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2.8〉
時間: Wed May 19 23:03:27 2004

 

        珂雪射出悲傷這枝箭後的八個月,是我第一次看見珂雪的季節。
        但我已經很久沒去那家咖啡館了。
        自從不去那家咖啡館後,我上下班都得繞路走;
        搬到新住處後,便不必再繞路了。


        我相信花蓮那位石雕師的話,珂雪一定會回來,也一定會帶幅畫回來。
        我只是等著。
        老闆在咖啡館內等,我在我的生活以及小說中等。


        已經是落葉的季節了,我走在路上,常把葉子踩得沙沙作響。
        今天到公司上班,一坐下來,便發覺左腳的鞋底黏了片落葉。
        彎下腰,把葉子撕下,又看見落葉背面沾著黃黃的東西。
        我轉了一下小腿,低頭看著鞋底,原來我踩到了狗屎。


        我迅速從椅子上彈起,鞋底不斷摩擦地面,想把狗屎抹掉。
        「你在跳踢踏舞嗎?」老總剛好經過,說了一句。
        我動作暫停,他又說:「跳得不錯。」
        老總走後,我繼續跳踢踏舞,不,是繼續把鞋底的狗屎抹掉。


        把鞋底弄乾淨後,我才知道去年落葉會黏在鞋底的理由,也是狗屎。
        沒想到由於狗屎,才會讓珂雪想畫黏在我鞋底的落葉,
        也因此而有《亦恕與珂雪》的開頭。
        如果《亦恕與珂雪》是部愛情小說,那這部愛情小說的肇因便是狗屎。
        難怪常有人說,愛情小說都是狗屎。


        我突然很想把《亦恕與珂雪》完成,於是打開電腦,又開始往下寫。
        不管上班時要認真工作這個真理,我只知道小說要有結局也是真理。
        我很專心寫,連午休時間也沒出去吃飯。
        就剩下一點點了,剩下的只是珂雪那幅畫的長相,
        還有我要對她說的話而已。


        下班時間到了,公司裡的氣氛開始熱烈,有好幾個同事在一起閒聊。
        「什麼?你也去了那家咖啡館?」
        「是啊,咖啡滿好喝的。不過老闆很酷。」
        「最後那幅畫,你取什麼名字?」
        「我把它叫:女人與海。」
        「太普通了。我取名為:海的女人。」
        「那還是一樣普通,聽聽我取的名字:跳海前的最後一瞥。不錯吧?」
        「你們取的名字都不好,我把它叫:誰來救救我。」
        「你耍寶嗎?那怎麼會是圖名呢?叫絕望不是很有文藝氣質嗎?」
        「我最有文藝氣質了,我取名為:洶湧中的凝視。」
        「太拐彎抹角了,我取的畫名比較直接,就叫:我想跳海。」
        「你找死嗎?取這種名字。」
        「老闆聽完後,一腳把我踹出咖啡館,我現在屁股還很疼。」
        這幾個同事說到這裡便哄堂大笑。


        「在咖啡館內辦畫展,確實很特別。」
        「那些畫其實都很不錯,看起來很有感覺。」
        「我覺得很多圖都是自然揮灑而成,甚至連畫紙也是隨便一張白紙。」
        「嗯。就像女人如果漂亮,穿什麼衣服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總之,一面喝咖啡;一面欣賞畫,真是一種享受。」
        「不過很多張圖的名字非常奇怪。」
        「是啊,如果不是這些圖名,我也不會把那幅畫取名為我想跳海了。」
        「說得也是。哪有圖名叫迷糊、尷尬、逞強、嘩啦啦之類的。」
        最後這句話是李小姐說的。


        我立刻站起身想走過去問清楚,匆忙之間左小腿還撞到桌腳。
        顧不得小腿上的疼痛,我把李小姐拉到旁邊,問她:
        『你們說的是哪家咖啡館?』
        「捷運站對面那家呀。」
        『真的嗎?』
        「嗯。」她點點頭,「大概從上禮拜開始,同事們紛紛跑去這家咖啡館
          喝咖啡。因為聽說咖啡館內掛滿了畫,好像是開畫展。」
        『然後呢?』
        「結帳時老闆還會拿出一幅畫,讓你命名哦。那幅畫裡面畫了……」


        我不等李小姐說完,轉身便跑出辦公室。
        出了公司大樓,往右轉,依循著過去習慣的路徑,往咖啡館快步前進。
        沿路上,秋風不斷拂過臉龐,我感到陣陣涼意。
        快到咖啡館時,我放慢腳步,試著讓自己激動的心冷卻。
        聽到腳下又沙沙作響,低頭一看,我正踩著滿地的落葉。
        不禁想起《亦恕與珂雪》的一開頭:
        我踩著一地秋葉,走進咖啡館。

 

                                              【亦恕與珂雪】〈12.8〉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