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                  看板  story
 標題  寂寞之歌 (24)
 時間  政大狂狷年少 (Mon Sep 11 11:02:12 2006)
 轉信  ptt!ctu-reader!ctu-gate!news.nctu!newsfeed.nthu!news.cs.nthu!WHSHS
───────────────────────────────────────

 

 


   『然後你們就在一起了?』王小姐用手拖著下巴,用很陶醉的表情,淺淺的笑著

   問我。

   「妳幹嘛這個表情?」

   『我覺得很浪漫啊!這種純情的故事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過了。』她很認真的說。

   「當時才只是兩個高中生互相喜歡而已,當然會很純情,不然妳覺得會多激情?」

   『說得也對,想當年戀愛的時候也是很純情的。明明都已經在一起了,看見對方還

   是會很緊張。』

   「是啊,我們後來見面的時候都會緊張。」


   「嗯,後來我每天到樂隊室的時候,就會有早餐吃。而我也會偶爾提早出門,到她

   家去接她上課,不過....」

 

   『不過什麼?』

   「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非常短暫。」

   『為什麼呢?』

   「他的爸媽非常的嚴厲,我要到她家去接她上課,還得躲在角落不能被發現。」回

   想起當年像個小偷一樣地躲在她家巷子的轉角處,我搖搖頭,覺得很瞎的笑著說。

   『你曾經被他的爸媽罵過啊?』

   「不是罵過,是恐嚇。」說到這裡,回憶開始很清晰地在腦海中上演。

 

 

 

 

 

 

   謝蓓雲的爸爸是公務人員,至於是哪個單位的公務人員,我倒不是那麼清楚。而她

   的媽媽是一間國小的辦公室人員,說起來也是政府單位的約聘人員,像是會計那種

   類型的工作,但不是教師。


   我記得謝蓓雲告訴我她的媽媽已經知道我的存在的時候,是我們在一起沒多久以後

   ,那是一個氣溫很低的清晨,我在她們家的巷子轉角處跟她在說話,她的媽媽正好

   騎車經過。當時謝蓓雲沒發現,我當然也不可能知道從旁邊騎過去的人會是她媽媽

   ,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她媽媽長什麼樣子。


   後來,她的媽媽像個間諜似地趁謝蓓雲不在家的時候把消息報告給總部裡的老大知

   道,這個老大其實就是他爸爸。

   他爸爸一開始可能還不覺得怎樣,因為畢竟當天她媽媽看到的情況,也只是我們兩

   個人在說話而已,任何情侶之間會有的動作我們都沒有做,所以她的媽媽因為證據

   薄弱,所以暫時無法確定我跟謝蓓雲的關係。

 

   直到一天下午放學後,我騎著機車載謝蓓雲到市場裡一家賣紅豆餅的小店舖買紅豆

   餅的時候,無巧不巧地被他的爸爸撞見。他的爸爸很恐怖地把車子停在馬路的對面

   觀察我們,那天晚上,謝蓓雲就開始被審問了。


   當然,謝蓓雲不會笨到去承認她已經交了男朋友,畢竟如果家人是反對的,那麼承

   認等於是找死。所以她只說我是社團的學長,只是好意載她到那家紅豆餅店買紅豆

   餅而已。但是她的媽媽加入戰局,問她為什麼都是同一個學長?巷子口的也是我,

   載謝蓓雲去買紅豆餅的也是我,如果真的沒什麼,為什麼走這麼近?

 

   如果這時謝蓓雲穩住氣,心平氣和地回答父母,後來的事情,我想就不會發生了。

   但謝蓓雲這時回錯了一句話,她說:「我們感情好不行嗎?」

 

   這天,謝蓓雲被罰跪著吃晚飯,跪著複習功課,還跪到睡覺時間到了才回到房間。

   隔天,我在巷子轉角處看見她的時候,她的步伐明顯地不穩。

 

   我載著她到學校,然後把車子停在學校外面。牽著她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學校裡。就

