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1.1〉
時間: Mon May 17 00:30:45 2004

 

 

        【悲傷】

 

        我又停下腳步。
        她往前走了幾步後,見我沒跟上來,也停下腳步。


        『為什麼女主角從頭到尾都沒掉眼淚?』
        「因為我不想掉眼淚。」
        『那妳悲傷時怎麼辦?』
        「就畫畫呀。這樣通常可以安然度過悲傷的感覺。」
        『如果是巨大的悲傷呢?或是那種排山倒海而來的悲傷呢?』
        「真正的悲傷,是掉不出眼淚的。」


        我仍然楞在原地咀嚼她講的話。
        她看我遲遲沒有舉步,便往下走,來到我身旁。
        我回過神,笑了笑,我們又開始往上走。


        走沒多久,遠遠看到禮嫣和李小姐往下走來。
        「嗨!」李小姐揮揮手,高聲說:「珂雪!」
        我和珂雪停下腳步,珂雪也朝她們揮揮手。
        「我和禮嫣要去喝杯咖啡。」她們走近後,李小姐說:「一起去吧?」
        「好呀。」珂雪回答完後,看了看我,我點點頭。


        我第三度來到那家溫泉咖啡館。
        看起來四十多歲的老闆娘終於忍不住對我說:
        「你真是一位神奇的客人。第一次一個人來;第二次兩個人;第三次
          就變成了四個人。下次呢?會是多少人?」
        我笑了笑,沒說什麼。
        喝第一杯咖啡叫享受;第二杯還可以接受;第三杯就只能忍受了。


        我們坐了下來,珂雪坐我旁邊,禮嫣坐我對面。
        李小姐一坐下來,便說:「珂雪有畫我哦,禮嫣妳要不要看?」
        「好呀。」禮嫣說。
        珂雪拿出畫本,她們三個便開始欣賞那張畫,而且邊看邊笑。
        「很羨慕吧。」李小姐對我說。
        我乾笑兩聲。
        「想不想看?」李小姐又說,「想看的話,求我呀。」
        『我求妳不要讓我看。』
        「你這小子!」李小姐敲了一下我的頭,珂雪她們則笑得很開心。


        「妳畫得好好哦。」禮嫣說,「妳是學畫畫的嗎?」
        「嗯。」珂雪點點頭,「我是學藝術的。」
        「那妳做什麼工作?」
        「我在一家美語補習班當總機兼打雜。」
        「跟我一樣耶。」禮嫣說。
        「真的嗎?」珂雪問:「妳學的是?」
        「我是學音樂的。」禮嫣回答。
        「我們都沒有學以致用。」珂雪笑了笑。
        「可是我覺得做這個工作,可以讓我對生活有感覺。」禮嫣說。
        「我倒是為了生活而做這個工作。」珂雪說。


        我們沉默了一會,李小姐專注地看著以她為模特兒的畫,
        禮嫣和珂雪相視而微笑,並沒有繼續交談。
        我轉頭望著窗外,但窗外流動的溫泉水流持續冒著熱氣,
        窗戶始終是模糊的。


        「妳最想做什麼事?」禮嫣打破沉默。
        「我想開個人畫展。」珂雪說,「妳呢?」
        「我想開個人演奏會。」禮嫣回答。
        可能是她們的答案很有默契,於是兩人便同時笑了起來。


        「你呢?」珂雪問我,「你最想做什麼?」
        「是呀。」禮嫣也附和,「你最想做什麼?」
        『我想看珂雪的畫展,還有聽禮嫣的演奏會。』我說。
        我的回答又讓她們兩人笑了起來。
        『妳最想做什麼?』我試著喚醒仍然低頭看著畫的李小姐。
        「嗯……」李小姐緩緩抬起頭,指著她的畫像說:「我想減肥。」
        我們三個人不約而同笑了起來,我笑得最大聲,甚至有些失控。


