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2.1〉
時間: Tue Oct 15 18:48:13 2002

 

 

 

                我很想舉步向前,可是我發覺,腳竟然在發抖。
                那一定是既緊張又興奮的關係,因為我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
                而學姐卻只是站在當地,沒說話,也沒有多餘的動作。


                我偷偷深呼吸了幾次,心跳平穩後,又想舉步向前。
                可是腳好像被點了穴,只好用全身的力量想衝開被點的穴道。
                眼角的餘光正瞄到兩位學長向學姐走近,在千鈞一髮之際,
                我終於衝開穴道,踉蹌地跑到學姐面前。
                學姐大概是覺得很好笑,笑得頻頻掩嘴。


                挺胸收小腹、面帶微笑、直身行禮、膝蓋不彎曲。
                這些邀舞動作的口訣我已經默背了好多遍了。
                『學姐,我……我可以請妳跳舞嗎?』
                右手平伸,再往身體左下方畫一個完美的圓弧。


                說完了話,做完了邀舞動作,我的視線盯著學姐的小腿。
                如果學姐答應邀約,她的右手會輕拉裙襬,並彎下膝。
                我只好期待著學姐的膝蓋,為我彎曲。


                「真是的。腰桿沒打直、膝蓋還有點彎,動作真不標準。」
                我耳邊響起學姐的聲音:
                「笑容太僵硬,不像在邀舞,好像跟人討債。」
                我不禁面紅耳赤,心跳又開始加速。


                「但是,我卻想跟你跳夜玫瑰。」
                學姐說完後,我終於看到她彎下的膝。
                我抬起頭,學姐笑著說:
                「下次動作再不標準,我就罰你多做幾次。」
                然後拉起我右手:「我們一起跳吧。」


                我們走進男內女外的兩個圓圈,就定位,學姐才放開手。
                在人群依序就定位前,學姐靠近我耳邊,低聲說:
                「這是戀人們所跳的舞,所以任何踩踏的舞步都要輕柔……」
                不等學姐說完,我立刻接上:
                『千萬不要驚擾了在深夜獨自綻放的玫瑰。』
                「你的記性真好。」學姐笑了笑,給我一個讚許的眼神。


                『外足交叉於內足前、內足原地踏、外足側踏……』
                我口裡低聲喃喃自語舞步的基本動作,很像以前考聯考時,
                準備走進考場前幾分鐘,抓緊時間做最後複習。
                「學弟。」學姐見我沒反應,又叫了聲:「學弟。」
                『啊?』我突然回神,轉頭看著她。


                「想像你現在身在郊外,天上有一輪明月,你發現有一朵玫瑰
                  在月色下正悄悄綻放。你緩緩地走近這朵玫瑰,緩緩走近。
                  它在你眼睛裡愈來愈大,你甚至可以看到花瓣上的水珠。」
                「學弟。」學姐微微一笑:「你想偷偷摘這朵玫瑰嗎?」
                『當然不是啊。』
                「那麼,你幹嘛緊張呢?夜玫瑰正開得如此嬌美,
                  你應該放鬆心情,仔細欣賞。不是嗎?」


                我的身軀遮住了從背後投射過來的光線,
                眼前的學姐便完全被夜色包圍。
                是啊,學姐正如一朵夜玫瑰,我只要靜靜欣賞,不必緊張。


                夜玫瑰的口中哼著夜玫瑰這首歌,跳著夜玫瑰這支舞。
                夜玫瑰在我眼睛裡不斷被放大,最後我的眼裡,
                只有在月色映照下的,黑夜裡的那一朵紅。
                我待在夜玫瑰身邊,圍繞、交錯、擦肩。
                腳下也不自覺地畫著玫瑰花瓣,一片又一片。
                直到音樂的最後:「花夢託付誰……」。


                舞蹈結束,我仍靜靜地看著嬌媚的夜玫瑰。
                直到響起眾人的鼓掌聲,才驚擾了夜玫瑰,還有我。
                「學弟,跳得不錯哦。」
                『真的嗎?』
                「嗯。」學姐笑一笑,點點頭。


                那天晚上,離開廣場後,學姐跟我說:
                「學弟,你已經敢邀請舞伴了,我心裡很高興。」
                『謝謝學姐。』
                「以後應該要試著邀別的女孩子跳舞,知道嗎?」
                『好。』
                學姐笑了笑,跨上腳踏車,離去。


                往後的日子裡,我遵照學姐的吩咐,試著邀別的女孩子跳舞。
                我的邀舞動作總是非常標準,甚至是標準得過頭,
                常惹得那些女孩們發笑。
                偶爾我也會邀學姐跳舞,但那時我的邀舞動作,卻變的很畸形。


                「腰桿要打直,說過很多遍了。來,再做一次。」
                「笑容呢?要笑呀。再笑一次我看看。」
                「膝蓋不要彎呀,邀舞是一種邀請,並不是乞討。」
                學姐在拉著我進入圓圈時,總會糾正我的動作。
                然後罰我多做幾次。
                我被罰得很開心,因為只要能跟學姐一起跳舞,我便心滿意足。


                我期待夜玫瑰這支舞再度出現的心情,比以前更殷切。
                但這次等的時間更久,超過一年三個月。


                當夜玫瑰這支舞終於又出現時,我的大三生涯已快結束。

 

 

                                                【夜玫瑰】〈12.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