   在我們快走到謝蓓雲的教室外面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從我被後傳來。


   「前面那一個男同學!」


   我回頭,看見一個大約一百六十公分高的中年男子,他穿著白色的襯衫,打了一條

   藍色的領帶,黑色的褲子有一些直裁縫線條。正當我想回他「叫我嗎?」的時候,

   謝蓓雲突然說了一句:『....爸....爸....』


   「蓓雲,爸爸在處理事情,妳最好閉嘴啊!」那個男人用很嚴厲的語氣對著謝蓓雲

   說。


   「呃....伯父,你好。」我先是有禮貌的笑著向她的爸爸點頭敬禮。

   「不用好。我不需要你問好。」他的表情非常的嚴肅,我當時被嚇著了,心裡七上

   八下的亂七八糟。

 

   大概有十秒鐘的時間,我們三個人是一句話也沒說的站在學校的走廊中央,我一直

   看著她爸爸的眼睛,但她爸爸卻像是一個非常無禮的人在上下打量著我。


   「伯父,請問,有事嗎?」我依然笑笑的問他,我永遠記得媽媽教我要有禮貌。

   「有事嗎?你事情大條了!」他說這話的聲音還不小。

   「什麼事?」我收起了笑容。

   「你叫什麼名字?」

   「吳子雲。」我邊說,邊挺起胸膛頂出我繡在衣服上的名字。

   「學號咧?」

   「伯父,請問,你要我的學號做什麼?」

   「做什麼?我要告到你們校長那邊去!你們好好的學生不當,談什麼戀愛?尤其你

   !不長眼睛!連我的女兒你都敢碰?」他拿出紙筆抄寫著我的學號,而且他的每一

   個字都越說越大聲,越說越用力,謝蓓雲的班上同學都一個一個跑出教室來看了。


   「伯父,我沒有碰妳的女兒,我們是很正當地在交往。」我試圖心平氣和的說。

   「什麼交往?我有准你跟我女兒交往嗎?我有准我女兒跟你交往嗎?」

   「伯父,請你理性一點,我跟謝蓓雲的交往很單純,我也絕對不會有惡意。」

   「我管你單不單純!」他的表情讓我至今難忘,「我告訴你!我的女兒你配不上!」


   「伯父,請你說話留點分寸。我不認為我哪裡有做錯的地方要讓你這樣....」我的

   話都還沒說完,他立刻補了一句讓我怒火中燒的話。


   「我跟你留什麼分寸?你算什麼東西啊?」他說。

 

   這時,我的心中怒火已經快要無法控制。我轉頭看了看謝蓓雲,她的臉漲得很紅,

   雙頰已經滿是眼淚,眼神非常氣憤地看著她的爸爸。


   「蓓雲,我幫妳請假,妳跟我回家,我有帳要跟妳好好的算!」她的爸爸拉著她的

   手說。

   「姓吳的,你等著到校長室去!」他用很仇恨的眼神看著我說。

 

   只見謝蓓雲氣得全身發抖,她雙手握緊拳頭看著她的爸爸,然後像是用盡全身的力

   氣一樣說了一句話:『為什麼你要這樣....?』


   「我怎樣?我是為了妳好啊!高中生本來就應該念書,妳幹嘛跟這種不三不四的小

   流氓混在一起?」

   『你自己看一看,現在是誰比較像流氓?』她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像是用全身的力

   氣在說的。


   「蓓雲,注意妳的口氣!妳現在可是在跟爸爸說話!」

   『我叫謝蓓雲,這是我的學號,』她指著她制服上繡著學號的地方,『麻煩你,把

   我跟他的名字跟學號一起送到校長室。』她說。

 

 

 

 

 

 

 


   「帥!」魏先生拍著手說,「這女孩子有個性!漂亮!」

   『我也覺得謝蓓雲這句話接得好,當時的情況,確實是他的爸爸比較像流氓。』王

   小姐也贊聲說。


   「其實說真的,我當時是很害怕的,但心裡頭又有一股氣脫不出,感覺很不好,旁

   邊又是謝蓓雲,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又不能讓她的父親難堪。」我說。

   『哈哈哈哈』,王小姐大笑著,『你不用讓他難堪,謝蓓雲已經讓她的父親很難堪

   了。』

   「是啊。」我也笑了起來。


   『那後來呢?』

   「後來事情鬧得挺大的,訓導主任跟教官還到場關心。旁邊圍觀的人一大票。」

   『謝蓓雲真的被她爸爸帶回家了嗎?』

   「對,後來她被帶回家了,而我被留在教官室,直到她的爸爸帶她走出學校大門,

   教官才放我回教室。」

   『那事情怎麼發展?你們兩個人的感情有沒有變化呢?』

   「後來,謝蓓雲寫了一封信給我....」我說。

 

