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9
時間: Sun Nov 10 11:12:39 2002

 

 


    我轉身看看站在我們身後的秉滄學長,又轉頭看看培傑學長跟芳雅學姐。

 

    「為什麼我的綽號這麼土?什麼『摔車幫幫主』?多難聽!」秉滄學長講著

這話的時候,臉上還是塞滿笑。

 

    我很懷疑他生起氣來會是什麼樣子,還是,他根本就是個沒有脾氣的人?

 

    「我覺得很名符其實啊。」芳雅學姐溫柔的聲音像天籟。

 

    「哪裡會?」秉滄學長打死不承認。

 

    「你看看,我們隊裡還有誰像你這麼會摔車?聽說高一時,你聯誼時耍帥騎

機車去,人家馬路好端端的平躺在你面前,沒突起也沒窟窿,你偏偏可以摔得差

點撞斷鼻樑;高一下學期更誇張,好不容易約到那時那個你喜歡得要命的張詩

淳,其他學長姐們好心勸你坐公車到她家去帶她出來坐公車,小兩口就坐公車或

走路來培養感情,你偏不要,硬是要頂著寒風到她家去接她,結果出師未捷身先

死,那次差點撞斷國家公物,要不是被你撞的那根電線桿夠堅固,恐怕你還要花

錢來賠咱們市政府呢!」芳雅學姐揚著眉繼續說:「高二時,你果然安份點了,

沒有再肇事,讓教練鬆了一口氣,想說你終於可以乖乖的練球了,誰知道,才剛

放個暑假你居然就這樣硬生生的把你的手腕摔斷了,弄得不得不開刀……你說,

有哪個人的摔車率像你這麼高的?而且每次都是你自己去撞人家……」

 

    我突然很慶幸昨天晚上我可以安全回到我溫暖可愛的家,聽見學姐這樣子

說,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培傑學長會花一整個晚上的時間來擔心我了,原來是因為

載我回家的人是秉滄學長的緣故啊!

 

    不過培傑學長跟教練也真狠心,明知道秉滄學長的騎車技術,還是把我的生

命安全托付給他,簡直就是在跟我的人身安全開玩笑嘛!

 

    「妳以為我很愛摔車嗎?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但有什麼辦法呢?我就

是這麼倒楣,摔車神愛纏住我,甩都甩不掉!」秉滄學長糾著眉說話的神情很可

愛。

 

    像那種不識愁滋味卻硬要強說愁的小男生一樣。

 

    「我看你倒是蠻自得其樂的,屢摔屢起!」一直安靜在一旁的培傑學長忍不

住接口下去。

 

    我抿著嘴,笑了起來。

 

    心情朗朗的,像今天無雲的朗朗晴空一樣。

 


    下午放學後,我背著書包來到排球場邊。

 

    教練還是沒有應允讓我下場去練絿,於是我只能坐在大榕樹下,安靜地翻著

手上怎麼看也看不懂的個體經濟學。

 

    這些『供需曲線』、『邊際效應』、『邊際報酬遞減』……一大堆專業名詞跟圖

形,把我搞得昏頭轉向的,一看就讓人覺得頭痛!

 

    「梁曉昭,妳在幹嘛?」培傑學長的聲音又出奇不意地從我左手邊的方向傳

來。

 

    我抬起眼,揚了揚手上這本重得可以砸昏人的經濟學,皺著眉說:


    「我在研究這些死掉了卻要留下一大堆理論來困擾我們的外國人寫的東西

啊!」

 

    培傑學長蹲了下來,瞄了我手上的書一眼:「個經啊?」

 

    「嗯。」我點點頭。

 

    覺得自己的前途有點坎坷起來,現在光是基本的個體經濟學就讓我整個人快

陷入抓狂的狀態,要是以後再讀個總體經濟學,我很難保證我不會瘋掉!

 

    「來,我教妳好了。」培傑學長伸手拿走我握在手上的原子筆,「妳拿張白

紙給我,好嗎?」

 

    於是我手忙腳亂地從我書包裡拿出一本筆記本,撕下一張空白的紙給培傑學

長。

 

    「嗯,我們這樣假設好了,」培傑學長修長的手指頭握著筆的樣子很好看,

「如果以感情來畫一個供需圖,那麼假設妳對我的感情是種供給,而我對妳的感

情是種需求,當妳的供給是很固定的,而我的需求卻只是一點點,那麼我們的供

需平衡點可能就會在這裡。」

 

    培傑學長的假設很奇怪,卻讓我有種想一直聽下去的慾望。

 

    他在供需圖的下方一點的位置畫上一個小點,接著說:


    「那麼當我們的感情位於這個位置時,我們之間的感情很可能只是處在『普

通朋友』的位置;再來,如果妳的感情供給與我的感情需求差不多,那我們的供

需平衡點會在這裡,」培傑學長在供需圖的中間的位置畫上一個小點:「這個位

置的感情位置大概就是所謂的『男女朋友』啦,因為供需平衡,所以兩個人會很

快樂;最後是這裡,如果我的情感需求已經超過妳所能供給的程度,那我們的平

衡點會在這裡,這個位置的感情是『怨偶情感』。」

 

    培傑學長的筆停在他最後畫的那個點上面,抬起眉毛微笑地對我說著。

 

    「所以基本上,在經濟學的觀念裡,第一種情形跟第三種情形,都是屬於供

需不平衡的,容易造成價格的波動程度,如果以情感觀點來說,第一種情形,因

為我的情感需求少,妳的感情供給方式相對的就偏多,供過於求,對妳來說會變

成一種感情的浪費;以第三種情形來看,因為我的感情需求多,妳的感情供給方

式就會顯得不足,供不應求,這樣對我來說,會產生悲傷無奈的感覺;所以只有

第二種情形,才是最標準的供需平衡。」培傑學長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頭,笑得

燦燦的:「這麼說,妳有沒有一點點的了解了?」

 

    我看著培傑學長,呆呆的點頭。

 

    如果把感情看成是供需曲線,那麼這樣子的經濟學,好像好懂多了。

 

    只是在我的感覺裡,經濟學跟感情一樣,都是複雜難懂的東西,絕非三言兩

語就能弄得清楚的,否則不會有人終其一生都在追逐感情的平衡點,卻始終都是

傷痕累累的,弄得體無完膚!

 

    「再來,我跟妳說一下邊際報酬遞減法則……」培傑學長轉轉手上的原子

筆,又開始繼續幫我解惑。

 

    這樣的下午讓人感覺很舒服,暖暖的陽光,輕輕地灑落下來,晾乾了每個人

心裡晦暗的那片潮濕地,讓心情變得輕鬆飛揚起來。

 

    在這樣的下午裡,我坐在有冬日暖風吹拂的大榕樹下,聽著培傑學長好聽的

聲音,和自己規律平靜的心跳聲。

 

    我知道,這就是幸福的感覺,簡單而平凡的幸福。

 

 

 

 

 

 

 


             如果我們的感情供給跟需求都太多,那還會不會平衡?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