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5.3〉
時間: Fri Apr 30 20:01:55 2004

 

        大東輕咳兩聲,說:「言歸正傳,我們談劇本。」
        鷹男和蛇女聽到“劇本”後,眼神都一亮,分別收起鷹爪和蛇拳。
        「我一直覺得《荒地有情天》的名字取得不好。」蛇女說。
        「我倒覺得不錯。」鷹男說。
        「荒地哪裡好?應該叫雪地才對。」蛇女說。
        「願聞高見。」鷹男說。
        「你聽好了。」蛇女瞪了鷹男一眼,「愛情應該要發生在寒冷的季節,
          這樣才會更顯現其純粹與溫暖。荒地能有什麼?塵土到處飛揚只會
          讓眼睛睜不開而已,看得到愛情嗎?」
        『可是很多愛情不都是因為眼睛被蒙蔽的關係?』我又忍不住說。
        鷹男和蛇女又同時看我一眼,我下意識閉上嘴巴。


        「荒地象徵著一片荒蕪,也許就像沙漠一樣。但如果在沙漠中出現因
          愛情滋潤而誕生的花朵,這意象不是很好嗎?」鷹男邊搖頭邊說。
        「意象?」蛇女扭動著腰、調整坐姿,「我只能想像,在沙漠中三天
          沒喝水的戀人,最後會為了一杯水而大打出手。」
        「在雪地裡就會比較好嗎?」鷹男的搖頭速度加快。
        「如果是受困在雪地裡的戀人,他們至死都是互相擁抱取暖的!」
        蛇女呈90度角的兩隻手,顯得有些緊繃。


        「沙漠的荒蕪意象才可以對比愛情的生機蓬勃!」
        鷹男的右手又變成鷹爪,吱吱聲聽來很尖銳。
        「雪地的寒冷感覺才可以產生愛情的經典對白!」
        蛇女急速仰頭吐出煙圈,吐完後伸出了兩次舌頭,比平常多一次。


        「對白?」鷹男停止搖頭,似乎有些疑惑。
        「沒錯!」蛇女伸長腰,「只有經典的對白,才是愛情故事的王道!」
        「沙漠的場景中也可以有經典的對白!」
        「“我愛你,就像這漫天飛雪”以及“我愛你,就像這風沙滾滾”,
          哪一種對白才能凸顯愛情的浪漫?」
        「但風沙滾滾可以凸顯激情!」鷹男弓起身子,大聲抗議。
        「激情?」蛇女哼了一聲,「那乾脆叫荒地有姦情,或荒地有情夫。」
        『哈哈。』聽到荒地有情夫時,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笑了兩聲後,突然覺得不對,趕緊拿起水杯喝水,假裝很忙的樣子。


        「好了,這個話題到此為止。」大東說:「我會再考慮一下篇名的。」
        大東仍然沉穩的像隻烏龜,絲毫不被鷹蛇的搏鬥影響。
        「Jane,喔不,Katherine。」大東微笑著,「先討論妳的劇本吧。」
        「我現在的進度跟上次差不多,只是加強對白的部分而已。」
        蛇女從皮包拿出三份文稿,一份拿在手上;一份遞給大東;
        另一份拋給鷹男,鷹男探出右手,凌空抓住。
        「喂。」蛇女轉頭跟我說:「便宜你了,你靠過來跟我一起看吧。」
        『便宜嗎?我覺得很貴耶。』
        「嗯?」蛇女好像沒聽懂。
        『沒事。』我驚覺剛剛的話可能導致蛇吻,趕緊湊過身看她手上的稿。


        於是他們三人開始討論起蛇女寫的場景、人物角色以及對白。
        蛇女寫的故事和人物都很簡單,場景不多,卻有大量的對白。
        而她的故事果然是發生在寒冷的季節,場景幾乎都少不了雪。
        在白色的世界裡,出現了總是穿藍外套的男生和總是穿紅外套的女生。
        故事一開頭,便出現了一段話:
        「最寂寞的人,是所有的人都不認為他(她)會寂寞的人。」
        「這段話普普而已。」鷹男說。
        「你懂個屁。」蛇女馬上回嘴。


        鷹男的意見很多,雖然蛇女總是反唇相譏,但仍舊做了一些筆記。
        而鷹男的故事和人物明顯複雜許多,主要人物是一男三女。
        場景圍繞著男主角的成長過程,橫跨的時間超過十年。
        「一男三女?」蛇女哼了一聲,「這男的真爛。」
        「這樣人物之間的衝突性才高。」鷹男說。
        「拖了十年,真是不乾不脆、囉哩囉唆。」蛇女還是不以為然。
        「這叫結構龐大!」鷹男又尖著喉嚨大聲說話。


        在這段時間內,我通常只扮演聽眾的角色,很少開口。
        他們討論時很專注,偶爾有爭執,但通常是屬於抬槓的那種。
        由於明天還得上班,所以我頻頻偷看錶。
        我懷疑這時候大概只有我還會在乎“時間”這種東西的存在。
        後來大東瞄到我的動作,於是也看了看錶,然後說:
        「今天就到這吧。改天到我那裡再討論。」
        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打呵欠。


        走出那家Pub,天氣有點冷,我不禁打了個噴嚏。
        蛇女走近我,對我說:「天氣變冷了,多穿一件衣服,小心著涼。」
        我嚇了一跳而且有些不好意思,臉頰微微發熱,說:『謝謝。』
        「怎麼樣?」蛇女又說:「你是不是有點感動?」
        『嗯。』雖然我點點頭,但很納悶她這麼問。
        「這就是我剛剛所說的,愛情故事應該發生在寒冷季節的原因。這麼
          簡單的對白,卻很容易讓人感動。」蛇女咧嘴一笑,「如果我說:
          天氣變熱了,少穿一件衣服,小心中暑。你大概會想扁我吧。」
        蛇女說完後哈哈大笑,露出兩排參差不齊的牙齒。


        鷹男和蛇女走後,我和大東招來一輛計程車坐回家。
        「他們兩個人還不錯吧?」在車上,大東問我。
        『人還好,就是怪了點。』我說。
        「怪?」
        『嗯。男的像貓頭鷹;女的像眼鏡蛇。』
        「經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好像。」大東哈哈大笑。
        『他們是不是常常爭吵?』
        「嗯。他們分別有某種程度的偏執,但有時反而可以有互補的作用。」
        『偏執?』
        「他們都很喜歡編劇,興趣、工作和生活都是編劇,難免會偏執。」
        『是嗎?』
        大東還沒回答我,車子已到了住的公寓樓下。


        進家門後,大東直接坐在沙發上,喘了口氣。然後說:
        「我和他們的生活形態很簡單,而且通常是為了寫東西而生活。雖然
          也會嘗試新的生活形態,不過這是因為要取得新的體驗來寫東西。
          久而久之,難免會有一些偏執。只有你,才可以專心生活。」
        『專心?』我也坐進沙發。
        「你在生活時,根本不需考慮寫東西的因素,當然專心。」
        『可是我現在也在寫啊。』
        「你只是從生活中取材,並不是為了寫東西而生活。」
        大東這些深奧的話,讓我坐在沙發上低頭沉思。
        「去睡吧,你明天還得上班。」大東說。
        『嗯。』我點點頭,走進房門。

 

                                              【亦恕與珂雪】〈5.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