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愛爾蘭咖啡】〈6〉
時間: Thu Oct 19 18:34:05 2000

 

        我靜靜地望著這杯愛爾蘭咖啡,不禁回想起三個禮拜前那個狼狽的夜。
        那時她也是這麼認真地煮愛爾蘭咖啡吧。
        台新銀行玫瑰卡的廣告詞說得沒錯,“認真的女人最美麗”。
        愛爾蘭咖啡確實溫暖,還沒開始喝前就能感受到煮咖啡者的殷勤。
        「喂,快喝啦。不然鮮奶油融化後,咖啡的色澤就不好看了哦。」
        她溫柔地催促著。


        我慢慢地喝完這杯愛爾蘭咖啡,她也只是安靜地看著。
        直到臉頰及耳根發燙,我又重溫三個禮拜前的暖意。
        『沒想到煮一杯愛爾蘭咖啡要耗費這麼多工夫。』
        「其實還是可以簡單一點的。很多咖啡館為了節省時間和安全考量,
          會先在愛爾蘭咖啡杯內加滿滾燙的水溫杯,再加入威士忌、砂糖、
          熱咖啡,然後輕輕攪拌。最後將打好的鮮奶油浮在杯上即可。」
        『那妳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雖然烤杯時,需冒著愛爾蘭咖啡杯可能破裂的危險,而且又耗時間……
        她眼睛一亮,正經地說:
        「不過簡單的煮法卻少了煮咖啡者對咖啡的堅持與認真。咖啡當然有價格,
          但煮咖啡者對咖啡的認真和堅持,卻不是帳單上的數字可以衡量。」


        『那麼如果我是細心而謹慎的人,妳就是堅持而認真的人囉。』
        「算是吧。」她又笑了笑。
        『妳認真煮愛爾蘭咖啡,我細心品嚐。可以算是天衣無縫吧。』
        「我堅持煮真正的愛爾蘭咖啡,你謹慎幫我留意吧檯有沒有失火……」
        她清脆地笑出聲音,「我們這叫合作無間。」


        隔著吧檯,我和她就這麼互相取笑地聊了起來。
        我告訴她我的工作性質,還有每週四固定上台北的理由。
        「那你上星期和上上星期為什麼沒來?」
        『我以為愛爾蘭咖啡到處都喝的到啊。』
        「結果呢?」
        『我當然失望囉。』
        我們又笑了起來,只相隔一杯愛爾蘭咖啡的距離。


        『嗯,我該去坐車了。謝謝妳今天的招待。』
        「你是第一位看我煮愛爾蘭咖啡的客人,所以我堅持請客。」
        『啊?不好吧。上次妳也堅持請客。』
        「我是老闆呀,我說了就算。」
        『那………好吧。』
        「你想不想知道為什麼很難在咖啡館找到愛爾蘭咖啡?」
        『當然想啊。』
        「下次你來時,我再告訴你。」
        『那我下次來時,妳可不能再請客了。』
        「你說的哦!你還會再來。」
        『嗯。』


        從此,每次在台北開完會後,我會故意找朋友們吃個飯。
        12點快到時,再去“Yeats”。
        推開店門後,我一定直接坐在吧檯邊。
        「請問要點茶或咖啡?」
        『咖啡。』
        「請問您要哪種咖啡?」
        『愛爾蘭咖啡。』
        偶爾她還有客人,他們總會驚訝我和她之間這種不需要Menu的默契。


        『為什麼在咖啡館很難找到愛爾蘭咖啡?』
        我總會帶著上禮拜的疑惑直接問她。
        「因為愛爾蘭咖啡可以算是雞尾酒呀,所以在酒吧裏反而容易找到。」
        『不會吧?愛爾蘭咖啡是雞尾酒?』
        「愛爾蘭咖啡要加威士忌,所以它算是以威士忌為基酒所調出的雞尾酒呀。」
        『這種雞尾酒滿特別的。』
        「嗯,沒錯。即使愛爾蘭咖啡被當做雞尾酒,它依然非常特殊,因為它是
          要趁熱喝的雞尾酒。愛爾蘭咖啡非常適合在寒冷寂靜的夜裡獨飲哦。」


        『對了,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妳那麼喜歡愛爾蘭呢?』
        她拔下了眼鏡:「你看著我的眼睛。」
        『妳在玩催眠嗎?』
        「不是啦!你仔細看看我的眼睛跟別人有什麼不同?」
        我凝視她的雙眼,雙眼皮,瞳孔顏色比台灣人淡,眼窩好像也比較深。
        「我有四分之一的愛爾蘭血統哦。」


        說真的,我看不太出來。而且我也不好意思湊近點看。
        「看出來了嗎?我的瞳孔帶點綠色。」
        『原來如此喔。難怪我從妳的眼睛裡看到愛爾蘭翠綠的草原。』
        「胡扯。」她笑了一聲,「你知道愛爾蘭嗎?」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愛爾蘭共和軍是個常上國際新聞的恐怖份子組織。』
        「愛爾蘭人崇尚自由,北愛爾蘭為了脫離英國的統治,手段難免偏激。」
        她撥了撥頭髮,又戴上她的紫色鏡框眼鏡:
        「你知道嗎?其實台灣跟愛爾蘭很像。」

 

                                            【愛爾蘭咖啡】〈6〉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