        結帳時,李小姐堅持要請客,因為珂雪把那張畫送給她。
        離開了咖啡館,我們四人成一列往山上走去。
        漸漸的,禮嫣和珂雪走在前面;我和李小姐走在後面。
        禮嫣和珂雪沿路說說笑笑,聲音雖輕,但在寂靜的夜晚還是可以聽見。
        由於李小姐腿短走不快,因此我跟她們的距離愈拉愈遠。
        她們的談笑聲也隨著距離而愈來愈細微。
        最後我只聽見禮嫣的聲音。


        原先我很好奇,以為珂雪不說話了,所以我才只聽見禮嫣的聲音。
        後來仔細一看,她們仍然持續交談,從未間斷。
        而接下來的幾分鐘內,我還是只聽見禮嫣的聲音。
        雖然我聽不到珂雪的聲音,也無法在昏暗的光線下看清她的臉,
        但珂雪說話時的神情在我心裡頭雪亮得很。


        我突然有一種感覺,如果用畫來比喻禮嫣和珂雪,
        那麼禮嫣是會讓我聽到聲音的畫?
        而珂雪則是讓我心裡有所感受的畫?


        我下意識加快腳步,把李小姐拋在後頭。
        一不小心,拿在手上捲成筒狀的小說稿子掉落,我蹲下身想撿起來。
        首頁上只有《亦恕與珂雪》這五個字,珂雪在明亮處;
        亦恕則被我的身影遮住而躲在陰暗裡。


        撿起稿子的那一瞬間,腦子裡閃過珂雪所說的,
        有想成為最好的髮型設計師,與想擁有最好看的髮型,這兩種人。
        而最好的髮型設計師不會有最好看的髮型,因為他無法自己弄頭髮。
        所以珂雪即使是最好的畫家,她也無法在畫裡完整呈現自己。
        同樣的道理,即使我是最好的作家,但當我把自己當成亦恕時,
        是否也無法在小說中完整呈現自己?
        而大東無法在《亦恕與珂雪》中看到愛情在哪裡的部分理由,
        是否也是因為我無法完整呈現亦恕的情感?


        珂雪可以在我的小說中找到完整的自己,而我呢?
        回想一下所看過的珂雪的畫,我發覺自己的身影和感覺都被完整呈現。
        原來我也在珂雪的畫裡找到完整的自己。


        「發什麼呆?」李小姐輕拍一下我的頭。
        我回過神,看到自己還蹲著,便站起身。
        「走吧,她們在等我們呢。」
        我往上看,她們已到溫泉旅館的門口,正招招手,示意我們快點。
        我們加快腳步,趕了上去。


        「再去泡一下溫泉吧?」李小姐跟她們提議。
        「好呀。」禮嫣說。
        「嗯。」珂雪也點點頭。
        「如果泡溫泉能把自己泡瘦就好了。」李小姐說。
        『接受事實吧。多泡只會脫皮,不會去掉脂肪。』我說。
        「你也接受事實吧。」李小姐笑著說,「我們三個美女要去泡溫泉囉,
          你自己一個人只能回房間睡覺。」
        『事實是只有兩個美女。』
        我話一說完,拔腿就跑,不給李小姐用暴力攻擊的機會。


        我回到房間,另一位同事不在,不知道去哪遛達。
        靠躺在床上,重新翻閱我的小說,仔細檢視亦恕的內心世界。
        我發覺亦恕就像“愛情在哪裡”那幅畫裡的人,
        始終是用看的和聽的,去找尋愛情。
        卻不知愛情早已在懷中,只要用心感受便能察覺。


        我拿起筆,試著讓自己的內心平靜,但寫下的文字本身卻不失激動。
        就好像垂釣一樣。
        寫作的過程中,腦子裡不斷浮現珂雪所畫的圖,一張接著一張,
        尤其是曾經在珂雪家中看到的三幅畫:痛苦、憂鬱和天堂。
        我覺得這三幅畫洩露了最多部分的珂雪,也是她所畫的圖當中,
        最接近完整呈現自己的圖。


        我又想到珂雪曾說,如果你對一幅畫很有感覺,
        那麼你有可能是這幅畫的親人或愛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於珂雪的畫而言,我是親人?還是愛人?

 

                                              【亦恕與珂雪】〈11.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