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2.1〉
時間: Tue Apr 27 22:31:30 2004
 

        【迷糊】

 

        我決定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分別叫做亦恕與珂雪。
        亦恕是學科學的;珂雪是學藝術的。


        那麼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地點和場景呢?
        就選在剛剛那家咖啡館吧。
        邂逅的時間是秋天午後,屋外有柔柔的風,路旁的樹偶爾灑下落葉。
        在第三片落葉剛離開樹枝時,珂雪拿起畫筆,開始在咖啡館內作畫。
        而亦恕則在第三片落葉落地的瞬間,踩著第三片落葉,走進咖啡館。
        珂雪為了畫沾在亦恕鞋底的葉子,於是她們開始第一次交談。


        就先到這裡吧,我也要回去了。
        這是我三天來最大的進度,真該感謝那個學藝術的女孩。
        拿起桌上的帳單,走到吧台結帳。
        結完帳後,我突然想起剛剛那個女孩沒有付帳!
        我是否要提醒老闆這件事?畢竟喝咖啡要付錢乃是真理。
        可是她給了我靈感,我算是欠了她人情,應該讓她省下咖啡錢。


        我是學科學的人,當真理與人情發生衝突時,總是站在真理這一邊。
        『她沒付錢。』我指著那個女孩離去的方向。
        我的個性是非常直接,不喜歡顧左右而言他。
        「你想幫她付錢嗎?」
        老闆的聲音低沉又乾澀,好像把聲音含在喉嚨一樣。
        『今天的咖啡真好喝。』
        我的個性是如果不想直接面對問題,就會顧左右而言他。


        走出咖啡館,穿過馬路,將自己的身影融入捷運站的人潮。
        自從試著開始寫東西後,我很努力地觀察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四季的天空變化、屋外灑進的陽光顏色、樹木的搖曳方向和幅度、
        便利商店員工的笑容、等紅綠燈的人的表情、擦身而過的人的背影……
        但我就是不會在捷運站內看人。
        因為我老覺得在捷運站內移動的人,很像一個個罐頭。
        每個人都把自己包得好好的,外表雖然不同,但還是罐頭。
        罐頭內的東西雖然有差異,但我的眼睛又不是開罐器,
        怎會知道裡面是什麼?
        所以乾脆閉上眼睛,擺爛不看。
        我說過了,我的個性是如果不能把一件事做到最好,那就乾脆擺爛。


        下了車,回到我住的公寓。
        剛在客廳的沙發坐下時,發現前面的矮桌上放了一疊紙。
        第一張紙上寫著:「荒地有情夫」。
        這應該是我室友大東寫的劇本綱要。
        我覺得劇名很曖昧,忍不住拿起來翻了幾頁。


        正琢磨著為什麼要叫做荒地有情夫時,大東正好回來。
        『喂,你怎麼取這種名字?』我問他。
        他看了看我手上的紙,說:「名字很俗,是吧?」
        『俗?』我很納悶,『這名字不叫俗,只是有點限制級。』
        「限制級?」
        大東似乎也很納悶,走到我身旁坐下,我把那疊紙還給他。
        「荒地有情天。」他唸出來,然後問:「這名字哪裡限制級?」
        『啊?』我很驚訝,『不是荒地有情夫嗎?』
        「夫你個大頭!」他站起身大聲說:「荒地有情天啦!」


        我不好意思地陪個笑臉。
        其實這不能全怪我,大東寫的“天”字稍稍出了頭,
        看起來也像“夫”。
        不過在這方面,我倒是滿迷糊的,從小就是。
        例如童話故事《賣火柴的小女孩》,我老是唸成《賣女孩的小火柴》。
        我的個性有時跟穿襪子一樣,根本分不清左與右。


        「你的小說進展如何?」
        大東把荒地有情天放下,轉頭問我。
        『剛想好主角的名字以及一開始的邂逅而已。』
        「太慢了。」他搖搖頭,「我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已經開始接吻了。」
        『你又不用上班。』我不太服氣,『可是我要上班啊,當然寫不快。』
        「上班?」他一臉不以為然,「你上班時大概都在偷看女同事吧。」
        『你……』我臉頰發燙,說不出話來。
        我的個性是如果被別人說中了糗事,就會開始結巴。


