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5.5〉
時間: Fri Apr 30 20:05:55 2004

 

        下班時間到了,我只剩下一點點就可以寫完服務建議書。
        原本想一鼓作氣寫完,但覺得眼睛有些累,決定下星期一再來收尾。
        收拾好公事包,起身離開。經過曹小姐的座位時,發現她還沒下班。
        『想不想知道為什麼女孩在日本時不唱歌?』我說。
        「嗯。」她點點頭。
        『日本的時間比台灣快了一個鐘頭,如果在台灣是八點唱歌,在日本
          就會變成是九點唱歌。因此女孩最後唱歌的時間,是九點正。』


        曹小姐瞪大了眼睛,過了好一會,才說:「就這麼簡單?」
        『是啊。故事總是擁有曲折的過程和簡單的結果。』
        「你知道嗎?」她笑著說:「我無法客觀看待別人的心情,因為我容易
          被牽動。所以請盡量別跟我說一些悲傷的故事。」
        『喔。』
        「約定還是算數,只要你在八點到八點一分出現,我就唱一首歌。」
        『是哪一種八點?妳的錶?』我指著她背後的牆,『還是牆上的鐘?』
        「有差別嗎?」
        『妳忘了那個故事的教訓了嗎?』
        「那就牆上的鐘好了。」她笑了笑。
        我看一眼牆上的鐘,估計它和我手錶的時間差。


        走出公司大樓,心情很輕鬆,如果吹來一陣強風,我也許可以飛起來。
        除了困擾多時的服務建議書快寫完以外,說故事所帶來的興奮感還在。
        經過那家咖啡館,想都沒想,直接推門進去。
        學藝術的女孩還在老位置,拿起筆,又放下,似乎很猶豫。
        「嗨。」她笑一笑,然後目光又回到桌上,「真是傷腦筋。」
        『傷什麼腦筋?』我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我想畫一張圖,圖名叫:現在。可是始終無法動筆。」
        『為什麼?』
        「因為當我開始畫時,就已經不是“現在”了呀。」她搖搖頭,
        「所以我無法捕捉“現在”的感覺。」


        老闆走過來,將Menu遞給我。
        「你在高興什麼?」他問我。
        『不可以嗎?』我指了一種Menu上的咖啡,然後將Menu還給他。
        「只是好奇而已。」他收起Menu,「因為我總覺得你是個悲哀的人。」
        他轉身走回吧台,我很想朝他的背影比中指。


        「喂。」學藝術的女孩叫了我一聲,「給點建議吧。」
        『從科學的角度而言,當過去與未來兩時間點的距離趨近於零時,
          謂之為現在。因此現在的特性就是它根本未曾真確地存在。』
        「是嗎?」
        『嗯。所以妳畫不出來是很科學的。』
        「這樣呀。」她笑了笑,闔上畫本,「那我就不畫了。」
        『藝術和科學果然還是有共通點的。』
        「沒錯。」
        我們同時笑了起來。


        印象中,我好像沒有跟她這麼有默契過,即使我們認識也有一些時日。
        每次碰面,除了說說話,就是看她畫畫,偶爾會一起看著窗外。
        如果我們有了笑容,也是她笑她的、我笑我的,從沒同時笑過。
        因此這次無預警的同時笑,好像讓氣氛變得有些異樣。
        於是我們笑了一陣後,同時將視線朝向窗外,卻又造成另一次默契。


        「你今天為什麼這麼高興?」過了一會,她將視線從窗外轉回,
        「是不是小說寫得很順利?」
        『小說寫得還好而已。』我也將視線轉回,『可能是工作很順利吧。』
        「工作順利只會讓你輕鬆,未必說得上高興。你一定還有其他原因。」


        『我今天跟同事講了個故事,在講故事的過程中,感到一種興奮。』
        「那很好呀,恭喜你了。」
        『恭喜?』我很納悶,『為什麼要恭喜我?』
        「你看看那些人……」她伸手指向窗外的捷運站,「他們在幹嘛?」
        『走路啊。』我想都沒想。
        「不要看他們的動作,注意他們的神情和樣子。有沒有感受到什麼?」