 

 

 

 

 


   那幾天,我不敢打電話給謝蓓雲,也不敢到她家的巷子轉角等她。我曾經在距離校

   門口還有一百公尺的地方看見她被她的爸爸牽著手走進學校,我才知道她已經開始

   像個國小學童被父母親接送上下課。


   在學校的時候,我們依然會見面說話,那天發生的事情,我也盡量用許多大笑的表

   情去掩飾,我心想,別太在意,也別再想起了。過去就讓他過去吧。


   後來,大概過了幾個禮拜,農曆年就要到來。她偷偷地用外面的公共電話打給我,

   那是早上六點多。


   那天,我們整整約會了一整天。她要我帶她到很遠的地方去,越遠越好,最好讓她

   的爸媽都找不到她。於是,我沿著一號省道一直騎,就這樣騎到了台南。


   我們到底玩了多少地方我已經記不得了。我只知道我們那天大部份的時間都在迷路

   ,畢竟剛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要知道路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們後來去了成大,是哪個校區我也不知道。時間大概是下午四點左右,我跟她手

   牽手走在一條長廊上。走著走著,她突然停了下來,抬頭看著天空,我不知道她在

   想什麼,我只感覺到她的手用力的握緊我的手。


   「妳怎麼了?」我低頭問。

   『沒什麼,我覺得有點冷。』

   「那,我脫外套給妳穿。」

   『不要!你脫掉外套你也會冷,我只要你抱我就好。』她說。


   然後,她輕輕地把她的雙手環在我的腰間,她的頭輕輕地靠在我的胸前,我把我的

   外套打開,用我的外套還有雙手抱住她。張艾嘉導演曾經導過一部叫做「心動」的

   電影,裡頭梁詠琪跟金城武有一幕在雪地中相擁的畫面。對,就是那個畫面,那天

   我們的相擁很像那個畫面。


   後來,我偷偷地吻了她,我感覺我的嘴唇在發抖著,她的嘴唇也是。

 

   那天從台南再騎車回高雄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八點了。對她來說,那是個會被罵

   的回家時間。我們學乖了,把車停在離她們家至少還有五百公尺以外的另一條巷子

   裡,我記得當時我還開玩笑的說,如果再被她的爸媽看到,我就替她的爸媽報名國

   安局特勤人員。


   『你快回家吧。已經很晚囉。』她說。

   「好,再沒幾天就過年了,如果妳有要回鄉下的話,別吃得太胖嘿。免得回來我抱

   不動妳。」

   『你覺得我很胖嗎?』

   「嗯....還好啦,」我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普通胖。」


   她沒說話,只是笑著打了我一下,我也笑著躲開她那一掌。

   但在我們的笑聲都漸漸地收起時,我從她的眼睛裡,看到很捨不得的眼淚。

 

   「妳怎麼了?妳怎麼了?妳別哭啊!」我拍著她的肩膀,安慰著她。

   『沒...沒有,我沒事。』她說。

   「妳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別放心上啊,妳有什麼事都可以告訴我的。」

   『嗯嗯,我知道,我只是有點捨不得今天而已。能一整天都跟你在一起的機會,真

   的很少很少....』

   「別哭別哭,以後一樣會有機會的。」我認真的安慰著她。她沒說話,只是點點頭

   。

 

   後來,她交給我一封信,要我回家再看。一定要回家再看。我甚至還記得她當時的

   表情,還有那種惹人憐愛的眼神。

   然後她吻了我一下,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路燈把她的影子拉得好長,直到她轉

   進另一條巷子,我才在腦海中那被拉長的影子中看見她的寂寞。

 

 

 

 

 

 

 

   - 待續 -

 

 

 

 

 

 

 

                    * 高三那年體會到的寂寞,原來來自愛情。*

 

--
   ╔═══╗  ┼────────────────────────╮
   ║狂狷  ║  │* Origin:[ 狂 狷 年 少 ] whshs.cs.nccu.edu.tw ╰─╮
   ║  年少║  ┼╮                         < IP:140.119.164.16 >   ╰─╮
   ╚╦═╦╝    ╰  * From:125-229-192-142.dynamic.hinet.net
   ─╨─╨─ KGBBS ─  ◎ 遨翔"BBS"的狂狷不馴;屬於年少的輕狂色彩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