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2.1〉
時間: Wed May 19 01:30:12 2004

 

 

        【愛人】

 

        「如果圖畫是畫家射出的箭,那麼最厲害的畫家所射出的箭,
          不是經過你耳際,而是直接命中你心窩。」
        珂雪曾對我這麼說。
        由此看來,珂雪一定是最厲害的畫家。


        珂雪射出悲傷這枝箭後的第一天,我下班後仍然到咖啡館等她。
        「已訂位」的牌子還在,但我等到咖啡館打烊,她卻未出現。
        我和老闆之間沒有對話,他只在結帳時說了一句:「一共是120元。」
        然後我掏錢、他找錢。


        搭上捷運列車回家,我度過失眠的第一個夜晚。


        珂雪射出悲傷這枝箭後的第二天到第十天,我每天都到咖啡館等她。
        「已訂位」的牌子一直都在,但她始終沒來。
        老闆連話都不說了,結帳時右手伸出一根指頭、兩根指頭、拳頭。
        然後我掏錢、他找錢。


        珂雪射出悲傷這枝箭後的第11天,是禮拜六,我早上十點就到了。
        老闆正好打開店門開始營業,我直接走進去坐在靠牆座位。
        「已訂位」的牌子消失不見,我心裡一陣驚慌,以為她不會來了。
        只見老闆從吧台下方拿出「已訂位」的牌子,輕輕擦拭一下,
        再走到靠落地窗的第二桌,放在桌上。


        太陽下山了,對街商店的招牌亮起;招牌的燈暗了,黑夜吞沒整條街。
        她依舊沒出現。
        結帳時老闆的右手又伸出一根指頭、兩根指頭、拳頭。
        我搖搖頭。
        老闆再比一次:一根指頭、兩根指頭、拳頭。
        我還是搖搖頭。


        「什麼意思?」他終於開了口。
        『我忘了帶錢。』我說。
        「對面有提款機。」
        『我連皮夾都沒帶。』
        這是我和他這11天以來的第一次對話。


        老闆凝視我一會後,說:「今天我請客。」
        『謝謝。』我說。
        「餓了吧?」
        『嗯。』我點點頭。
        「你去坐著等。」老闆轉過身,「我弄些東西來吃。」
        我回到座位,安靜等待。


        十分鐘後,老闆端了兩盤食物走過來,放了一盤在我面前。
        『你那盤比較多。』我說。
        老闆把兩盤食物對調,然後說:「吃吧。」
        我吃了幾口,聽到他說:「我和她是大學同學。」
        『不會吧?』我抬起頭,『你看起來像是她叔叔。』
        「你想聽故事?」他說,「還是想打架?」
        『聽故事。』我做了明智的選擇。


        「大三時,她突然想出國去唸書。」
        『為什麼?』
        「因為她覺得她的畫是死的,沒有感情。」
        『是嗎?』
        「圖畫跟工藝品不一樣,你不會覺得花瓶在哭或在笑,但一幅畫……」
        『怎樣?』
        「會。」他說:「畫會哭,也會笑。甚至可以讓看見它的人哭或笑。」
        『喔。』


        「她不想只學畫畫的技巧,她想學習如何在畫裡表達感情。」
        『那還是可以留在台灣啊。』我說。
        「在台灣,感情容易分散;在國外,全部的感情都會集中在畫裡。」
        『她想太多了。』
        「你懂什麼。」他瞪了我一眼。
        我不想跟他頂嘴,於是說:『你說得對,我不懂。』


        「她還在台灣唸書時,就喜歡來這家店,也說這裡的咖啡很好喝。」
        『這家店不是你的嗎?』
        「那時候還不是。」他說,「她出國唸書的那幾年,我拼命賺錢,後來
          頂下了這家店,也拜託店長教我煮咖啡。」
        『那個店長人還真不錯。』
        「不。他以為我是黑道人物,所以不得不教。」
        我覺得很好笑,笑了幾聲。
        老闆看起來酷酷凶凶的,又留了個平頭,難怪會讓人誤會是黑道中人。


        「她回台灣後,幾乎每天都會來這裡喝咖啡。我不希望她花咖啡錢,
          又想看她繼續畫,所以我讓她用畫來抵咖啡。」
        『嗯。』
        「她給我的每幅畫,我都好好保存。有機會的話,想幫她開個畫展。」
        『你人真好。』
        「自從她認識你以後,便愈畫愈好,這點我該感謝你。」
        『不客氣。』
        「但她現在離開了,也是你造成,所以我無法原諒你。」
        『對不起。』
        我們開始沉默,同時把注意力回到餐盤。


        『說說你吧。』我打破沉默,『你也是學藝術的,怎麼不繼續畫?』
        「藝術是講天分的,跟她相比,我沒天分。」
        『會嗎?』
        「沒錯。我頂多成為藝術評論家,不可能成為好的藝術創作者。」
        『為什麼?』
        「創作者必須只有自己、保有自己;評論家卻能站在第三者的角度。」
        『你沒有“自己”嗎?』
        「認識她以後,就沒有了。」
        老闆說完後,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你知不知道她去哪裡?』
        老闆搖搖頭。
        『你不是有她的手機號碼?』
        老闆站起身,走到吧台。從吧台下方拿了樣東西,再走回來。
        「這是她的手機。」他把一隻紅色手機放在桌上,然後說:
        「你要的話,三千塊賣你。」
        『你有病啊,我要她的手機幹嘛!』
        我有點生氣,不是因為三千塊,而是因為找到珂雪的機會更渺茫了。


        老闆將盤子收回吧台,我也起身準備離去。
        離去前,我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問老闆:
        『你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嗎?』
        「不知道。」他頓了頓,接著說:「但我會等。」


        拉開店門後,我回過頭跟老闆說:
        『你生錯年代了,在這個流行愛情小說的年代裡,你只能夠當配角;
          但在流行武俠小說的時代,你絕對是一代大俠。』
        老闆沒回答,走出吧台到靠落地窗第二桌,拿起「已訂位」的牌子,
        再走回吧台,慎重地收進吧台下方。
        我走出咖啡館,店內的燈也完全熄滅,陷入一片黑暗。
        捷運最後一班列車早已離開,我慢慢走回家,不知道走了多久。


        珂雪射出悲傷這枝箭後的第12天起,我不再到那家咖啡館了。

 

                                              【亦恕與珂雪】〈12.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