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3.2〉
時間: Thu Oct 17 22:53:49 2002

 

 

 

        【13】


        我又回到剛來台北上班時的生活習慣,八點20起床,八點半出門。
        葉梅桂便又開始比我早五分鐘出門。
        以前我們維持這種出門上班的模式時,她出門前並沒有多餘的話。
        如今她會多出一句:「我先出門了,晚上見。」
        我則會回答:『嗯,小心點。』


        她還會在客廳的茶几上,留下一顆維他命丸,與一杯半滿的水。
        我會喝完水、吞下藥丸,再出門。
        當然如果不是穿著北斗七星褲的話,我還得跟小皮拉扯一番。


        也許是習慣了擁擠,或者說是習慣了這座城市,
        我不再覺得,在捷運列車上將視線擺在哪,是件值得困擾的事。
        下班回家時,也不再有孤單和寂寞的感覺。
        我只想要趕快看到陽台上那盞亮著的燈,
        還有客廳中的夜玫瑰。


        改變比較多的,是我的工作量。
        剛上班時,我的工作量並不多,還在熟悉環境之中。
        但現在我的工作量,卻大得驚人,尤其是納莉颱風過後。
        為了不想讓葉梅桂在客廳等太久,我依然保持七點半離開公司的習慣,
        但也因此,下班時的公事包總是塞得滿滿的。
        而我睡覺的時間,也比剛上班時,晚了一個半鐘頭。


        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飯洗完澡,在客廳陪葉梅桂說一下話後,
        我就會回房間,埋首於書桌前。
        然後我在房間的書桌,她在客廳的沙發,度過一晚。
        由於我和她都很安靜,又隔了一道牆,因此往往不知道彼此的狀況。
        於是每隔一段時間,我會走出房間看看她的樣子。
        如果她依然悄悄地綻放,我就會放心地回到書桌上。


        而她也會每隔一段時間,從我半掩的房門探進身來看看我。
        當眼角的餘光瞄到她時,我會立刻轉過頭看著她。
        她有時是笑一笑,就回到客廳;
        有時則問我要不要吃點什麼?或喝點什麼?


        即使我已經比以前晚一個半鐘頭才睡覺,我仍然比葉梅桂早睡。
        因此睡覺前我還會到客廳跟她說說話,和逗逗小皮。
        『我先睡了,妳也早點睡。晚安。』
        「嗯,晚安。」
        這通常是我們在每一天要結束前,最後的對白。


        偶爾我覺得這種對白太單調,便會在進房間睡覺前跟她說:
        『玫瑰。』
        「幹嘛?」
        『願妳每個沈睡的夜,都有甜蜜的夢。』
        「你有病呀。」
        『還有,妳睡覺時,習慣舉右手?還是左手?』
        「我怎麼會知道。」
        『如果妳習慣右手高舉,會很像自由女神喔。』
        「無聊。」
        『還有……』
        「你到底睡不睡?」
        『是。馬上就睡。』然後我會立刻閃身進房。


        工作量變大並不怎麼困擾我,最困擾我的是,跟老闆之間的相處。
        主管對我的工作表現,還算滿意,常會鼓勵我。
        可是老闆對我,總是有些挑剔。


        「小柯,你的辦公桌未免太亂了吧。」老闆走近我的辦公桌。
        我沒說話,只是探頭往疏洪道更亂的辦公桌上看了看。
        「你不必跟他比較,他比你亂又如何。難道可以因為別人已經搶劫,
          你就認為你偷東西是對的?」
        『這……』
        「一位優秀的工程師應該是井井有條、有條不紊,你連辦公桌都無法
          整理好,工作怎麼會認真?」
        我只好放下手邊的工作,開始收拾辦公桌。


        而我和老闆對工作上的意見,也常會相左。
        「我們是工程顧問公司,不是行政單位,只能做建議。」老闆說。
        『我知道。所以我們更應該提供專業上的意見。』
        「你知道你所謂的“專業意見”,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我不懂你所謂的影響是指哪方面?』我問。
        「反正這些意見不能出現在報告中。」老闆淡淡地回答。
        『為什麼不行?難道有錯嗎?』
        「也許是對的,但我不管。總之,照我說的做。」
        『可是……』
        老闆揮揮手,阻止我再說下去,然後說:「你可以走了。」
        我只好離開他的辦公室。


        每當我跟老闆有一些衝突時,疏洪道總會勸我:
        「你知道河流都怎麼流嗎?」
        『就這樣流啊。』
        「河流總是彎彎曲曲地流,這樣流長會比較大,坡度才不會太陡。」
        『這我知道啊。』
        「所以囉……」疏洪道拍拍我肩膀,笑了笑:
        「你這條河流太直了,應該要再彎一點。」


        疏洪道平常很白爛,可是規勸我時,卻很溫和與正經。
        我心裡很感激他。
        我在台北,除了疏洪道和我大學同學 - 藍和彥(攔河堰)外,
        幾乎沒有所謂的朋友。
        當然,我是沒有把葉梅桂算在內的。


        因為在我心裡面,葉梅桂不只是朋友。
        在我的感覺中,她應該比較像是親人或家人。
        或是一種,在生活中有了她會很習慣與安心,
        但從沒想過沒了她會如何的那種人。


        所以我一旦想到,要將我與葉梅桂歸納為何種關係時,
        總會很自然地跳過。
        不管是朋友、親人還是家人,都無所謂。
        反正對我而言,她是一朵嬌媚的夜玫瑰。


        今天早上,老闆看到我時,又跟我說:
        「小柯,你的衣服太花了,一位優秀工程師的穿著應該很素淨。」
        我低頭看了看我的衣服,是藍格子襯衫,也就是疏洪道所說的,
        格格blue那件。
        老闆走後,疏洪道幸災樂禍地笑著。


        中午和疏洪道吃過飯後,他又提議要一起喝杯咖啡。
        好像只要他看到我挨老闆的罵時,都會想跟我喝咖啡。
        於是這陣子,我幾乎天天喝咖啡。
        今天我心血來潮,帶他到原杉子姐妹所開的咖啡店。

 

                                                【夜玫瑰】〈13.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