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1.3〉
時間: Mon May 17 00:32:58 2004

 

        「打烊了。」
        老闆出現在我們桌旁,說了這一句。
        『幹嘛突然說要打烊?』
        「太晚回去不好。」老闆開始收拾桌上的杯盤。
        『怎麼開始關心我了?』我問。
        「我關心的人不是你。」老闆說。
        珂雪笑了笑,收拾好東西,我陪她一起走出咖啡館。


        我們慢慢走到她的車旁,我幫她把東西放好,她發動了車子。
        『妳剛剛那個問題,我想……』
        「沒關係。」她搖下車窗,「等你想清楚了,再告訴我。」
        然後她搖上車窗,揮了揮手,便開走了。
        我還在猶豫該怎麼回答她時,她的車子已經被黑夜吞沒。


        搭上最後一班捷運列車,我回到家。
        客廳是一片黑暗,我猜大東大概不在,便直接回到房間。
        洗個澡後,打開電腦,想把這兩天的進度寫進《亦恕與珂雪》裡。
        只寫了幾分鐘,便呵欠連連。
        關上電腦,直接撲到床上,沒多久便進入夢鄉。


        早上醒來時,覺得精神很好,應該是昨晚睡了個飽覺。
        出門上班時,還在地上撿到十塊錢,真是幸運。
        一走進公司大門,看看牆上的鐘,剛好八點,臉上不由得露出微笑。
        禮嫣也笑了笑,清清喉嚨,開始唱:


        「親愛的海呀,你是不是有很多話要說?
          為何你的傾訴,總是一波接一波?
          不要認為你的洶湧,我無法感受;
          我知道你激起的浪花朵朵,
          是情人間的問候。
          請看看我的心,已被你侵蝕與淘落。
          但我是堅硬的岩石,只能選擇沉默。」


        這首歌的旋律和歌詞我從未聽過,應該又是禮嫣自己作的歌。
        「怎麼樣?」禮嫣問。
        『很好聽,有一種澎湃的感覺。歌名叫?』
        「我還沒命名呢。」
        『這麼好聽的歌,怎麼可以沒有名字?』
        「這樣呀……」她想了一下,「那麼,就叫海與岩吧。」
        『海與岩?』我說,『嗯,不錯。』
        「謝謝。」她笑了笑。


        走到我辦公桌的路上,腦子裡還迴盪著這首歌。
        禮嫣取名的方式跟我很像,我把小說叫:亦恕與珂雪;
        她把歌名叫:海與岩。
        看來我和她同樣都是不太會取名字的人。
        不過,這首歌真的好聽。


        今天老總召集大家開個會,他說景氣漸漸復甦,公司業務也開始成長。
        要不了多久,便可以恢復正常上班,薪水也會恢復正常。
        照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可是我聽到時的第一個反應卻是:
        下班後還能跟珂雪喝杯咖啡嗎?


        如果恢復正常下班,那麼下班時間是五點半,可是通常會拖到六點。
        珂雪六點半要上班,六點十分左右就得離開咖啡館。
        這樣豈不是我剛走到咖啡館時,珂雪正好要離開?
        就像《鷹女》這部電影的情節:
        男子白天是人、晚上是狼;女子白天是鷹,晚上是人。
        兩人註定無法以人形相見,只能在短暫的日夜交替時分,匆匆一瞥。


        『太悲傷了。』
        我不禁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你其實可以不必悲傷。」老總說。
        『真的嗎?』
        「你不要幹這個工作就可以了。」
        我的思緒立刻回到會議現場,老總正瞪著我,我搔了搔頭,趕緊閉嘴。


        如果公司的業務開始成長,那現在這種上班較為清閒的日子,
        恐怕是此情可待成追憶了。
        寫小說久了,好像忘了自己的工作,以為寫小說是生活的重心,
        這實在不太應該。
        話說回來,寫小說可以放棄,但要我放棄跟珂雪喝杯咖啡的機會,
        那絕對是做不到的。
        光是用想的,就覺得這是一件值得悲傷的事。


        下班後,到咖啡館跟珂雪喝咖啡時,腦子裡還是在想這件事。
        珂雪問我怎麼了?我跟她詳述老總開會時所說的話。
        她說沒關係,還有禮拜六、禮拜天呀。
        我想想也對,便不再自尋煩惱。


        不過我又忘了要告訴珂雪:她是一幅會讓我心裡有所感受的畫。
        而她也沒繼續問。
        我想這樣也好,因為就像禮嫣所唱的:
        我是堅硬的岩石,只能選擇沉默。


        坐捷運回家的途中,我突然想到:我可以不必對珂雪明說啊。
        我只要把對珂雪的感覺寫入《亦恕與珂雪》中,不就得了?
        這樣珂雪看完小說後就會明白了。
        想通了這點,我不禁在捷運列車上哈哈大笑。


        回到家以後,又出現一個好消息:大東的劇本終於寫完了。
        大東很興奮,找來了鷹男和蛇女,並讓小西下廚請大家吃飯。
        小西在廚房忙碌時,大東在客廳講解劇本的結局。
        他愈講愈得意,還站在沙發上彈來彈去,有些得意忘形。
        『你平時沉穩得很,但如果碰到興奮的事,卻顯得太激動。』我說。
        「是啊。」鷹男說,「這算是個缺點。」
        「嗯。」蛇女也點點頭。
        「獅子,已經是萬獸之王,總不能,因為牠不會飛,就說牠不好吧。」
        小西從廚房說出這段深奧的話,我們三人的嘴巴同時被凍住;
        大東也差點從沙發上跌下來。

 

                                              【亦恕與珂雪】〈11.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