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1.4〉
時間: Mon Oct 14 02:23:57 2002

 


        我跑到葉梅桂身旁,她瞪了我一眼。
        『對不起。我……』
        「別說了。上車吧。」
        『待會我該怎麼說話?要說什麼?不該說什麼?還有……』
        「別擔心。我根本不在乎我爸爸喜不喜歡你,所以你想怎麼說話,
          就怎麼說話。如果你可以惹他生氣,搞不好我還會感激你。」


        『對啊。』我恍然大悟:『我只是假裝是妳男朋友而已。』
        「這不是假不假裝的問題。」
        『嗯?』
        「如果你真的是我男朋友,我只在乎我喜不喜歡你,幹嘛在乎別人
          是否也喜歡呢?」
        她從皮包裡拿出一張面紙:「你流了一身汗,先擦擦汗。」
        我接過面紙,擦擦臉。
        「上車吧,笨蛋。」她笑了一笑。


        聽到葉梅桂這麼說,我心情便輕鬆多了。
        剩下的,只有對她父親的好奇心。
        我正在腦中想像她父親的模樣時,葉梅桂停下車,轉頭告訴我:
        「到了。」
        『這麼快?』
        「嫌快的話,我可以再載你到附近晃一圈。」
        『喔。』我趕緊下車。


        我看了一眼餐廳大門,餐廳的門面看來金碧輝煌、燦爛奪目,
        好像是專供有錢人來揮霍的餐廳。
        『今天誰請客?』我問葉梅桂。
        「我爸爸。」
        『還好。』我拍拍胸口。
        「進去吧。他已經在裡面了。」
        『嗯。』
        「別擔心,做你自己就行。就當吃一頓免費的大餐。」她笑著說。


        服務生領著我們左拐右彎,還經過一個假山和小花園,
        最後來到一個靠窗的餐桌。
        葉梅桂的父親靠窗坐著,看到我們,笑了一笑,算是打招呼。
        她也坐進靠窗的座位,和她父親面對面,我則坐在她左手邊。
        他看起來應該比實際的年齡年輕,照理說他應該有50幾歲,
        但看起來卻只有40出頭。
        他穿著深灰色襯衫,戴一副銀框眼鏡,臉頰和身材都很清瘦。
        眼神是明亮的,笑容卻很溫和。


        「我男朋友。」她坐下前,看了他一眼,左手指著我,聲音很平淡。
        「你好。」她父親站起身,伸出右手。
        『伯父您好。』我急忙也伸出右手,跟他握了握。
        「請坐,別客氣。」握完了手,他說。
        『謝謝。』我等他坐下,我再坐下。


        「怎麼稱呼?」他看著葉梅桂,問了一句。不過葉梅桂沒有回答。
        我正納悶為什麼她沒有回答時,她轉過頭看了看我,說:
        「喂,人家問你怎麼稱呼。」
        『人家是問妳吧,妳怎麼……』我話還沒說完,她很用力瞪我一眼。


        我恍然大悟,急忙站起身:『伯父您好,我姓柯。』
        他微微一笑:「柯先生。別拘束,請坐。」
        『不敢當。伯父您叫我小柯就可以了。』
        「好,小柯。請坐吧。」
        我慢慢坐了下來,葉梅桂湊近我耳邊低聲說:
        「不要用“您”,用“你”就行。」
        『喔。』我點點頭。


        服務生遞上菜單,我們三人一人一份。
        「玫瑰。」他的聲音很溫柔:「喜歡吃什麼,就點什麼。」
        「嗯。」她只簡單應了一聲。
        「不用幫妳男朋友省錢,今天爸爸請客。」他笑著說。
        「我知道。」葉梅桂的聲音,依然平淡。


        我曾經說過,葉梅桂的聲音是有表情的。
        我可以從她的聲音中,“看”到她喜怒哀樂的表情。
        如果聲音的樣子,真的可以傳達情感,那麼他們父女,就是個中高手。
        葉梅桂的父親毫不掩飾地展現他的溫情,但她顯然並不怎麼領情。