        『嗯……』我看著在捷運站前出入的人群,凝視一陣子後說:
        『他們好像在找些什麼,或是要些什麼。』
        「我第一次到這裡時也有這種感覺,所以我那時畫了一張畫。」
        我朝她伸出右手,手心向上,『給我看吧。』
        「好。」她笑著說。
        然後打開畫本,找出其中一頁,攤在我手心上,我趕緊用雙手捧著。


        畫紙上的人奮力向上躍起,伸長著手努力想抓住懸掛在上方的東西。
        那些東西的形狀很豐富,長的、短的、圓的、方的、扁的都有。
        還有的像星星;有的像沙子;有的模模糊糊的,像陰影,看不出形狀。
        『這是?』我看了一會後,問她。
        「追求。」她說。
        老闆剛好端著咖啡走過來放在我面前,聽到這句話後,看了她一眼。


        『嗯。』老闆走後,我又端詳這幅畫,『是有這個味道。』
        「是呀。大家都很努力在追求些什麼。」
        『所以這麼多的形狀是表示要追求的東西有很多種囉?』
        「嗯。有些東西雖然閃亮,但抓在手裡卻容易刺傷自己,像這些形狀
          尖銳的星星。還有的東西像沙子,抓得再緊還是會漏。」
        『什麼東西像沙子?』
        「感情呀。」她笑了笑。
        『說得也是。』我也笑了笑,『那這些像陰影一樣的東西呢?』
        「這是大部分的人一直想要的東西。」她的手指著畫上幾處陰影,
        「大家只知道要抓,但其實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是什麼東西。」


        我看著她的畫,又想著她的話,入神了一陣,回神後問她:
        『對了。妳剛剛為什麼要恭喜我?』
        「在追求的過程中,因為用力,表情會很僵硬,也通常不快樂。」
        她說:「而你在追求的過程中有快樂的感覺,不是值得恭喜嗎?」
        『是嗎?那我在追求什麼?』
        「這得問你自己。」她笑了笑,「不過如果在追求的過程中感到快樂,
          那麼你到底追求什麼,或者是否追求得到,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有道理喔。』我笑了笑,身體一鬆,靠躺在椅背。


        她將“追求”這張畫翻到背面,然後問我:「這張畫叫什麼?」
        『畫?』我很疑惑,『這是空白啊,完全沒畫任何東西。』
        「不。這個叫“滿足”。」
        『為什麼?』
        「追求的反面,就是滿足。」她將手掌在空白的紙面上輕輕摩擦,
        「而且如果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必追求,當然就叫滿足。」
        『妳是開玩笑的吧?』
        「是呀。不過雖然是開玩笑,還是有點道理。」她笑得很開心,
        「不是嗎?」
        『嗯。』我點點頭,『妳好厲害。』
        「謝謝。」
        我們同時端起咖啡杯,彼此都喝了一口後,又同時放下杯子。


        「說真的,我也一直試著想畫“滿足”,但始終畫不出。」
        『真的那麼難畫?』
        「嗯。滿足是因人而異的東西,羊認為每天都有吃不完的草就叫做
          滿足,但獅子可不這麼認為。」
        『妳每天都能在這裡喝咖啡,難道不能說是一種滿足?』
        「這確實很接近滿足的感覺。不過……」她朝吧台伸出右手食指,
        然後笑了起來,「我總是喝完還想再喝,怎能說是滿足呢?」
        『看來滿足真的很難畫。』
        「嗯。而且如果很想擁有滿足的感覺,也是一種追求的欲望哦。」
        『好深奧喔。』我也笑了笑。


        她把玩著筆,眼睛盯住“追求”的背面,似乎又試著想畫“滿足”。
        為了不干擾她,我將視線轉向窗外,竟看見對面有個警察。
        『警察來了!』我壓低聲音,『快!』
        「快?」她歪著頭,「快什麼?」
        『快跑啊!』
        「我是學藝術的,又不混黑社會,幹嘛要跑?」
        『妳的車子啊!』我開始著急了。
        「哦。」她也看了看窗外,「我扭了腳,所以……」
        她的話還沒說完,我已經意識到她今天一定沒辦法奔跑。


        於是我像一隻突然聞到貓味道的老鼠,反射性起身,拔足向外飛奔。

 

                                              【亦恕與珂雪】〈5.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