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unry (哇洗Sunry)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心酸的幸福】~7
時間: Thu Nov  7 17:02:43 2002

 

 


    隔天,鬧鐘還沒有響我就醒了。

 

    刷牙洗臉的時候,我對著鏡子裡的自己擠眉弄眼,看著鏡子裡那個滿嘴牙膏

泡泡,還塞了一根牙刷在嘴裡的自己,我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今天的自己好像充滿了活力,整個人像被喜悅的因子團

團包圍住一樣,心裡的感覺輕盈地像隨時就能跳起舞來似的。

 

    也許是因為昨天秉滄學長說的那句話,給了我快樂的勇氣吧!我想。

 

    那種初次見面就能被徹底了解的感覺很奇特,就像在茫茫的人海中,你一眼

就能瞧見你喜歡的那個人一樣的感覺,像是巧合,又像是天生註定一樣,很不可

思議。

 

    以前的我,很害怕被人一眼就看透,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沒有祕密,彷彿赤裸

裸地站在別人面前,別人隨便一揮手便能將我擊得全身是傷。

 

    但是昨天晚上聽見秉滄學長輕描淡寫的說著那些形容我的詞句後,我覺得自

己似乎被了解了,這種感覺跟被『看透』是不一樣的,至於哪裡不一樣,我也說

不上來,也許你們會覺得『了解』與『看透』是相差不多的,但我就是覺得不一

樣,在我的感覺裡,被了解是包含著一種心靈犀通的友好珍惜,而被看透,卻又

是另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卻不一定是會被珍惜的。

 

    反正我說不上來,但就是覺得不一樣就是了。

 

    也許是因為心情好,所以今天的我,看起來氣色很好。

 

    在鏡子前梳頭髮時,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然後決定把平常都梳得整齊的披

肩長髮綁起來,也許這樣的自己看起來,會更有精神些。

 

    然後在踏出家門口時,我居然看到秉滄學長,他坐在他的小墨125上,開心

地衝著我笑。

 

    心裡有股奇異的喜悅,悄悄地拓展開來。

 

    「秉滄學長!」我的聲調裡有掩飾不住的驚訝。

 

    「早安,曉昭。」秉滄學長的微笑,比正午的冬陽還要溫暖。

 

    「早安,秉滄學長!呃……你怎麼會在這裡?在等人嗎?」我好奇地問著。

 

    「嗯。」秉滄學長點點頭:「是啊。」

 

    「喔,這樣啊!那學長你慢等喔,我要先去趕公車了,不能陪你聊了喔。」

我看看腕錶,發現我慣常坐的那班六點四十分的公車快來了,於是急急地說。

 

    「要不要我順道載妳去學校?」秉滄學長出奇不意的詢問著。

 

    「啊?」我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不用了,學長不是在等人嗎?」

 

    「沒關係的,來!」秉滄學長並不理會我說什麼,只顧著把他手上的安全帽

遞給我:「這個讓妳戴。」

 

    「可是……」我還是很遲疑,伸手接秉滄學長手上的安全帽也不是,不伸手

接,看他這樣將安全帽舉在半空中也不是!

 

    「妳先坐上來吧!我早上有晨考,妳該不會是想害我缺考吧?」秉滄學長居

然威脅我。

 

    於是我一骨碌地就坐上了他的機車後座!

 

    再怎麼說,我也不想背負這種害學長考試考鴨蛋的罪名。

 

    「那那個人怎麼辦?」在車子奔馳的途中,我在學長身後,心裡還是覺得很

不安。

 

    「哪個人?」秉滄學長居然一下子就把事情全都忘光了。

 

    「那個你早上在等的人啊!」我有點好笑的應著,對學長的記憶力甘拜下風。

 

    「我已經等到了!」

 

    「啊?」我很懷疑自己的聽力,我好像聽見他說『我已經等到了』,可是我

又不是很確定,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很容易造成聽力的錯覺。

 

    「我說……」秉滄學長在等紅綠燈時,突然轉頭過來:「我己經等到了。」

 

    我不知道要作什麼反應,只能楞楞地看著他,還有那抹爬滿在他臉上的淘氣

笑容。

 

    他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已經等到了』?

 

    難道說……他等的那個人……是我?!

 

    可是,怎麼可能?我跟他,昨天才認識,距離現在,還不到24小時耶!

 

    一大早就起床來等一個認識不到24小時的女孩子?怎麼說都說不通。

 

    「我……我不懂學長的……意思!」不知怎麼的,我的心跳像彈簧球一樣,

止不住地拚命狂跳著。

 

    秉滄學長沒說話,很專心的騎著車,但我想,他應該是有聽見我說的話吧!

只是我不懂他為什麼不肯跟我解釋清楚一點。

 

    「別擔心!我只是順路到妳家來接妳去上課而已!」過了好一會兒,秉滄學

長才開口說話。

 

    「這樣啊。」我低聲地喃著。

 

    聽見秉滄學長這樣子說,我心裡的不安感,一點一滴地被消弭了。

 

    「嗯!反正順路嘛,就來妳家門口等妳,順道載妳去上課啦。」在前座的秉

滄學長雖然沒有轉過頭來看我,但我似乎聽見他聲音裡的笑聲。

 

    聽見他這麼說,我心裡突然湧出一種好奇怪的感覺,就像被人捧在手心珍惜

的那種感覺,很窩心。

 

    不知道為什麼,秉滄學長總是給我這種感覺,在他面前,我似乎變成了小草,

而他是陽光。

 

    和煦地、暖烘烘地讓小草很輕易就會感覺被在乎著的暖暖日光。

 

 

 

 

 

 

          如果你真的是陽光,那麼我願意變成一株受你照耀的小草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