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2.5〉
時間: Tue Oct 15 18:51:42 2002

 


        「在我的學生中,我最喜歡一個叫小英的小女孩,她眼睛又圓又大,
          臉頰總是紅撲撲的,笑起來好可愛。只要一聽到她叫我玫瑰老師,
          我就會想抱起她。下課後,我常會陪著她,等她母親接她回去。」
        葉梅桂轉頭朝向窗外,然後說:
        「有一天,卻是她父親來接她回去。」
        『為什麼?』
        「因為小英的母親生病。」
        『喔。』
        「那天他跟我聊了很多,我反正下課後也沒事,就陪他多聊了一會。」
        『然後呢?』


        「從此,她父親便常常來接她回家。」
        『喔。』
        「每次來接小英時,他總會跟我說說話。有時他說要順便送我回家,
          但我總認為不適當,就婉拒了。」
        『嗯。』
        「有一天,他突然告訴我,他很喜歡我……」
        『啊?』我心頭好像突然被針刺了一下,於是低聲驚呼。


        「幹嘛?」
        『沒什麼。只是……只是突然覺得有點刺耳。』
        「刺什麼耳?我又不喜歡他。」
        『還好。』
        「還好什麼?」
        『還好妳不喜歡他。』
        我鬆了一口氣。


        「如果我喜歡他呢?」
        『那當然不行。』
        「為什麼不行?」
        『因為這樣會破壞人家的家庭。』
        「如果是小英的叔叔喜歡我呢?」
        『那還是不行。』
        「如果是小英的舅舅喜歡我呢?」
        『不行。』
        「如果是小英的哥哥呢?」
        『不行就是不行。只要是男的就不行。』
        「為什麼?」
        『妳少囉唆。』
        「喂!」


        『好啦,妳繼續說,別理我。然後呢?』我問。
        「我聽到他說喜歡我以後,心裡很慌亂,下課後便不再陪著小英。」
        『嗯。』
        「結果他便在下課前來到幼稚園,在教室外等著。」
        『他這麼狠?』
        葉梅桂瞪了我一眼,接著說:
        「我總是盡量保持距離,希望維持學生家長和老師間的單純關係。」
        『嗯,妳這樣做是對的。』


        「漸漸地,其他學生家長和同事們覺得異樣,於是開始有了流言。」
        『妳行得正,應該不必在乎流言的。』
        「可是這些流言後來卻傳入小英的母親耳裡。」
        『那怎麼辦?』
        「我想不出解決的辦法,又不想面對別人異樣的眼光,便想離開這家
          幼稚園。」
        『妳就是這樣不再當幼稚園老師?』
        「如果只是這樣,我還是會當老師,只不過是在別家幼稚園而已。」
        『難道又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打算要離開前,就聽說小英的父母離婚了。」
        『啊?妳怎麼知道?』。
        「有一天小英的母親跑進教室,把小英抱走,臨走前看了我一眼。」
        葉梅桂也看了我一眼,接著說:
        「我永遠記得她那種怨毒的眼神。雖然只有幾秒鐘,我卻覺得好長。」


        葉梅桂轉動一下手中的咖啡杯,嘆口氣說:
        「她又在小英耳邊說了幾句話,然後手指著我。小英的眼神很驚慌,
          好像很想哭卻不敢哭,只是睜大眼睛看著我。說來奇怪,我彷彿從
          小英的眼神中,看到了18歲的自己。沒想到我竟然成了我最痛恨的
          那種人。隔天就有人告訴我,小英的父母離婚了。」
        『這並不能怪妳啊。』
        「話雖如此,但我無法原諒自己。馬上辭了工作,離開這家幼稚園。」


        「原本想去別家幼稚園,但我始終會想起小英和她母親的眼神。」
        她端起咖啡杯,發現咖啡已經沒了。無奈地笑了笑,改喝一口水,說:
        「後來我就搬了家,搬到現在的住處。勉強找了份工作,算是安身。」
        『妳不喜歡現在的工作吧?』
        「不算喜歡。但我總得有工作,不是嗎?」她反而笑了笑:
        「我才不想讓我父母覺得我沒辦法養活自己呢。」
        『喔。』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應了一聲。