        「對了,我女朋友晚一點會過來找我。」
        『咦?她不是不理你了嗎?』
        「哪有。我們只是發生一些小誤會而已。」
        『我知道了。你一定又跟她下跪道歉了吧。』我賊兮兮地笑著,
        『男兒膝下有黃金是真理,女朋友代表愛情;你跟我不一樣,當真理
          與愛情發生衝突時,你會站在愛情那一邊。』
        「你……」大東也開始口吃。
        我的個性是如果開始說別人的糗事,就會口若懸河。


        我再嘿嘿兩聲,就拿起公事包回到自己的房間。
        這個房間沒啥了不起的,只是床上會特別凌亂。
        因為我不想讓自己有事沒事便躺在床上睡覺。
        我的個性是如果不想讓自己死於安樂的話,就會想辦法生於憂患。


        打開電腦,整理一下思緒後,便開始在鍵盤上敲字。
        我寫得算順,不過由於打字慢,還是花了不少時間。
        寫完要存檔時,想了幾分鐘還是想不到適合的檔名,
        只好暫時先把檔名叫做:亦恕與珂雪。
        看了看錶,已經很晚了,但大東的女朋友還沒來,所以我還不能睡。
        說來奇怪,別人都是女友要來時,把室友趕出去;
        可是大東卻是堅持要我在場。


        大東雖說是我室友,但其實是我房東,這屋子是他父母留給他的。
        他是戲劇系畢業,當完兵後,在廣告公司待了兩年。
        但我剛搬進來時,他已經離開廣告公司好幾年。
        這幾年他作些廣告文案和寫些劇本過日子,一直待在家裡工作。


        我伸個懶腰,覺得有些累,走出房門跟大東說我要先睡了。
        「你睡客廳好不好?」
        『有房間不睡,睡客廳幹嘛?』
        「你睡客廳的話,我可以唱歌或說故事哄你睡。」
        『你有病啊!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拜託啦!」大東的語氣近乎懇求,「你在的話,她比較不會罵我。」
        『我在客廳睡的話,她還是可以罵你啊。』
        「不會的,她會怕吵醒你。」
        『那我還是可以回房間睡啊。』
        「不行啦。你房間隔音太好了,外面發生凶殺案也吵不醒你。」


        『要我睡客廳可以,不過我要抵一天的房租。』
        「好,沒問題。」
        『而且我醒來時,要看到我的早餐。』
        「你別得寸進尺喔。」
        『那我回房睡了。』
        「你早餐的飲料要牛奶還是豆漿?」
        『豆漿好了。』我走回房間拿出枕頭和棉被,躺在沙發上說:
        『燒餅上的芝麻,黑的要比白的多;油條要酥脆,不要太軟。』
        「是。」
        『跪安吧。』
        「混蛋。」大東罵了一聲。
        我的個性是如果開始捉弄人,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我一覺到天亮,夢裡並沒有聽見大東被罵,醒來後只看到我的早餐。
        漱洗完後,我開始找襪子。
        對於襪子這東西,我始終是迷迷糊糊的,常常找不到另一隻。
        後來乾脆所有的襪子都買深色無花紋的,只要湊兩隻穿即可。
        雖然深色有很多種,但幸好色差都不大,不易被發覺。
        不過即使襪子看起來都一樣,我卻開始分不清哪些是該洗的?
        哪些是剛洗完的?


        穿上兩隻襪子,再穿好鞋,卻發現身上穿的是短褲。
        只好再脫掉鞋子、脫短褲、換長褲、穿鞋子。
        通常要出門前,我一定會提醒自己要細心,不要遺落東西沒帶。
        但還是常會忘了某樣東西。
        今天還好,忘了帶的只是早餐而已。

 

                                              【亦恕與珂雪】〈2.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