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1.5〉
時間: Mon May 17 00:35:52 2004

 

        禮嫣彈了一首像流水般嘩啦啦的曲子。
        我不知道她彈的是什麼曲子,但聽起來卻有嘩啦啦的感覺。
        嘩啦啦、嘩啦啦、嘩啦啦……
        我竟然聯想到珂雪畫的那幅“嘩啦啦”的畫。
        為什麼禮嫣彈的曲子會讓我一直聽到嘩啦啦呢?
        我還沒得到答案,音樂便已結束。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還有一些人高聲叫著:安可。


        禮嫣站起來,轉過身回個禮。
        然後又坐下來,現場再度回復安靜。
        她清了清喉嚨,調了調身旁的麥克風,開始邊彈邊唱:


        「如何讓你聽見我,在你轉身之後。
          我並非不開口,只是還不到時候。
          每天一分鐘,我只為你而活;
          最後一分鐘,你卻不能為我停留。
          魔鬼啊,我願用最後的生命,換他片刻的回頭。」


        禮嫣第一次唱歌給我聽時,就是唱這首,當時我整個人楞住。
        現在也是。
        後來她因為約定的關係,前後唱過約20首歌,但這首歌卻不再唱。
        我記得第一次聽到時,覺得這首歌的旋律很優美,雖然帶點悲傷,
        但那種悲傷只像是冰淇淋上的櫻桃,並不會影響冰淇淋的味道。


        可是我現在卻聽見一種悲傷的聲音。
        這種聲音不是來自旋律、也不是來自歌聲,而是來自演唱者。
        也就是說,禮嫣唱歌的神情讓我聽到悲傷的聲音。
        就像是會讓我聽到聲音的畫一樣。


        禮嫣唱完了,全場響起更熱烈的掌聲,但我忘了拍手。
        我怎能為悲傷的聲音拍手呢?
        即使全場在禮嫣的手指離開琴鍵、歌聲停止時,響起如雷的掌聲,
        我仍然可以聽到悲傷的聲音。
        它根本不能被掌聲抵銷,也無法被掩蓋。


        禮嫣回到座位,我發覺她臉上沒有淚痕,神色自若。
        但我耳際還殘留一些悲傷的聲音。
        我覺得我無法再看著她,起碼現在不能。而她似乎也有類似的心情。
        於是我們的目光便像同性相斥的兩塊磁鐵,一接近便同時彈開。


        尾牙宴結束了,我沒抽中任何獎項,算是一種小小的悲傷。
        走出飯店時,遠遠看見禮嫣的藍色身影,我遲疑一下,還是走了過去。
        「一起走走吧。」禮嫣說。
        『嗯。』我點點頭。
        然後我四處張望,很怕小梁突然出現。
        「你放心。」她說,「玉姍又拉著小梁送她回去了。」
        『李小姐真是個好人。』我笑了笑。


        我們並肩走了幾步,禮嫣說:「想聽我的故事嗎?」
        『好啊。』
        「我是家中的獨生女,從小父親就寵我,長這麼大,沒罵過我半句。」
        我沒接話,只是簡短嗯了一聲,算是表達聆聽者最基本的禮貌。
        「我像是溫室中的花朵,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雨和風。」
        『其實不知道比較好。』
        我笑了笑,禮嫣也微微一笑。


        「我學的是音樂,雖然學得不好,卻依然熱愛。」
        『您太客氣了。』
        「後來我發覺,我的音樂少了一種……」她似乎在想適合的形容詞,
        「一種像是生命力的東西。」
        『嗯?』
        「就像關在籠子裡的鳥,即使歌聲依然悅耳,但總覺得少了點聲音。」
        『什麼聲音?』


        「用力拍動翅膀的聲音。」她說,「或者說,飛過山谷的回音。」
        『喔。』
        「我就像那隻籠子裡的鳥,但我想飛出籠子,用力拍動翅膀。」
        『嗯。』
        「所以我想走入人群,試著自己一個人生活。」
        『妳父親會反對吧?』
        「嗯。」她笑了笑,「不過他最後還是屈服在我的堅持之下。」
        『妳父親畢竟還是疼妳。』


        「可是他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只有一年。」
        『一年?』
        「我只能在外生活一年。」
        『喔。』


