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1.4〉
時間: Mon May 17 00:34:24 2004

 

        吃飯時,原本氣氛很熱烈,但蛇女突然掉下眼淚。
        你看過蛇在流淚嗎?或是說,能想像嗎?
        所以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幹嘛哭?」鷹男問。
        蛇女狼狽地擦拭眼淚,說:「我現在好醜好醜,所以不要跟我說話。」
        「妳曾經漂亮過嗎?」鷹男說。
        蛇女的臉色立刻由白變青,簡直比川劇中的“變臉”還迅速。


        鷹男挨了三記重擊後,大東才問蛇女:「怎麼了?」
        「沒事。」蛇女回答,「只是突然覺得悲傷。」
        『喔?』我很好奇。
        「我只要看見別人很幸福,就會為自己感到悲傷。」
        蛇女說完後,看了大東與小西一眼。
        「我倒是看見別人很悲傷,就會覺得自己很幸福。」鷹男說。
        「你還想挨揍嗎?」蛇女說。
        鷹男識趣地閉上嘴。


        吃過飯後,大東與鷹男、蛇女在客廳討論,小西也在。
        他們主要討論接下來的蛇女和鷹男的劇本。
        我聽了一會,便回房間寫我的小說。
        寫著寫著,就想到悲傷這種東西。
        悲傷真是一種神奇的情緒,總會無聲無息、無時無刻、莫名其妙而來。


        幸好我還是睡得很安穩,沒被這種情緒影響。
        但隔天一早進了辦公室,便感到悲傷,因為已經過了八點一分。
        我垂頭喪氣地往裡走時,聽到禮嫣說:「別忘了今晚的尾牙宴哦。」
        『尾牙?』我停下腳步,很疑惑。
        「昨天周總在開會時說的呀,今晚要吃尾牙。」
        『是嗎?』
        「你開會時一定不專心。」她笑了笑。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昨天開會時一直在想著跟珂雪喝杯咖啡的問題,
        所以根本不知道今晚有尾牙。
        禮嫣跟我說了尾牙的時間地點,餐廳在公司附近的一家飯店內,
        時間則是晚上七點。
        這次公司聯合其他三家有業務往來的公司共同舉辦尾牙宴,
        算起來大概會有20桌。


        關於尾牙,我最大的興奮是對於摸彩的期待。
        去年抽中蠶絲被,蓋起來柔柔軟軟的,後來還用它來形容珂雪的笑容。
        今年會抽中什麼呢?
        正在幻想是否會抽中第一特獎時,老總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
        他跟我討論新接到的案子該如何進行,這一討論便是一整天。
        五點過後,我開始坐立難安,但老總還沒停止的跡象。


        到了六點,我終於忍不住說:『可以了吧。』
        「可以什麼?」
        『可以結束討論了吧。再討論下去就天荒地老了。』
        「是日月無光吧。」
        『知道就好。』
        「嗯?」老總拉長了尾音。
        我不敢再說話,只是呆坐著,並像蛇女一樣,不安分地扭動著腰。
        「好吧。」老總看了我一眼,「明天再繼續吧。」


        我立刻衝出老總的辦公室,整間公司的人都走光了。
        氣喘吁吁跑到咖啡館,推開門,門把上的鈴鐺“噹噹”響個不停。
        『我……』我雙手撐在桌上,上氣不接下氣。
        「不用急。」珂雪微微一笑,「今晚我不用上班。」
        『是嗎?』我坐了下來,『可是今晚公司要吃尾牙。』
        「沒關係,我在這裡等你。」
        『嗯。』
        「那你去吧。」
        『不。』我笑了笑,『先喝杯咖啡。』
        珂雪也笑了起來。


        喝完了咖啡,我直接走到飯店,很近,走快一點只要十分鐘。
        進了餐廳,現場鬧烘烘的,好像所有的人同時高聲說話。
        正四處張望想找個位子坐下時,看到李小姐向我招手,我走了過去。
        「我幫你佔了個位子。」她拿起放在她右手邊椅子上的外套。
        正準備坐下去,她又說:「我也幫禮嫣佔了一個。」
        我看著她左手邊椅子上的皮包,領悟到今晚又得吃素。


        禮嫣來了,一襲淺藍色的禮服,遠遠的在入口處發亮。
        她緩緩走過來時,現場的音量分貝,大概減低了一半。
        「今晚可以讓我穿更正式一點了吧。」
        她指著衣服上的一些配件,對我笑了笑。
        我笑了笑,沒說什麼,只是突然覺得自己穿的外套很破舊。


        菜開始端上來了,我還沒看到小梁,心裡鬆了一口氣。
        「嗨!」小梁出現在我背後,雙手搭著我雙肩,「想念我嗎?」
        我右手一鬆,筷子掉了下來。
        「我回去洗個澡、換件衣服,差點就趕不上了。」他坐了下來,
        「禮嫣,妳今晚好漂亮喔。」
        「謝謝。」禮嫣笑了笑。
        李小姐用手肘推了推我,「你也說說讚美的話吧。」
        我實在無法自然地稱讚禮嫣,只好對李小姐說:『妳今晚好強壯喔。』
        「你找死呀!」我的腦袋挨了一記李小姐的右鉤拳。


        台上不時喊出中獎號碼,我拿出摸彩券比對,總是擦身而過。
        禮嫣突然站起身,拉了拉衣服下襬,拿起杯子說:
        「謝謝各位同事這幾個月來的照顧,小妹以果汁代酒,敬大家一杯。」
        李小姐偷偷告訴我:「這段話是我教她說的。」
        小梁站起身,高舉杯子,「禮嫣是我們公司的榮耀,我們敬她一杯。」
        我在心裡嘀咕:如果禮嫣是榮耀,那你就是恥辱了。
        雖然不情願隨小梁舉杯,但看在禮嫣的份上,我還是乾了這杯。


        摸彩的獎項愈來愈大,但中獎名額卻愈來愈少,我看著手中的摸彩券,
        正緊張萬分時,台上突然傳來:「有請曹禮嫣小姐。」
        我正納悶時,只見禮嫣站起身說:「該我上場了。」
        她緩步走上台,現場安靜了三分之一;她坐在鋼琴前,現場又安靜了
        三分之一;她掀開琴蓋,試彈了幾個音,最後的三分之一也安靜了。
        然後響起一陣掌聲。

 

                                              【亦恕與珂雪】〈11.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