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1.2〉
時間: Mon May 17 00:32:08 2004

 

        想著想著就睡著了,醒來後就準備開始第二天的旅程。
        禮嫣和李小姐似乎很喜歡珂雪,每當到了一個景點下車遊覽時,
        她們總是圍繞著珂雪。
        有時小梁想擠進去湊熱鬧,但李小姐總能適時地讓他知難而退。
        李小姐的角色像個保安人員,體型更像。


        我通常在車子裡沉思或睡覺,下車時也是一個人亂晃。
        偶爾接觸到珂雪的目光,也是笑了笑而已。
        我只有一次和她們三人短暫共遊,那是在海邊的偶遇。
        「西部的海像比薩,薄薄的。」李小姐說,「東部的海則像雙層漢堡,
          感覺很厚實。禮嫣,妳說呢?」
        「西部的海是輕音樂,東部的海是交響樂。」禮嫣笑著說。
        「我覺得畫西部的海,要用水彩;東部的海最好以油畫呈現。」
        珂雪說完後,看了看我。


        『東海岸是岩岸,常可見奇岩怪石的鬼斧神工,卻極少淺灘。』我說,
        『西海岸是沙岸,有明顯的海灘,潮間帶又寬又廣。』
        我看著面前的海,接著說:『所以說東部的海和西部的海……』
        「走了走了。」李小姐不等我說完,兩手分別拉著禮嫣和珂雪走開,
        「這小子有病,在美麗的風景前面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我楞在當地,過了一會,才朝她們的背影喊:
        『喂!我還沒說完耶!』


        上了車後,珂雪主動坐在我身旁,說:「你話還沒說完呢。」
        『什麼話?』
        「東部的海和西部的海。」
        『西部的海岸很溫柔,每天送走愛人離開,又張開雙臂擁抱愛人回來。
          所以西部的海,像常常離開卻眷戀愛情的人。』
        「很傳神哦。」她笑了笑,「東部的海呢?」
        『東部的海岸很驕傲,雙手交叉胸前,任憑海浪拍打,總是不為所動。
          所以東部的海,像熱烈追求愛情且不屈不撓的人。』
        「嗯。你的想像力很棒。」
        『那妳呢?』我說。


        「西部的海是親人,要用水彩來表達明亮、溫暖的感覺。而東部的海
          是愛人,色彩不能稀釋,最好用油畫來表達濃烈與熱情。」
        我聽到她又用了親人和愛人的比喻,不禁一楞。
        「怎麼了?」她說,「說的不好嗎?」
        『不。』我回過神,說:『比喻得太好了。』
        「謝謝。」她笑了笑。


        回程的路上,幾乎全車的人都在睡覺,珂雪、禮嫣也是。
        我反而是睡不著。
        試著閉上眼睛,但老覺得心裡有東西在翻滾,始終無法入眠。
        乾脆又把小說稿子拿起來看,只看了幾頁,眼皮便覺得沉重。
        不知道該慶幸我的小說可以讓人心情平靜?
        還是該慚愧它會讓人看到睡著?


        車子回到公司樓下,已經是晚上十點多的事。
        彼此簡單道別以後,大家便做鳥獸散。小梁跑過來對禮嫣說:
        「很晚了,女孩子獨自回家很危險。我送妳回去吧。」
        「不用了。」禮嫣搖搖頭,「我爸爸已經叫人來接我了。」
        「喔。」小梁顯得很失望。
        「別失望。」李小姐拍拍小梁的肩,「你送我回去吧。」
        「這……」小梁欲言又止。
        「我也是獨自回家的女孩呀。」李小姐說。


        一輛黑色的轎車接走禮嫣,李小姐拖著小梁一起走,
        我和珂雪則往咖啡館的方向走。
        走到咖啡館時,發現老闆站在門口。
        『咦?』我看了看錶,『這時候你應該打烊了啊。』
        「你管我。」老闆回了我一句後,接著說:「進來喝杯咖啡吧。」
        珂雪轉頭問我:「好嗎?」
        我只猶豫兩秒鐘,聽到老闆說:「不用付錢。」
        我便朝珂雪點個頭,一起走進咖啡館。


        我們還是坐在“已訂位”的那張桌子。
        雖然是同一家咖啡館、同一個老闆、同一張桌子,
        但窗外的景色已完全不同。
        以往都是下午到剛入夜的時分在這裡喝咖啡,但現在卻是深夜。
        少了窗外的明亮,少了她畫圖、我寫小說的樣子,
        讓我覺得坐在椅子上的感覺有些陌生與不自然。


        珂雪好像一直在想著某些事,然後露出一個奇怪的微笑。
        『笑什麼?』我問。
        她收起奇怪的微笑,改用正常的笑容,「你一定很喜歡她。」
        『喜歡誰?』
        「禮嫣呀。」
        我突然覺得耳根發燙,有些困窘。


        老闆端了咖啡過來,把咖啡放在桌子上,然後說:
        「她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
        『你又知道了。』
        「上次你跟她一起來喝咖啡時,我就知道了。」
        「你跟禮嫣一起來過?」珂雪睜大了眼睛。
        『這個……』我覺得頭皮又麻又癢,用手抓了幾下,『那是因為……』
        「嗯?」珂雪問。
        『說來話長。』我說。


        珂雪笑了笑,看我非常尷尬,也不再追問。喝了一口咖啡後,便問:
        「說說禮嫣吧。」
        『要說什麼?』
        「說你為什麼喜歡她呀。」
        『哪有。』我有些心虛。
        「你別忘了,」珂雪笑了笑,「我看過你寫的小說。」
        『真的要說嗎?』
        「嗯。」她點點頭,「因為我想聽。」


        『我第一次看到禮嫣,發現她很漂亮,沒多久,便覺得自己喜歡她。』
        我喝了一口咖啡,接著說:『這樣會不會很膚淺?』
        「膚淺?」珂雪問:「為什麼這樣說?」
        『我還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只因為她長得漂亮便喜歡,這難道不
          膚淺嗎?』
        「如果喜歡美麗的東西就叫膚淺,那所有學藝術的人都很膚淺。」
        『為什麼?』


        「因為學藝術的人都在追求美呀。」她笑了笑,接著說:
        「喜歡美麗的人、事、物是天性,不是膚淺。」
        『是這樣嗎?』
        「我們喜歡一幅畫的理由很單純,就是因為美。難道你是因為這幅畫
          心地很好、個性善良、會孝順父母和報效國家才喜歡它嗎?」
        她說完後,自己覺得好笑,便笑了起來。
        「而且呀,喜歡美麗的畫的人,叫品味;而喜歡美麗外表的人,卻叫
          膚淺。這樣講不公平吧。」
        她還是笑著的,我也跟著笑了笑。


        「有的畫雖然美,但就只是美而已,喜歡的感覺很簡單;但有的畫,
          可以讓人有共鳴或是感受,那便是更深一層的喜歡了。」
        『嗯。』我點點頭表示認同。
        「如果禮嫣是一幅畫,你的感覺是什麼?」
        『剛開始是單純的喜歡,後來我覺得可以聽到聲音。』
        「然後呢?」
        我仔細想了一下,『沒有然後了,就只是這樣而已。』


        「那麼我呢?」
        『妳?』
        「嗯。如果我是一幅畫,你的感覺是什麼?」
        雖然這個問題我已經有答案,但突然面對時,我卻無法直接了當回答。
        而且這問題並不像吃飽了沒、天氣如何、現在幾點那麼單純。

 

                                              【亦恕與珂雪】〈11.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