        「我剛開始是到百貨公司當播音員。」她清了清喉嚨,然後說:
        「來賓曹禮嫣小姐,請到一樓服務台,有朋友找您。」
        我笑了笑,突然想到以前逛百貨公司時,搞不好聽過她的聲音。
        「後來到周叔叔這裡上班。」
        『周叔叔?』
        「他是我爸爸的好朋友。」她微微一笑,「在公司我叫他周總,下班後
          自然就改叫周叔叔了。我今晚能上台唱歌,也是周叔叔幫的忙。」
        『原來如此。』我又笑了笑。


        「我的故事講完了。」她停下腳步。
        『妳的故事好像小說。』我也停下腳步。
        「是嗎?」
        『嗯。』
        我們駐足良久,彼此都沒有移動的意思。


        「自從在外生活以後,雖然日子過得比較苦,但收穫和體驗都很多。」
        她嘆口氣,「我其實是很捨不得的。」
        『捨不得什麼?』
        「今天是一年之約到期的日子。」
        我喉嚨突然哽住,說不出話來。


        「謝謝你這幾個月來的照顧。」
        我還是說不出話來,連客套話也沒出口。
        「今晚我唱的歌,好聽嗎?」
        我點個頭。
        「我特地唱給你聽的。」她淡淡地笑了笑,然後說:
        「那你可以再說一個故事給我聽嗎?」
        我用力咳了幾聲,終於可以說聲:『好。』
        「謝謝。」她說。


        『從前有個學科學的男孩,很喜歡公司裡的一個女孩,每天都會期待
          多看她一眼。但一開始,女孩不喜歡他,沒多久女孩發現是她誤會
          男孩,便不再討厭他。男孩為了討女孩歡心,會說故事給女孩聽,
          也會做些傻事。後來女孩要離開公司了,男孩的心裡很悲傷。』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故事結束了。』
        「你以前都可以讓我然後的。」
        『以前說的,是虛構的故事;現在說的,是真實的故事。虛構的故事
          可以一直然後下去;但真實的故事,沒有然後。』
        「男孩還是可以跟女孩在一起的。」禮嫣說。
        『妳覺得可能嗎?』我反問她。
        她沒回答。但其實沒回答就是一種回答。


        『妳知道為什麼男孩跟女孩無法在一起嗎?』我又問。
        「為什麼?」
        『因為男孩和女孩都在現實中生活,並不是存活在小說裡。』
        「這個結局不好。」
        『不是故事的結局不夠好,而是我們對故事的要求太多。』
        禮嫣聽完後沉默了很久,我也跟著沉默。


        「我想再玩一次第一個字的遊戲。」禮嫣打破了沉默。
        『好。』我點點頭。


        「今天我要走了。」
        『今。』
        「不會再回來了。」
        『不。』
        「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有。』
        「我喜歡的人是誰?」
        『我。』


        「接我的車子來了。」
        『嗯。』
        「再見。」
        禮嫣說完後,打開車門,回過頭,終於掉下眼淚。


        黑色的轎車迅速消失在黑夜裡。
        我沒聽見車聲,只聽見悲傷的聲音。
        我試著開口說話,但總是說不出話來。
        即使由喉間發出的嗯嗯啊啊聲,我聽起來,也很悲傷。


        悲傷的聲音一直在我耳邊縈繞,趕也趕不走。
        雖然想摀住耳朵,但又想到這是禮嫣最後的聲音,手舉到一半便放棄。
        不知道站了多久,終於咬著牙,用力摀住耳朵。
        過了一陣子,手緩緩放開,悲傷的聲音已經變小,漸漸聽不到了。


        看了看四周,才發覺我和禮嫣一直站在那家咖啡館的對面!
        突然想起珂雪還在咖啡館內等我,我立刻衝過馬路。
        用力推開咖啡館的門,卻沒看見珂雪。
        只見老闆冷冷地看著我。


        「她走了。」老闆說。
        『啊?』
        我終於可以正常發音。
        「她留了個東西給你。」
        老闆說完後,便遞給我一張畫。


        畫裡只有一個女孩子,臉上沒有表情。
        而她的右手,正拿著筆,在臉頰上畫了幾滴眼淚。
        我完全沒聽見任何聲音,只覺得胸口有股力道在拉扯,很痛。
        試著調勻呼吸,但氧氣始終不夠。
        凝視這張畫愈久,女孩臉上的淚水便愈多,
        我彷彿快要被這些淚水所淹沒。


        我知道這張畫的名字了。
        它一定就叫做悲傷。

 

                                              【亦恕與珂雪】〈11.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