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4.2〉
時間: Thu Apr 29 21:01:46 2004

 

        在《亦恕與珂雪》接下來的進展中,我將亦恕設定為逞強的人。
        因此亦恕也許沒有足夠的理由寫小說,卻有不得不寫小說的力量。
        至於咖啡館老闆這號人物,每當我描寫他時,都會聯想到武功高手。
        我甚至不小心寫下:他在吧台上用內力煮咖啡,逼出咖啡的香氣。
        後來發現時立刻改掉,畢竟愛情小說中出現武俠情節是很詭異的事。
        就像我們無法想像在武俠小說中,各路英雄豪傑爭奪武林盟主時,
        突然出現外星人來搗亂的情節。
        這跟「冬天的海灘出現比基尼女郎」的感覺完全不同,
        比基尼女郎也許可以讓讀者精神一振;外星人則一定會讓讀者瘋掉。


        我也發覺我可以專注於寫小說這件事情上,這跟上班時的專注不同。
        上班時的思考像依循藏寶圖找寶藏一樣,會有線索、路徑和工具。
        你只需演算、推論與判斷,然後找出合理或正確的答案。
        答案通常只是被隱藏,並非不存在。
        思緒也許會迷路或找不到方向,但終歸是在路上走著。


        但寫小說時的思考並沒有藏寶圖,甚至沒有寶藏。
        也就是說,答案不是被隱藏,只是不存在。
        於是思緒很容易進入一種冥想的狀態,完全不受控制。
        前一秒還在沙漠中找綠洲,後一秒可能在大海裡躲鯊魚。
        好不容易收斂心神準備離開沙漠或大海,
        思緒的後腳卻像綁了條橡皮繩索,以為要一躍而出時,
        卻會突然被莫名的外力拉回。


        在思緒游離的過程中,我常想起過往記憶的片段。
        腦海裡有時會浮現曾經看過的電影情節;有時彷彿聽到熟悉的音樂;
        有時幾乎可以聞到與初戀情人走在故鄉海邊時的空氣味道。
        我無法分辨,是以前發生過的場景和對白被我寫入小說中;
        還是小說將我帶進過往的記憶裡,讓我在小說中再活一次?


        這兩天也曾想過到那家咖啡館坐坐,喝杯咖啡換換心情。
        但一來懶得出門;二來覺得錢還是省點用比較好,所以便沒去。
        幸好有這些現實生活上的理由,提醒我現在正簡單生活著,
        而不是活在自己所架構的小說世界裡。


        星期一到了,我又得上班,思考的方式也將改變。
        昨晚寫到凌晨三點,早上起床時呵欠連連,走路像在打醉拳。
        趁著坐捷運的空檔,閉上眼睛休息。
        再睜開眼睛時,隱約可以從很多人空洞的眼神中,感覺到一些東西。
        他們雖然仍是罐頭,但並不是真空密封,我彷佛可以聞到味道。


        剛走進公司大門,正好與抬頭的曹小姐四目交接。
        「早。」她說。
        我卻說不出話來,畢竟好一陣子沒聽見她跟我打招呼。
        「休假兩天,應該有出門好好玩一下吧。」
        『我……』
        「你好厲害,每天都剛好在八點出現。」
        『這個……』
        我的個性是如果漂亮的女孩主動跟我說話時,就會說不出話來。


        走到我辦公桌的路上,我覺得有些頭重腳輕。
        「早。」公司另一位李小姐跟我打招呼。
        『早啊。今天的天氣真不錯。』我說。
        「休假兩天,應該有出門好好玩一下吧。」
        『開什麼玩笑?哪有時間玩啊,而且也沒錢可以出門去玩。真可謂:
          清風雖細難吹我,明月何嘗不照人。』
        「你好厲害,每天都剛好在八點出現。」
        『準時上班是真理,只拿公司微薄的薪水便想偷懶是人之常情。我是
          學科學的人,當真理與人情發生衝突時,總是站在真理這一邊。』
        我的個性是如果不漂亮的女孩主動跟我說話時,就會囉囉嗦嗦。


        坐進位子,打開電腦。趁著開機的空檔,按摩一下眼睛周邊的穴道,
        準備打起精神並調整上班的心情。
        看著電腦裡的東西,覺得很陌生,好像上次看到時已是八百年前的事。
        這也許是因為前兩天在自己架構的世界悠遊,而現在又回到現實生活。
        電話突然響起,我又嚇了一跳。
        「你來一下。」老總的聲音。
        『好。』我說。


        我心情有點忐忑,因為上次幫他到市政府開會的事。
        他該不會因此而被冠上環境的屠夫或生態的殺手之類的封號,
        於是找我算帳吧?
        「這件案子你看一下,看可不可行。」老總拿一份招標文件給我。
        『喔。』我暗叫好險,然後翻一翻文件的內容和要求的工作項目,
        『第四個工作項目不好做;第六個的話,我們應該做不到。』
        「是嗎?」老總陷入沉思。


        門外傳來細碎的敲門聲,曹小姐走進來。
        「這是剛收到的傳真。」她先朝我點點頭,再將傳真放在桌上。
        「嗯。」老總抬頭看了一眼,又將目光回到招標文件上,「這個……」
        準備要離去的曹小姐,以為老總還有吩咐,便停下腳步。
        「我們真的接不下這個案子?」老總看著我。
        『未必。』看了曹小姐一眼後,我說。
        我的個性是如果漂亮女孩在旁邊而且不主動跟我說話時,就會逞強。


        「喔?」老總有些疑惑,「你不是說第四個工作項目不好做?」
        『確實不好做。』我神情肅穆,『但我一定盡力而為。』
        「那第六個工作項目不是做不到嗎?」
        『應該做不到。』我慷慨激昂,『不過反正事在人為。』
        「很好。」老總笑了笑,「你真是年輕有為、大有作為。」
        再多說一點嘛。
        曹小姐也笑了笑,對我說:「加油哦。」
        我感覺我的血液已經沸騰。


        曹小姐走後,老總說:「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交……交給我?』我的血液迅速結冰。
        「是啊。既然你這麼有信心,當然就由你負責。」
        『這個……』我囁嚅地說,『信心跟衝動是兩回事。』
        「什麼?」
        『我剛剛太衝動了。』我小聲說,『這個案子我們沒辦法做。』
        「你說什麼?」老總的音量提高,又開始像隻激動的鳥。
        『年輕人難免衝動,這種心情你應該能了解。』
        「我不了解!」老總拍拍翅膀站起身,把招標文件丟到我面前,
        「總之你下禮拜一給我寫完服務建議書!」


        事情大條了。
        走回辦公桌的路上,猛捶自己的腦袋,紅顏禍水啊,我這麼想。
        我的個性是如果逞強逞出悲劇的話,就會覺得是別人害的。
        經過影印機時,正在影印的曹小姐對我說:「周總把案子交給你了?」
        『是啊。』
        「你好厲害。」
        『哪裡。』我笑了笑。
        我的個性是如果害我的人是個美女的話,我還是會對她笑嘻嘻。

 

                                              【亦恕與珂雪】〈4.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