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夏天,很久很久以前  (79)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Mon Jan  5 10:26:36 2004)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高至平幫我領完藥,帶我到停車場,把安全帽遞給我,再叫我上車,從頭到尾我都是

被動的,總覺得…不想就這麼回去。


  機車直朝我的住處奔行,風裡透著刺骨寒意,不斷不斷突襲我毫無保護的臉,原本是

畏寒地瞇著眼睛,然後艱難地看看他讓我睡過的背,我絕對…絕對不要再傷心目送這個

背影離去,我張開嘴,冷風瞬間竄入了體內。


  「我有去找你!」


  為了與風的呼嘯爭競,我扯著快破的嗓子大喊,他回一下頭,把安全帽的透明帽蓋掀

開,也奮力地喊過來:

  「妳說什麼?」

  「我…我去找你了!你回家的那天我想去找你!我不喜歡我們吵架!不喜歡我們都在

生氣!不喜歡一直不說話!所以…所以我去找你了!」

  我發炎的嗓子破了,很難聽,間雜一種大概是哽咽或是重鼻音的怪調子:

  「可是…我沒追上!我忘了那天你要回家,我跑得太慢……我真的…我真的有去追你

…!」


  生平第一次這麼聲嘶力竭大喊的經驗很糟糕,怪腔怪調的,連我自己都覺得丟臉到最

高點,但,那當下就是什麼都顧不得了。


  高至平慢慢停車,正好停在我公寓外頭,他下了車,摘下安全帽,我還待在座位上,

鼻腔完全堵塞住,只能用嘴巴呼吸,筋疲力盡的感覺………


  他走到我面前,幫我把安全帽拿下來,我的長髮凌亂地垂散著,他便一一將糾在我臉

上的髮絲撥開,幾分訝異。


  「妳怎麼哭得這麼慘?」


  他一說,我又開始哭,這一次是因為難堪到不行了,枉費我一直拼命地忍到現在。


  高至平壓低自己的高度,好能看清楚我不肯抬起的臉,他說:

  「我知道,珮珮,我知道。」

  我的濡濕的視線微微揚起十度角:「啊?是喔?」

  「下次別再做這麼危險的事了,就算事情已經過去,我還是很擔心當時的妳。」

  他教導般將手掌按在我頭上,不怎麼熟練地結巴:

  「到現在都還…還很心疼。」

  「我沒事。」

  我邊掉眼淚邊說沒事,樣子蠢斃了:

  「會昏倒是特例,平常…平常都好好的……」


  高至平在我努力要清晰地說出下一句話之前,伸手攬我入懷,他的擁抱方式彷彿深怕

隨時都會失去我,在他舒適堅定的臂膀中我險些透不過氣。


  高承載量的捷運電車進站了,路上行人爭相奔走,車流中的喇叭聲不停,不停。


  「如果這個城市還有一樣會令我感動的事,那就是妳了,珮珮。」

 

 


  有時候,我們會覺得感動,感動到因此幸福地微笑,美滿的日子似乎很近;有時候,

我們會分離,分離的日子往往像賊毫無預警,卻也把美好的假象一併偷走。


  開學的三個月後,5月25日,「平珮斷交」。

 


    *                                  *                                  *
--------------------------------------------------------------------------------
  有些病,不是按時吃藥就會好的,當我無窮無盡地思念你,我就覺得我已經無藥可救。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