        「我每天下班回家,總覺得空虛和寂寞,常常一個人坐在客廳發呆。
          跟同事們相處,也隔了一層。我喜歡聽小孩子的笑聲,她們則喜歡
          名牌的衣物和香水,兜不在一塊。後來我發現了小皮……」
        『就是那隻具有名犬尊貴血統的小皮?』
        「你少無聊。」她瞪了我一眼,繼續說:
        「牠總是趴在巷口便利商店前,我去買東西時,牠會站起身看著我,
          搖搖尾巴。我要走時,牠會跟著我走一段路,然後再走回去。」
        『嗯,果然是名犬。』我點點頭。


        「有一晚,天空下著雨,我去買東西時,並沒有看到牠,我覺得有些
          訝異。等了一會,正想撐開傘走回去時,卻看到小皮站在對街。」
        『喔?』
        「牠看到我以後,就獨自穿越馬路想向我跑來。可是路上車子很多,
          牠的眼神很驚慌,又急著跑過來,於是跑跑停停。我記得那時有輛
          車子尖銳的煞車聲,還有司機的咒罵聲,我心裡好緊張又好害怕。
          等牠快走到這邊時,我立刻拋下手中的傘,跑出去緊緊抱著牠。」
        『為什麼?』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小皮跟我好像好像。我只知道那時雨一直
          打在我身上,而我的眼淚也一直掉。」
        她似乎回想起那天的情況,眼睛不禁泛紅。
        她趕緊做了一次深呼吸,再緩緩地說:
        「那晚我就抱牠回家了,一直到現在。」
        她又看著窗外,光線逐漸變紅,太陽應該快下山了。


        『小英和她母親的眼神,也是淤積在妳心裡的泥沙,應該要清掉。』
        「我知道。可是畢竟是因為我,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妳有做了什麼嗎?』
        「沒有。」
        『那又怎麼會跟妳有關?』
        「可是……」
        『我舉個例子給妳聽,好不好?』
        葉梅桂看著我,點點頭。


        『有個小孩在陽台上不小心踢倒花盆,花盆落地,嚇到貓,貓驚走,
          狗急追,騎機車青年為閃躲狗而騎向快車道,後面開車的女人立刻
          緊急煞車,最後撞到路旁的電線桿而當場死亡。妳以為,誰應該為
          開車女人的死負責?小孩?花盆?貓?狗?青年?還是電線桿?』
        「你在胡說什麼?」
        『妳以為,只是因為小英的父親認識妳,然後喜歡妳,才導致離婚?』
        「難道不是這樣嗎?」


        『那妳應該怪幼稚園的園長。』
        「為什麼?」
        『如果他不開幼稚園,妳就不會去上班,小英也不會去上課,那麼
          小英的父親就不會認識妳,於是小英的父母便不會離婚。』
        「這……」葉梅桂張開口,欲言又止。
        『如果玩這種接龍的遊戲,那麼一輩子也接不完。』
        她看了我一眼,低頭不語。


        『就以我跟妳來說吧,妳認為我們之所以會認識,是因為誰?』
        「是因為小皮吧。」葉梅桂微微一笑:
        「如果不是小皮把我大學同學氣走,你就不會搬進來了。」
        『為什麼不說是因為妳?如果妳不抱小皮回去,她就不會搬走啊。』
        「說得也是。」
        『那我也可以說,是因為台南公司的老闆,我們才會認識。』
        「為什麼?」
        『如果那個老闆不跑掉,我也不會上台北,當然就不會認識妳啊。』
        「哦。」她應了一聲。


        『所以囉,不要玩這種接龍的遊戲。妳應該再回去當老師的。』
        「這樣好嗎?」
        『我只想問妳,妳喜不喜歡當老師?』
        「喜歡。」
        『妳能不能勝任當老師的工作?』
        「可以。」
        『那就回去當老師吧。』
        葉梅桂安靜了下來,窗外也漸漸變暗,太陽下山了。

 

                                                【夜玫瑰】〈12.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