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3.4〉
時間: Wed Apr 28 22:49:30 2004

 

        「嗨,學科學的人。」她指了指她桌子對面的位子,「請來這裡坐。」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老闆,感覺老闆像正等著老鼠走出洞口的老鷹。
        而我就是將頭探出洞口的老鼠。
        算了,喝杯咖啡也無妨。
        我雙腳走進咖啡館,老闆也同時飛過來。
        我坐在她對面,跟老闆點了一杯咖啡,然後問她:『有事嗎?』


        「我想跟你說一件事哦。」她的語氣很開心,眼神水水亮亮的。
        照理說她常過度使用眼睛來觀察東西,眼神應該很銳利才對。
        可是她的眼神卻柔軟似水,好像微風吹過便會產生陣陣漣漪。
        『什麼事?』
        「我這幾天畫畫的靈感,像雨後春筍般出現。」
        『那很好啊。』
        「你知道嗎?」她眼中波光瀲灩,「你就是那場雨。」
        說完後她笑了起來,連笑容都是柔柔軟軟的,
        讓我想起去年尾牙摸彩時抽中的蠶絲被。


        我的個性是如果女孩子當面誇獎我,我就會很尷尬。
        現在應該不只是尷尬,我猜我一定臉紅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種因尷尬而產生的麻癢感,在四肢間快速流竄。
        「我真的很感激你。」
        『好好好。』我趕緊說話以免她繼續說下去,『不必客氣了。』
        「我該怎麼感謝你呢?」
        『妳把那些春筍分一半給我就行了。』
        「好呀。從現在開始我畫的每張圖,你都可以看。」
        『喔。那就多謝了。』
        「不客氣。」


        我實在不習慣她的眼睛不看窗外,而盯著我瞧。
        我又開始抓頭髮,剛剛順好的頭髮,現在看起來大概又是自然捲了。
        幸好老闆把咖啡端過來,我喝了一口,平靜不少。
        「我可不可以請你幫個忙?」
        『可以啊。』
        「你現在可不可以當我的模特兒?」
        『模特兒?』我張大嘴巴。


        印象中的模特兒好像都是沒穿衣服的女人,通常還是胖胖的。
        而且好像都是剛吃飽飯便被叫去當模特兒,以致肚子圓鼓鼓的。
        她怎麼會叫一個還沒吃飯的年輕男子來當模特兒呢?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吞吞吐吐,『不過我要穿衣服。』
        「你放心。」她微微一笑,「我不是要畫裸體素描。」
        『那就好。』我鬆了口氣。
        我雙手撥撥頭髮,轉頭看著落地窗中的自己是否足夠瀟灑。


        「那我要問你問題了哦。」
        『問問題?』我有些疑惑,不過還是回答:『好啊。』
        「你還是處男嗎?」
        我這一驚非同小可,驚訝過後便是強烈的尷尬,我下意識往後退,
        緊緊貼住椅背。
        新仇和舊恨同時湧上來,我尷尬得幾乎要飛到外太空了。
        『這……』我的牙齒好像在發抖,『妳……』
        「我知道了。」


        她攤開畫本,拿起筆,低頭開始畫圖。
        我心想處男跟模特兒有關嗎?難道模特兒得是處男?
        我看她並沒有盯著我瞧,只是低頭猛畫,心裡更納悶了。
        而且她說她知道了,知道什麼啊?
        想端起咖啡杯到嘴邊,她卻突然抬頭看我一眼,害我差點失手滑落。
        真是夠了。
        「畫好了。」
        她笑一笑,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我等尷尬的感覺慢慢散去,才低頭看了看那張圖。
        圖上只畫了一個人,雙手和雙腳大開,眼睛似乎翻白眼,嘴巴也打開。
        最特別的是,他的頭髮和全身的毛髮直挺挺豎立著,甚至眼睫毛也是。
        好像把針插滿全身。
        在人的上面一直到畫紙的邊緣,還畫了很多條短直線。
        『這是我嗎?』我問。
        「嗯。」她點點頭,「不過這張圖的名字,叫尷尬。」


        『尷尬?』
        「對呀。」她的咖啡沒了,於是朝吧台方向伸出右手食指。
        「我從你身上感覺到尷尬的味道,我就想畫畫看。」
        『那妳幹嘛問那個問題?』
        「這樣你才會更尷尬呀,而且我想再確定一下你尷尬時的樣子。」
        她笑得很開心,手指著圖:
        「你尷尬時好像全身都被毛髮扎到,很好玩。」
        『是嗎?』我指了指圖上那些短直線,『這是什麼?』
        「這個嘛……」她又笑了笑,「這是學你的,表示快飛起來的感覺。」


        我又盯著那張圖看,圖上的人翻白眼、張大嘴巴的樣子倒也滿有趣的。
        『這次我的臉怎麼不是四四方方的?』
        「因為我開始覺得你有一些smooth的線條,不再又直又硬。」
        『smooth?』我摸摸自己的臉,『會嗎?』
        「這還是跟臉的形狀無關啦。」她指著圖,沿著臉的線條走了一圈,
        「當你能很輕易釋放自己的感覺時,你的線條就會很smooth。」
        『喔。』我雖然不太懂,但還是應了一聲。


        『下次能不能把我畫漂亮一點?這次看起來像猴子。』
        「好呀,我盡量。」她笑一笑,「我會把你畫得比猴子帥一百倍。」
        『比猴子帥一百倍也還是猴子啊。』
        「說得也是。」她又笑了笑,「下次會讓你恢復人形的。」
        『不過下次不可以再問奇怪的問題。』
        「好。」她頓了頓,「可是那種問題只能問你,才會有尷尬的感覺。」
        『為什麼?』


        老闆剛好端著新煮好的咖啡,放在她面前。
        她抬起頭問老闆:「你還是處男嗎?」
        「嗯,我還是。」老闆面不改色,低頭收拾她剛喝完的咖啡杯盤。
        「真是辛苦你了。」她說。
        「哪裡。」老闆收拾好杯盤,又說:「不過在21世紀的現在,如果
          要找我這個年紀的處男,倒不如去喜馬拉雅山上找雪人。」
        老闆要離開時,轉身對我說:「你說是吧?雪人先生。」
        『我……』
        我的個性是如果被人當面猜中我不想承認的事,就會說不出話。


        「你明白了吧。」老闆走進吧台後,她說:
        「這種問題問別人,別人不見得會覺得尷尬。」
        『可是……』
        「我只是想畫尷尬的感覺而已,希望你別介意。」
        『我不會介意的。』我有點不好意思,『只是這種問題難免……』
        「不然這樣好了。」她笑了笑,「你今天的咖啡,我請。」
        我的個性是如果女孩子請客,就會覺得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低頭看了看圖,似乎又能感覺到那股麻癢。
        她的眼睛應該有點像天線或雷達之類的東西,能探測外界的細微擾動,
        於是能輕易捕捉無形的感覺。
        不過她的眼神始終又柔又軟,隱約可看到盪漾在其中的水波。
        水?
        沒錯,她的眼睛應該具有某種能量,
        而這種能量可以燃燒氫分子,然後再與氧分子化合成水。


        我終於知道亦恕和珂雪的故事要怎麼接下去了。

 

                                              【亦恕與珂雪】〈3.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