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4.1〉
時間: Thu Apr 29 21:00:26 2004

 

 

        【逞強】

 

        亦恕是學科學的人,當他看見月亮時,會聯想到月球引發的潮汐現象,
        而非愛情的陰晴圓缺。
        他習慣在思考推論的過程中引用邏輯,盡量避免用感覺來判斷。
        於是他的感覺不斷被理性的外衣包住,一旦脫去外衣,
        這些感覺便會赤裸裸的呈現在觀察力敏銳的珂雪眼中。
        所以對於憑感覺作畫的珂雪而言,亦恕將是最好的模特兒。


        可是,亦恕為什麼要脫去理性的外衣呢?
        嗯,因為他要寫小說。
        那他為什麼要寫小說?
        理由可以有很多,例如為了吸引喜歡的女孩、莫名其妙被人說有天分、
        想試著多賺點錢等等。
        到底哪一種理由比較合理呢?
        搞不好亦恕跟我一樣,都是因為這三種理由而寫小說。


        把亦恕與珂雪之間的對白稍微潤飾一下後,決定暫時收工。
        走出房門倒杯水,看見大東正在客廳看電視。
        「喂。」大東叫住我,指著電視問:「這句slogan如何?」
        我看了看電視,知道那是畢德麥雅咖啡的廣告slogan--
        “喝過畢德麥雅,你很難再喝其他咖啡”。
        『嗯……』我喝了一口水,『怪怪的。』
        「哪裡怪?我覺得這句slogan很不錯。」
        『搞不好這句的意思是喝過畢德麥雅咖啡後,覺得太難喝了,從此對
          咖啡絕望,於是便很難再喝其他咖啡。』


        「你的想法太奇怪了。」大東說。
        『這句話本來就有毛病啊。就像有些人失戀後便很難再談戀愛一樣,
          那是因為戀愛的殺傷力太大,以致很難再談下一個戀愛啊。』
        「這句slogan根本不是這個意思,它是表示:曾經滄海難為水。」
        『我偏偏覺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一般的消費者才不會像你這麼想。」
        『一定會有像我一樣學科學的人,當真理與廣告slogan發生衝突時,
          總是站在真理這一邊。』
        「不要抬槓了。我最近接了一個咖啡廣告的文案,你有空幫我想想。」
        『好吧。我如果想出來後,你要多扣幾天房租喔。我最近手頭很緊。』
        我坐了下來,把茶杯放在沙發前面的矮桌上。


        「對了,你小說寫到哪?」大東問。
        『你想看嗎?』
        「嗯。」大東點了點頭。
        我回房把檔案印出來,數一數只有35頁左右,搞不好會被大東嘲笑。
        於是把字體和行距加大,再印一次,變成50頁的份量。
        我的個性是如果要讓別人覺得我很厲害的話,就會逞強。


        走出房門,拿給大東。他只看一眼,便說:
        「亦恕與珂雪?好奇怪的名字。」
        『我是故意的。』
        我的個性是如果不想讓別人知道我不太會取名字的話,也會逞強。


        「為什麼不叫:癡漢與美女?」
        『你少唬我,那是A片的片名。』
        「原來你也看過。」大東笑得很開心。
        『對啊,那是癡漢電車系列很有名的片子。』我也笑了幾聲。
        突然覺得不對,立刻收住笑聲,說:
        『喂!別拿我的小說名字亂開玩笑,快看。』
        「別著急。」大東不再說話,專心閱讀。


        隨著大東翻頁時所發出“啪啦”聲響,我的心臟也會跟著抽動一下。
        大東看得很快,沒多久便看完,然後把稿子放在矮桌上。
        『怎麼樣?』
        我很緊張,好像打電話去問看了榜單的朋友,我有沒有考上一樣。


        「嗯……你文章中出現很多次“因為”和“所以”。」
        大東笑了笑,「應該是你以前研究報告寫多了。」
        『這沒辦法。因為有那麼多的因為,所以我們不得不所以。』
        「你也不能每件事都因為所以啊。」
        『可是我總覺得文字的邏輯順序要清楚,有因才會有果啊。』
        「寫小說時的腦袋要軟一點,不必太用力解釋很多東西。如果小說中
          所有大小事情的因果都要解釋得很清楚,讀者會以為在看佛經。」
        『不行。』我搖搖頭,『我是學科學的人,當真理與寫小說的原則發生
          衝突時,總是站在真理這一邊。』
        「你又在抬槓了。」


        我不是抬槓,只是逞強。
        “因為”我對文字的掌控還不是那麼嫻熟,
        “所以”小說中才會出現太多次因為所以。
        “因為”不想讓大東認為我能力不足,“所以”我不會坦白承認這點。
        這可能是“因為”我小時候沒有好好受教導,“所以”才會事事逞強。
        我的個性是如果發現我的個性有偏差,就會覺得那是小時候的問題。


        「還有,有些形容你用得怪怪的。」大東又拿起稿子,快速翻了幾頁,
        「很像在冬天的海灘出現比基尼女郎的那種感覺。」
        『這是什麼意思?』
        「冬天的海灘應該很冷清,如果出現了穿三點式泳裝的比基尼女郎,
          你不會覺得怪怪的嗎?」
        『這怎麼會怪?』我又開始逞強,『當你在寒冷的冬天海灘上而且心情
          正低落時,突然迎面走來比基尼女郎,你不會覺得精神一振嗎?』
        「喔?」大東的表情先是驚訝,然後微笑,「嘿,你說得沒錯喔。」
        『嘿嘿。』我很得意。


        「目前為止還不錯。」大東說,「尤其咖啡館老闆的角色很生動。」
        『是嗎?』我很高興,『那麼我多描寫他好了。』
        「不要忘了小說的主軸,支線部分要控制好,不要喧賓奪主。」
        『我會注意的。』
        「就這樣吧。」大東伸個懶腰,「我回房間趕進度了。」
        『那我也要回房繼續寫。』


        我們各自回房時,在沙發後方交錯而過。大東回頭說:
        「你還要上班,寫小說不會太累吧?」
        『不會的。我是天生好手啊。』
        「別逞強。明後天放假,你可以休息兩天,不急。」
        『我渾身上下都是精力,不需要休息的。』
        我的個性是如果別人叫我不要逞強的話,就會更逞強。


        其實這陣子寫小說,耗去很多心力,覺得有些疲憊。
        原本打算利用這兩天休假去看看電影,或找朋友出去玩。
        但我已經在大東面前誇下海口,只好關起門來寫作。
        除了在吃飯時間出門外,其餘時間都待在房裡。
        即使是出門,也只到便利商店買微波便當,帶回來吃。
        每當撐不下去想溜出去玩時,看見大東還在他房裡趕稿,
        我便打消念頭,乖乖回到電腦前。

 

                                              【亦恕與珂雪】〈4.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