        「小柯,盡量點,不必客氣。」他轉頭朝著我,帶著微笑。
        『好。謝謝。』我點點頭。
        葉梅桂把菜單拿給我,說:「你幫我點吧。」
        『要吃蒼蠅自己抓。』我把菜單又遞給她。
        「什麼意思?」她並未接下菜單。
        『這是台語。意思是想吃什麼,就要自己點。』
        「無聊。」
        『不要辜負妳爸爸的好意,這樣不好。』我湊近她耳邊,低聲說。
        她雖然又瞪我一眼,但終於接下菜單。


        點完了菜,他笑了笑,語氣很和緩問我:
        「請問你在哪高就?」
        『我在工程顧問公司上班,當副工程師。』
        「喔。」他頓了頓,再問:「是什麼樣的工程呢?」
        『水利工程。』
        「嗯,不錯。工作很忙吧?」
        『還好。不算太忙。』
        「嗯。玫瑰不會給你添麻煩吧?」
        『不會。她時常照顧我,應該是我給她添麻煩。』
        「是嗎?」他溫柔地看著葉梅桂:「玫瑰真是個好女孩。」
        『是啊。』我笑了笑。


        服務生端上菜,並一一幫我們分開兩根筷子,再遞給我們。
        葉梅桂的爸爸等服務生走後,說:「來,一起吃吧。」
        葉梅桂欲伸出筷子,我急忙抓住她的左手臂,她轉頭瞪我:
        「幹嘛?」
        『得讓伯父先夾菜,我們才能動筷子。』
        「小柯不必這麼客氣,隨意就行。」他依然笑容可掬。
        『這是作晚輩的基本禮貌。伯父,請先夾菜吧。』
        他笑了一笑,伸筷子夾了一點菜到碗裡,我才放開抓住葉梅桂的手。
        「你太入戲了,笨蛋。」她又低聲在我耳邊說。


        「玫瑰。爸爸後天中午,就要回加拿大了。」
        「哦。」葉梅桂應了一聲。
        「如果可以的話,妳能不能到機場……」
        「我要上班,沒空。」不等他的話說完,她便接了一句。
        『後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我說。
        「我要加班,不行嗎?」她轉過頭,瞪著我說。


        『我從來沒看過妳在星期六加班。』
        「這個禮拜六就要加班。」
        『哪有那麼巧的事。』
        「偏偏就是這麼巧。」
        『加班還是可以不去的。伯父都要走了,還加什麼班。』
        「你……」葉梅桂似乎很生氣。
        「沒關係的。」他笑一笑:「上班比較重要。」
        他雖然這麼說,但眼神還是閃過一絲遺憾和失落。


        「小柯,你跟玫瑰是怎麼認識的?」他顯然想轉移話題。
        『這個……』我覺得如果說是住在一起,應該不恰當,只好說:
        『是朋友介紹的。』
        「是這樣啊。哪個朋友呢?」
        『是玫瑰的朋友,玫瑰都叫他小皮。』
        她聽完後,忍不住轉頭看著我,臉上一副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


        「喔。」他點點頭,又笑著說:「玫瑰一定讓你吃了一些苦頭吧?」
        『不是一些,是很多。』
        他笑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較為明朗的笑。
        「真是難為你了。」他止住笑聲,微微一笑。
        『不會的。頭可斷、血可流,玫瑰不可不追求。』我說。
        他又笑了起來,而葉梅桂則瞪我一眼。


        「那你一定很喜歡玫瑰吧?」他又問。
        我愣了一下,瞄了葉梅桂一眼,想向她求助。
        她把臉別過去,似乎想讓我自己面對這個問題。
        『我……我非常喜歡夜玫瑰。』
        話一說出,便發覺不太對,趕緊改口:『我是說,我非常喜歡玫瑰。』
        「嗯。」他點點頭。
        葉梅桂則又轉過頭來看我一眼,眼神跟學姐好像。
        我記得在廣場上告訴學姐,我非常喜歡夜玫瑰時,
        學姐的眼神就是這麼嫵媚。

 

                                                【夜玫瑰】〈11.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