怎麼樣?」
        『愛爾蘭,愛爾蘭,愛你的……』我也做一次開花動作:『蘭。』
        「你在幹嘛?」
        她抬頭看著我,眼神很疑惑。


        『這是今天跟我吃飯的那個女孩子的招牌動作。』
        「你今天不是跟你大學同學吃飯?」
        『是啊。可是他說要幫我介紹女孩子……』
        話一出口,我暗叫不妙。
        果然她把棉花棒拿給我,說:「你自己擦吧。」
        然後她站起身,坐回沙發,又打開電視。


        我手裡拿著棉花棒,僵了一會,才說:
        『我要去吃飯之前,並不知道他要幫我介紹女孩子啊。』
        她並沒有理我,拿著遙控器,換了一次頻道。
        『如果早知道他要介紹女孩子給我,我一定不會去的。』
        她仍然不理我,電視頻道轉換的速度愈來愈快。
        『管她是什麼花,蘭花又如何?我還是覺得玫瑰最漂亮。』
        電視的頻道停在Discovery,但她還是不理我。
        『下次他找我吃飯時,我會先問清楚。如果他又要介紹女孩子給我,
          我一定大親滅義。』


        「小皮。」她低頭叫了一聲,然後手指著我:
        「去問那個人,什麼叫大親滅義?」她講“那個人”時,還加重音。
        『喔。我跟妳比較親,跟他則有朋友之義,當然要大親滅義。』
        「哼。」她哼了一聲後,說:「小皮,去叫那個人快點擦藥。」
        『喔。』我低下頭,突然不想擦藥,只是在傷口周圍畫了一圈。
        然後又畫了一個箭頭,寫了幾個字。
        「小皮。」她又叫了一聲:「去問那個人,為什麼擦藥要那麼久?」
        『喔,是這樣的。妳看看。』
        我把腳舉起,上面寫了紅色的字:「傷口在這裡 → ⊙」。


        「喂!」她突然站起身:「你在幹嘛?」
        『妳剛剛問我一句:傷口在哪裡?』我也站起身說:
        『我想我應該要回答妳的。』
        「小皮!」她突然聲音變大:「去告訴那個人,他可以再無聊一點!」
        我馬上坐下來,用棉花棒沾紅藥水,乖乖地塗抹傷口。
        「小皮。去告訴那個人,電視機下面第一個抽屜,有OK繃。」
        我走到電視機旁,打開抽屜,拿出OK繃,貼在傷口上。


        「小皮。去告訴那個人,以後不要再這麼不小心了。」
        原本小皮在她叫「那個人」時,頭在我和她之間,輪流擺動。
        沒想到小皮這次卻向我走過來。我低下身,在牠耳邊說了一句。
        「小皮。那個人說了什麼?」
        我又在小皮耳邊,再說一次。
        「喂!你到底說什麼?」
        『小皮沒告訴妳嗎?』
        「喂!」
        『我說我以後會小心的。』
        「哼。」


        然後我們都坐了下來,Discovery頻道正播放一個洪水專輯。
        我很仔細地看著電視,因為這跟我有關,而且我必須認真研究。
        葉梅桂似乎看出我的專注,便不再轉台,只是靜靜地陪我看電視。
        節目結束後,我看了看牆上的鐘,快11點半了。

 

                                                【夜玫瑰】〈13.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